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用力吸( ̄3 ̄)哧溜~~~~

各位晚安安( ´ ▽ ` )ノ

Maybe I'm crazy.

【异世诔】蛇王国(六)

emmmmmmm……接下来是真的要好好肝学校的论文了orz

好好学习才能长久的更文啊

当然时间充裕的话我还是会抓紧更新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_^*)

 

我跟着闷油瓶走到林间的一片空地,胖子和瞎子他们正坐在那儿原地休整。

“走着走着会自己没影的也只有你了,”胖子递过来一袋压缩饼干,“天真小朋友今年几岁了啊?”

“四岁。”张海客捏着鼻子奶声奶气的回答。

“去你妈的四岁,我一直跟着你们,”我啃着压缩饼干,“可一眨眼你们就全不见了。”

“跟着我们?你要是一直跟着我们的话,我们早就进地下了。”张海客拿出那女人划过标记的地图给我看,他们一直沿着地图上的红线走,“到这里的时候小哥发现你消失了。”胖子擦了擦嘴,在地图上戳了一个油印子,张海客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个印子,“现在我们的位置在这里。”胖子毫不在意张海客的眼神,伸手又戳了一个印子,我看着那两个印子没隔多远,在发现我掉队后,他们就立刻找地方停下然后让闷油瓶和那女人出来找我。

我拿过张海客手里的地图,在胖子戳着的那个我消失的油印子周围方圆十里,居然找不到那条蛇所在的地下走道,甚至连我放信号烟的位置,闷油瓶带我找回来的路都没有标注……我就像凭空消失然后又凭空被带回来一样。

难道又是幻觉?绝不可能,看到信号烟和那条蛇的不止我一个。

“你这地图准吗?”我问张海客,像塔木陀这样的无人区知道的人一只手数就的过来,要一张精确的地图是很困难的。

“怎么不准了?霍家那丫头给的你就相信,我带来的你就怀疑它不准,你也太看不起我们张家了吧。”

“秀秀弄来的地图属于贵州山区,还是有人烟的,这里荒无人烟的地方难免地图会标不清楚。”

“现在的卫星技术,只有你不想定位的,没有你定不到位的。”张海客推了一下眼镜,“长期被水汽和烟雾遮蔽的藏布巴东瀑布群都能定位勘测河道走向和瀑布落差。”

张海客又开始东拉西扯,但既然这地图如他所说的准确,那没标出的地方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你一直跟着我们,当时在你前面的是谁?在你后面的又是谁?”我盯着地图出神,黑瞎子突然从背后一把钩住我,“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人就你跑丢了。”

我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以为黑瞎子会跟一句“因为你傻。”之类的话,但是他一脸严肃着,像是在等我的回答。

我前后……我揉了揉太阳穴,回忆我掉队前在我前面和后面……“我的前面是那个大姐,后面是小哥。”

“嘿,难怪。”

“难怪什么啊?你倒是说啊。”

“叫声师父就告诉你。”黑瞎子嬉皮笑脸的。

“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

“初一十五你叫我师父是天经地义啊,不是初一十五才有意义不是吗?”

“呵呵。”

张海客招呼我们收拾东西继续前进,我背好自己的装备,跑过去把地图还给他,“怎么样,我的大徒弟?就一声师父的事嘛,你看那娘们和哑巴有保密协议,能告诉你真相的只有你师父我了。”

“你不如让我先自己想想,实在想不出个眉目再来问你也不迟啊。”

“逆徒。”黑瞎子摸了一把我的狗毛,嘿嘿嘿的笑着跑到最前面开路。我们回到地图上红线标出的路上,这次闷油瓶还在我后面,而前面的人换成了胖子,可能是因为要往地下走了,那女人的位置被调到了黑瞎子后面。

黑瞎子的那声“难怪”我还是能想出个所以然的,闷油瓶和“我”以及那女人都是在某一段过去存在过的,这一段过去我知道一部分,闷油瓶和那女人完全知道,同样知道一切的人还有一个,就是黑瞎子。

当时是张海客在最前面,黑瞎子是第二个,而我们三个在队尾,就像玩消消乐一样,我们三个连在一起就被“消掉了”。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燃起信号烟只有那女人和闷油瓶看到并赶过来救我,现在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这个“消消乐”的运作规律,为什么到最后掉队的只有我?

我跑到前面和黑瞎子说了我的想法和疑惑,“对了一半。”

“那不对的那一半呢?”所有的可能性我都猜想过了,实在想不出别的解释了,“师父你就说吧。”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里的奇怪之处,不知时磁场影响还是费洛蒙太强,这片雨林会让你看到你最想看到的。”

我想看到的?从贵州到这里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无非就是闷油瓶和那个“我”,在无法读取费洛蒙之后那段过往我彻底无从得知了。

“你看到她和哑巴了对吗?”黑瞎子折了两根树枝交叉着拿给我看,“这个交叉处是你。”

“你的意思是……我和雨林想让我看到的那个‘我’重合了?”

“没错,”黑瞎子把树枝丢到一边,“你跟着‘那个’她和哑巴走了,所以就和我们走散了。”

“那走散之后我见到的是真是假呢?”我已经分不清了,闷油瓶和那女人救我不假,那蛇也应该是真的……毕竟我绝不会想看到这样一条巨蟒,问题就在于救我的是真的闷油瓶,还是……

“这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具体的真伪还是要你自己辨别了。”

“既然要靠主观判断来辨别真伪,那师父你是怎么发现的?”他应该也和我一样无从判断,大脑一片混乱才对啊。

“我看到了一个绝不会出现在雨林里的人,”黑瞎子扶了一下墨镜,“虽然那是我想看到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拍了拍走到最前面的女人,她的长袍还穿在身上而且一点烧灼痕迹都没有,“谢谢小姐姐,刚才来救我。”

“哦,不客气,”那女人眯着眼微笑,“救你是真谈不上了,我和张起灵只是把迷路的你捡回来了而已,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也不一定哦。”

我和黑瞎子的谈话,她走在前面一直有听,她答应闷油瓶不说不代表她一点也不知道。

是我自己救了自己。

我似乎又听到了闷油瓶的声音,他说“走吧。”,带着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一次写的很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例行乞讨一波小红心小蓝手吧orz谢谢大家啦

(一眨眼异世诔更了这么多了,一开始写的时候还以为不会有人看的……真的谢谢小天使们,我会努力一直一直写下去的orz

小声逼逼

想换台电脑打游戏orz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我的破电脑啊!!!
(你不写文啦?脑子里全是打游戏打游戏……

两根铁轨永远能看得见对方,但是触碰不到对方,永远在一起,永远又不在一起。

但是只有平行的状态,才是最长久的陪伴。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我在灰烬里等你。


叔啊,我刀还没放下呢……你怎么又飘了?
你看看你的体重,再考虑一下自己飘不飘的起来(*^_^*)

你就说,你到底想把老吴怎么样?
我相信老张和师父不会有事的,但你这么虐老吴是几个意思???
先是二叔介入被强行架空,然后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最后跟着二叔的兄(基)弟(友)和师父生死未卜……我就想问问,我们家吴邪真的是盗墓笔记的男主吗?如果不是的话,我就带他回家了。

【异世诔】蛇王国(五)

学校的狗屁浴室冷水滚水二选一……冷水澡加痛经,我已经看到人生的走马灯了orz

二十岁的人居然能活出八十岁的人之将死…好了好了,今天又太晚了,说好要早睡的……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巨蟒,我们一大群人带着炸药和冲锋枪,而且还有闷油瓶,潘子这样的高手,都只是勉强逃脱……身上只有一把九二式和大白狗腿的我和那条蛇大眼瞪小眼的深情对望了一会儿,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和这条蛇正面肛,我多半是要嗝屁。

我一手拿刀一首举枪像个傻逼似的一点点的往走道的边缘靠过去,蛇的眼睛没有动,我松了口气。至少它没有盯着我看,我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一具死不瞑目,而且目光炯炯的蛇尸。有了这聊胜于无的心理安慰,我开始撤退,不管其他人在哪里,现在离开这里是我的最佳选择。就在我快退出那条走道的时候,那双眼睛又动了一下,我似乎看见蛇蜿蜒着弓起来的轮廓……糟糕了,那是蛇发动攻击的准备动作。我一个转身冲出走道,就感觉背后一阵疾风,我连忙卧倒,庞大的身体擦着我的头皮飞出去,撞在走道尽头岔口的墙上。那蛇撞懵逼了还没缓过来,我赶紧往外狂奔跑回到地面上。

走道外面的环境是完全陌生的,这雨林本就容易迷路,即使刚走过的路也有可能一个转身给忘记掉。我点起了信号烟,黄色的烟柱缓缓升起,得立即和闷油瓶他们取得联系,不然掉队的我在这危机四伏的雨林里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确定我的信号烟能被他们看到之后,我准备找个地方先躲一下,万一地下那玩意儿……我逃出来的入口一阵剧烈的震动,好了不用万一了,它已经出来了。

黑暗中光凭一双眼睛我就觉得这条蛇不好惹,到地面上看到它的全貌后才发现我要面对的,比我想象的要凶残多了。如果秦岭那条烛九阴是小弟,这位应该是大哥了,它只是眼睛长得比较小,我才会错误的估计它的规模。

我没命的往树木茂密的地方跑,那蛇中孙红雷就拔山倒树而来,追在我屁股后面。我心说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就我这耐力肯定跑不过它。让这玩意追上可不是嘿嘿嘿能解决问题的,就冲这吨位不吃了我也压死我了。就在我拼命思考对策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女人就站在我的前方,她红色的袍子在绿糊糊的树林里显眼的一塌糊涂,谢天谢地援军终于赶到了。

“大姐,快收了这妖孽!”我一边逃命一边向她大喊。

她一直盯着追我的蛇,就在我快要被追上的时候她脱下她的长袍拿火点燃了甩向空中,袍子燃烧产生了大量浓烟,那蛇被熏得愣了一下然后一个急转弯。我谢字还没说出口就一个螺旋式升天……什么情况啊?它掉头就跑还不忘卷上我?

“大姐你工作不到位啊!”那女人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她估计也没想到赶跑这蛇会把我一波带走。

我被蛇缠着,根本无法挣脱,眼看那斑纹驳杂的躯体越绞越紧。蛇绞杀猎物的视频经常出现在自然科教频道的纪录片里,一旦猎物被缠住,挣脱不了就直接GG了。我转动手腕反手把大白狗腿卡进蛇鳞片的间隙里,它吃痛一个翻滚,刀就沿着鳞片的边缘划出长长的一道。蛇猛的“咝”了一声,趁它稍微放松我抽出手拿枪对着它的头就是一枪……没打中,因为疼痛它的头剧烈的晃动着,我的枪法很好但还是无法瞄准。

“咝!”蛇又发出一声惨叫,我抬头看去,它头上有血花喷出。闷油瓶斗牛士一样骑在蛇的头上,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上去的。他的黑金古刀深深插进蛇的眼睛里,蛇拼命挣扎,他就像狂风中枝头的一片枯叶……“小哥,稳住它!”我再一次举起枪指向蛇的头,昂首挣扎的蛇把下颚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九二式是五点八毫米口径的那种,初速快,穿甲能力强,我瞄准了一枪打穿它的下颚。蛇的动作一滞,我又马上补上几枪,它翻腾着最终落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闷油瓶把我扶起来,我摆摆手告诉他我没事,他不放心的上下检查以确认我没有在刚才的纠缠中骨折或者内出血。

“这蛇受伤很重但还没死,别去管它了,它生命力挺强的,过个几年也许就又能活蹦乱跳了。”那女人站在蛇的身边。

“杀了它。”闷油瓶对那女人说。

“为什么?现在已经安全了……”

“我说杀了它。”闷油瓶凶起来的样子我很久没见过了,他看那条蛇的眼神就像第一次在鲁王宫看胖子那样。

“呵呵,要杀你自己杀。”那女人根本没理会闷油瓶的脾气,说起来要她杀蛇的确有点为难她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我爷爷一样喜欢狗也喜欢吃狗的。

我观察着地上抽抽的蛇,打蛇打七寸,这么大的蛇,七寸也得等比例放大……还没等我估算出这巨蛇的七寸,闷油瓶已经一刀插下去了。

蛇灯笼一样的眼睛终于暗下去了,它死不瞑目却并没有目光炯炯……闷油瓶提着刀走过来,刀上还滴着血。那女人不太高兴,已经管自己走了。

“走吧。”闷油瓶轻声的叹了口气对我说。

 

溜了溜了……然后例行乞讨一波

花重金置办写文的装备( ゜-゜)
我……会努力更新的( ´ ▽ ` )ノ

【异世诔】蛇王国(四)

论文月到了……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没发更新了……见谅orz
我尽量在整天 due due due 的间隙里肝文……我……会努力的
(蛇王国的故事详见藏海花,我这里复述故事的原意和一点自己的理解……语言表达不是很好…emmmmm有点难懂…抱歉orz

西王母城,深陷于柴达木盆地茫茫戈壁里的绿洲,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盆地里唯一的绿洲,但我可以确定这应该是最独特的一个。这片雨林是一个蛇的王国,我曾经怀疑过这里神奇的蛇可能是来自上古的孤岛物种,后来我发现没那么简单。

在西藏时,张海客和我讲过一个蛇王国的故事,寒冷地带的蛇终年围绕着一块温暖的石头生活,它们簇拥着石头却始终没有触碰过。直到有一天,某一条蛇碰了那块石头,它就消失了。 这种消失,不是现实意义上那种看不见的消失,而是彻底的从蛇群脱离,像张家,汪家,甚至我们老九门那样。而正是这种误导让我认为,故事里温暖的石头就代指了终极,这个错误一直延续到我的计划结束,持续到现在。

 温暖的石头,指的是长生。不论是人还是蛇,企图接触长生的秘密的,都会消失。如果说东北的张家是接触长生的人,那西王母城的蛇就是触碰过石头的蛇,我们现在造访的是蛇中的张家。

 “这次怎么没见到那些几把蛇啊?”胖子端着枪嘟嘟囔囔的。

 “别特么乌鸦嘴好吗,”我翻了个白眼,蛇现在是这里最可怕的东西了,他老人家居然还惦记着,“你是觉得上回人家送你的蛇蛋还不够多,还是这回孵出小蛇了回来寻亲啊。” 

“寻亲?你胖爷我这是寻仇,这次子弹管够,炸药管够,让胖爷逮到弄死他丫的。”
“这个时候,蛇该准备冬眠了吧?”我蹦哒到带路的女人边上。

“它们可能连什么是冬眠都不知道。”

我心说这也对,张家人会冬眠吗?看看闷油瓶……算了,他一副一年四季都在冬眠的样子……

女人带我们走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西王母城这么大,绕不同的路很正常,但我们这一路有点太过风平浪静了。

一般下地的队伍里只要有我,不是起尸就是撞邪,我招邪的体质在道上都是出了名的。我环视四周,雨林依旧是当年那碗发霉的龙须面,林子深处不见天日,绿的另人窒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是不会相信绿色是生命的颜色的。

“我们再往前走,就要转入地下了。”女人指了指前方,主城的遗址就矗立在那里。

“这么快?”我不敢相信,那个时候历尽坎坷,不知付出多少代价找到的西王母城,她居然轻车熟路的带我们走到了?“你对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她嘲讽的看了我一眼,“找死的路当然要认识的咯。”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啊……我想起来后,原模原样的把那个眼神甩给了张海客……

我们走进了遗址的内部,由于地基下沉,一半的建筑都埋入了地下。

地道黑暗,窄小……给我很不好的感觉,我对这里的记忆一直很模糊,模糊到从哪里开始又在哪里终结都不知道,是地道里成群的野鸡脖子翻涌而来,失踪的三叔,爬进陨玉的陈文锦,还是瑟瑟发抖的失忆闷油瓶? 

直面内心深处的禁忌需要很大的勇气,而我就站在这里……直面我的噩梦,我的心魔,还有我前面黄橙橙的灯笼一样的鬼眼……诶?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回头看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走神和他们走岔了?不会啊,如果真走岔了他们会提醒我的。他们被干掉了?更不可能啊,有闷油瓶,黑瞎子,还有张海客和胖子…那女人看起来也是狠角色,我才是最容易扑街的,他们连惨叫都没有就被干掉,而我还在这里,根本就是不合理的。

我猛抽了自己两个耳光,让自己冷静下来,抬头却发现那鬼眼离我又近了一点……而且我没看错的话,那貌似是蛇的眼睛……

即使是更新五分钟,拖稿两个月……也要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