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一)

这是一个攻气十足的老吴(//∇//) (知道了你个老吴痴汉......

目测明天还能更新一波(抓紧这两天的机会赶紧高产…回头又是漫漫拖稿路

至于tag我也不知道这算邪瓶还是瓶邪(一般gay都是互攻的)所以我都打上了(先在这里致歉……拒绝撕也拒绝谈人生orz


“这漫长无边的岁月,摧心折骨的痛苦,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我有过。”

 “你他妈有过什么?”

 “我有过恨。”

他低着头跪在我面前,手腕上的绳子勒进皮肤里,我捏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我。

“然后呢?你反抗过吗?且不说反抗,你做过什么吗?”

“我没有。”

“这些事你不是做不到,对吗?如果你去做会比我做的更好,对吗?”

他点了点头。

“可为什么最后是我做成了,而你没有。”

他挣脱了我的手,“因为……你是个疯子。”

“没错,我就是疯子。”我看着他因激动与恼怒微微颤抖的嘴唇,狠狠的吻上去。

“哎哎哎…你打住。”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是还没有瞎的黑瞎子,“让你偷偷的见他一面你他妈还想办事了是吧?发情期到了演活春宫啊你…”

“我的人我办事碍着你什么事了,你意见这么大。”

“没意见,没意见…谁敢对你有意见啊。”黑瞎子的刀在他手里转啊转啊,他一直有这个流氓一样的坏习惯。

“你他妈赶紧干点人事吧,这么偷偷跑过来一会儿让人发现了。”

黑瞎子蹲下来看着他,“我如果放你走,你会怎么样?”

“杀光这里的所有人,然后消失。”

“嘿嘿那我呢?”黑瞎子笑着指指他自己。

“不杀你。”

“成交。”黑瞎子手里转着的刀脱手插在了地上,“等你处理完我们在东边的林子里等你。”

黑瞎子搭着我的肩,“走,我们回去先。”

我跟黑瞎子离开了他的房间,他一直看着,我直到我完全走出他的视野。

“怎么样?”

“还有半小时…一会你自己去树林等他吧。”

“那你呢?”

“在这里等死。”

“你开玩笑的吧,就你现在这活蹦乱跳样子不至于啊。”

我卷起袖子,露出微微泛青的皮肤和变黑的血管。“事情比想象中的严重多了,半个小时,我就会变得和村里那些村民们一样。”

“好吧,估计现在他已经逃出来,在里面杀人了。他到东边树林这里是必经之路,我先去等他,如果他路过有法子救你……”

“他也无能为力。”我很无奈的笑了笑,“刚才我去亲他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一直看着我……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救我。

“好吧,你自己保重。”我把我的刀给了黑瞎子,他傻笑着跟我挥挥手蹦跶出去了。

我闭着眼靠墙坐下,过了很久,我听到了脚步声。我睁开眼已经看不清东西了,但我知道他来了。他在喊我的名字,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他拿着刀往手上割,我制止了他。

“没用的,张…”我的声音沙哑的像动物的嘶吼,“张…去找瞎子。”

“我知道。”

他的名字从我口中说出,就立即被遗忘。那名字不是张起灵,而是他的本名,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杀了我吧…”

他的刀贴在我的脖子上,“再见。”他一刀划开了我的喉管,动脉……


“啊……”我喘着气醒来,看到熟悉的天花板,一个梦而已。我反复摸着脖子上的疤痕,确认这不是在梦里留下的…

“您几把年纪,做什么春梦……一醒来就啊啊啊的。”胖子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玉米和葱。

“你才几把年纪…”我根本没心思去回怼胖子,那诡异的梦让我感觉到…附近有蛇。费洛蒙的梦境与青铜铃的幻觉不同,幻觉是完全虚假的,基本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破绽并脱离幻境,而费洛蒙带来的梦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故事不结束我就不会醒。

“在我们身边有蛇…”

“嘿,别说身边,咱裤裆里就有。”

“我是认真的,别瞎扯。”我从床上坐起来,“我感觉到了…一条很厉害的蛇,费洛蒙不用直接注射就能影响到我。”

“不瞒您说,还真是。”胖子指了指院子,“姓张的来了。”

闷油瓶前一段时间跟张海客出去鬼混了,不知道耍到哪里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现在还知道回来。

我下床人字拖一踩就往院子里冲,“老兔崽子,还……”我一脚踹开大门,院子里站满了人,我这么大动静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场面尴尬的要死。

“这…怎么回事?”

“呃……我们有点事。”张海客从人堆里挤出来,手里拿着一沓文件。

“有点事?你们有事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这里是我家,这么大一堆人你们是要驻军啊?还有,张起灵呢?叫那个驴蛋给我出来。”我话音刚落,某驴蛋也从人群里出来,站在张海客边上。

“吴邪,是这样的,我们有点事就想请你们帮个忙…”

“天真二号,不是胖爷我说你,这都告诉过你了咱已经金盆洗手了...你怎么还没完了。”胖子在厨房里折腾午饭,手里的葱换成了排骨。

“那好吧,你们不愿意也没事,族长跟我们走就行了。”闷油瓶有些惊讶的看了边上的张海客一眼。

“你没听清楚吗?我们已经金盆洗手了。”我加重了“我们”两个字的读音。我有点生气了,他们这是纯心的没事找事。

“金盆洗手什么意思知道吧,不干了,我们仨,不干了。”胖子挥舞着他的酱排骨帮我补充,“你们这忙,不但我们爷俩不准备帮,咱帅锅锅你也别想带走。”

人群里一阵骚动,也许在他们看来“金盆洗手”和他们族长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他们族长就不应该有如此平静,安宁的生活。

看他们这种态度,又想到我刚才受蛇影响的梦境,我已经很久没这么火了,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站在这里装的一副兵临城下的样子。张海客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像是在征询意见,那群人还是板着一张臭脸。

“那我也没办法,这些文件你们留着看,五天后我们启程。”他把手里的文件递给我,我双手抱胸就是不去接,“吴老板…”

“那条蛇呢?”

“什么蛇,哪来的蛇?”一个陌生的年轻人,那语气,那神情十分的不屑,张海客回头瞪了他一眼。

“骗我没用,我已经闻到了。”

“把小花拿出来,快点。”张海客低声跟那年轻人说,他很不情愿的抓着一条小花蛇交给我,这就是用费洛蒙影响我的那条蛇,活的有够久的。我把蛇举到所有人面前,捏住它的头直接拧断了脖子。

“吴邪,你这就…”张海客看着我扔在地上的死蛇,“这条蛇带着很重要的消息。”

“什么消息,你知道吗?”他摇头,“你们知道吗?”他们摇头,我冷笑一声从张海客手里接过文件,当着他们的面撕了,丢在死蛇边上。

“都是张家人是吧?当时怎么没顺手把你们也给弄死。”我趿拉着人字拖回到屋里,胖子一手拎着排骨,一手把闷油瓶拉进来,“关门,给我锁上。”

 

有什么不足请多多指教orz有ooc请多多包涵

真的是第一次认真的写盗墓同人orz以前都不敢写(现在不要脸了所以敢写了……

顺便求小红心小蓝手(写文就是一个越来越不要脸的过程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