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妖刀姬,拔刀!!!

画一发大鱼(*^_^*)
(电影上映的时候就想画大鱼的图~

终于突破75粉(((o(*゚▽゚*)o)))开心
写个文庆祝(呸,明明是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要写文
准备写全职的叶修X一叶之秋(人X帐号卡
真的挺喜欢一叶,一叶是叶神最早使用的帐号卡。。。所以超怀念叶神的一叶之秋(看小说里叶神把一叶交出去就心塞死了…………后来嘉世倒闭买回的也是沐雨橙风
就特别心疼一叶(虽然羊习习的一叶也非常好
而且后来叶神和一叶之秋在赛场上遇到时已经是对手了。。。
然后脑洞刹不住就准备写文了orz(你明明考试挂上天还有脸写文?等着留级吧你…………
预计补考后发吧(>人<;)升大二重要,升大二重要…………
占tag致歉orz

期末考出成绩了……………………挂的我自己知道
要回学校准备补考了(; ̄ェ ̄)
文什么的暂时停更orz等我补考完再说
(我刚还开了个新坑啊
所以…消失一会儿(我也不想留级啊orz绝望的眼神.jpg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明天实习了啊啊啊(>人<;)实习前最后一更orz

“指挥的人呢?”
“我们也在找…”
本来应该在中心广场的指挥部完全无影无踪,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偷袭S镇的不止我们,大量敌军而且是正规军。这必须让指挥的人知道啊!”
“但是…看这个样子…他们像是提前撤离了。”
“什么?”中也完全不能相信,指挥已经离开了……所以他们算是被抛弃了?“混蛋啊!偷袭是他们决定的,现在发现了敌军又没影子了……就算撤离,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先不要想这个,先想想我们该怎么办。”
“先隐蔽,再撤离。留在广场就是等人打我们。”中也又捡了几把枪挂在身上,拖着子弹和炸药向广场边的矮房走去,“现在我们还剩多少人?”
“我们四班,班长阵亡了,就剩两个人了。”
“五班班长失联,还剩四个人。”
“我们一班二班一共还剩七人,我是二班班长。”
“加上我还有三班的另一个人一共十五人…我们先准备撤离。”
“我们在S镇的中心,离开并赶回H镇最近的……”
“轰…”广场上响起了炮声,敌军准备的也太充分了…狙击手和炮都来了…
“注意隐蔽…”
一颗炮弹落在了矮房上…中也狼狈的从窗口翻出去,房屋倒塌,火焰,尘埃和浓烟让人睁不开眼睛。“跑!”十五人一下子只剩了六人,“往巷子里跑!”
又是一炮…半座钟塔倒下,通往巷子的路被封堵…绝望,中也手里的枪不停的冒着火舌,但炮声还是没有停下。攻击那些跑来的步兵没问题,炮的位置太远而且难以瞄准…棘手的要死。
“太宰!!!”中也不知道太宰现在藏在哪里,不过他可以肯定那家伙在附近。狙击枪响,那声音和冲锋枪听起来不太一样。炮声停了,狙击枪又响了几声,中也远远的看到所有试图靠近那门炮的敌军都被击毙。
“掩护,我去抢炮!”那个二班的班长提着抢冲了出去,“等等!”中也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他就已经中弹倒地。敌军又聚集了起来,他们似乎放弃了炮击,毕竟被围困在广场上的只有五个人而已。
“躲到钟塔那边去!”中也带领着其他三人后退,残存的半座钟塔还能提供坚固的掩体。“鼻涕虫,快点跑!”太宰在钟塔摇摇欲坠的顶上探出了头,手里的狙击枪已经换成了重机枪,子弹顷刻间形成一条密集的火力线,在小广场上呼啸而过。追上来的敌人不得不退回去,中也向着钟塔没命的狂奔,忽然间炮又响了。
“太宰!”中也看到钟塔在自己面前缓缓倒塌,破碎的砖瓦和玻璃窗流星一样飞落到他身边。钟塔倒塌时掀起了巨大的尘埃,塔顶和顶上的太宰都消失不见了。钟塔塌出了一条通往深巷的小路,士兵们拉着中也逃离。中也无意识的跟着他们奔跑,射击。
钟塔倒塌的时候中也看到整个世界都倒塌了。

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orz
各位看的愉快orz
谢谢喜欢orz

Before I die 的插画(*^_^*)
写文的时候就很想画老妖婆一样的披肩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文的话。。。可能又要和拖稿势力同流合污了(明天就要去实习了啊( ;´Д`)我尽量多更吧orz毕竟都快完结了。。。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哟西~在暑假实习前再来一发( ̄^ ̄)ゞ

救援到达S镇的时候,原本漆黑宁静的小镇已在炮火中亮如白昼。鲜血染上土墙,子弹穿过砖瓦,烈火爬上窗框,曾经鲜活的生存的碎片无一不昭示着死亡。哭喊和惨叫让这座小镇彻底沦为了人间地狱,比战争前线还要惨烈百倍的人间地狱。
“救援来了就赶紧加入战斗,我方人手不够!”
“战斗?这些都是普通居民啊?”
“普通居民里混着当地武装和敌军,根本无法快速分辨。”
“所以就统统杀光?”中也望着举枪射击的士兵,和逃窜的人群,“你们是畜生吧…”
火光跳跃着,他的眼神也在燃烧,后悔,痛苦,中也很想掐着自己的脖子问自己为什么要来。他以为战友们被围困于激烈的巷战,没想到发出求援消息只是因为人手不够,屠杀工作量太大…
“来不及了,S镇必须在今晚拿下的,今晚拿下明天驻扎。这样后天谈判的时候,S镇就是我们的驻地了……”
中也闭上了眼睛,端起了手里的枪。这枪一开,他的心也许永远都不得安宁,也许永远都逃不出恐惧与悔恨的梦魇,也许再也无法面对太宰治,那个看穿了一切并劝阻他的人。但就如他和太宰说的,他是一名士兵……没有别的,任何的选择。
子弹从中也的枪口喷射而出,手无寸铁的,全副武装的,绝望的,无畏的,躲闪的,冲锋的,所有出现在中也视野里的,都倒在烟花般的绚烂中。血液无差别的溅在军靴上,裤腿上,甚至脸上。“太宰治,你看见了吗?让真相公之于众啊!这样我们的罪孽也不算白白承担。”
太宰已经不见了,也许发现真相后就跑了。中也知道过去的太宰手绝不干净,但现在的他还会做这种泯灭人性的事吗?他只是一名记者了,他不用像自己一样不得不执行命令,他是见证者,未来还会是谴责者,他会站在神的角度对这战场上每一个人给予评判。“他和我们不一样。”中也持续的射击,打完一个弹夹随手捡一个接着打,捡不到弹夹了就换一把枪接着打。天还没亮,恶鬼还没散去。
“班长,我觉得不太对。”
“怎么了?”
“S镇不是什么大的镇子,而且在战区人口也不多…”
“不应该打这么久的。”中也皱起眉头,刚才没注意到,他们屠杀的人数似乎已经超过S镇的总人口了……“所以屠杀已经渐渐的变成战争了……其他人知道吗?”
“不清楚。”
“去镇中心的小广场,通知指挥官。”
中也话音刚落,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顶飞过,军帽被击落露出凌乱的橙发,在风中燃烧一样。
“班长当心,狙击手!”
又是一颗子弹,可怜的小士兵倒下了,带着一脸惊慌。中也骂了一句,躲到身边残破的墙后,狙击手在哪里他都没来得及判断,更糟糕的是其他战友还不知道这单方面的屠杀已经变了。巷战中最可怕的就是狙击手,隐藏在暗处,杀人无形,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击杀的敌人是以百为单位计算的。
中也悄悄的探了探头,子弹又飞了过来擦破了额角,血顺着脸颊流下来。很厉害的狙击手…位置应该在斜对角建筑物的二层…至于是那一扇窗户还有待判断。中也把枪口对准二层,不管他在哪儿先扫了再说,火力压制也是对付狙击的方法之一。
“砰。”是狙击枪的响声,二层最左的窗户里一名穿敌军制服的狙击手落下来。那一声枪响来自中也的后方,但是夜袭S镇的队伍里是没有狙击手的……中也回头,看到太宰端着一把狙击枪冲自己微笑。他披着一块在当地妇女间很流行的花披肩,像老巫婆一样。
“可爱的小鼻涕虫,你如果对我的技术放心的话就赶紧去那个小广场吧。”太宰扯着披肩盖过头,“那些看不到的玩意儿交给我好了。”
“那你…”
“你担心我?这种狙击手技术那么烂,放在我手下打都被我打死。他们在我眼里藏了跟没藏一样,你放心。”说着太宰又消失了,“当然,看得到的我就不管了啊。”
“废话,老子又不是残废,这还解决不了。”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这次的更新。。。十分短小(´Д` )
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近几天还有一发

“窗边那盆不知名的木本植物,没有阳光也鲜有人浇灌,它的主人已先它一步死去。但是它没有死,还长出了新的叶子,因为它知道春天要来了。”太宰和中也在士兵们的营帐里,偌大的营帐黑魆魆,空荡荡的,“春天要来了。中也,你知道吗,不出所料后天停战谈判就开始了。”
“我知道,你和我说过了。”
“你知道,他们不知道。”太宰指向窗外,列队的士兵正准备赶赴S镇增援,那是中也的班,“他们不知道他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他们不知道他们本可以逃过这一次该死的任务活着回到家。”
“他们不知道,现在在S镇战斗的士兵也不知道。”
“但他们是你的士兵,是和你一起生死战斗的士兵。中也,你这样是在害他们。”
“太宰治,你知道深陷于漆黑的战场时期待增援的心情吗?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停战的消息,就不会有人愿意去执行夜袭的任务了?记者应该让真相公之于众,但有时候即使公布了真相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因为我们是士兵。”中也拥抱着太宰,“我爱你。还有我会活着回来的。”
“别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我跟你们一起去。”太宰抚摸中也的背脊,那条触摸过无数次的弧线,优美而诱人,“我们一起回来。”

不是拖稿orz真不是拖稿

本来今天更Before I die 的。。。结果被一种奇怪的虫子咬了(搞不好就变成什么虫子侠了吧orz
结果什么虫子侠没变成。。。发疹子去医院了(ノ_<)
すみませんでした(>人<;)
我尽量在明天把更新赶出来orz
然后。。。想写盗墓的文和西湖组的文(省省吧先把眼前的坑填完啊你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什么高产。。。我有说过吗?
flag?不存在的~
反正。。。不要脸的我又回来更新了orz

中也说他很喜欢H镇,因为在H镇的晴天特别多。太宰说他也很喜欢H镇,因为他很喜欢 sad eye,喜欢到想溺死在里面。
“如果没有战争,你一定会更美吧?不过正是这场战争,才让我遇见你,珍贵纯净的湖泊是多么罕见啊…”
太宰漂在湖面上,脸埋在水里。他看到湖底的细沙和卵石,那由浅至深的湖底像一个弹坑,他见过无数次的,普通的弹坑。那些弹坑深陷着,有些积着浑浊的泥水,有些干涸着,它们变成一双双绝望的眼睛,瞪着天空。太宰曾坐着飞机航拍过轰炸后的土地,密密麻麻,坑坑洼洼,让人感到恶心。这鲜明的对比,sad eye 真的是太可爱,太美丽了。那湛蓝的湖水,是神嵌在眼窝里的那双慧眼,如果世上真的有神,他的眼睛一定也是湛蓝色的,像sad eye一样……像中也一样。
阳光在湖底映出波光的影子,还有湖面上漂的张牙舞爪的太宰的影子。太宰张开嘴,气泡从他嘴里排着队飘出,呼吸变紧,肺部进水。千方百计的跑到战场上,一次一次的都没死成,倒是在这无人知晓的小湖泊,死的轻轻松松。
恍惚间太宰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自己,软软的,暖暖的,好像……是条狗。
“哇!”太宰猛的冒出水面,一边咳嗽着,一边垂死挣扎着向岸边扑腾,“自杀还会碰到狗,太讨厌了!咳咳咳,太恶心了!哇,你这死狗!离我美丽的sad eye 远点啊!”
好不容易扑腾上岸,太宰看到了比狗还让他讨厌的中也,他恨不得再转身扑回水里。
“太宰?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自杀啊!”
“那你怎么还活着啊?快死啊。”
“不知道哪来的死狗啊!我不死了还不行吗…”
中也看了看湖里的小狗,“那是我养的。”
“哇!你是诚心恶心我吗?觉得你一个人还不够,你还要弄只狗来恶心我!”
中也无视了太宰的嚷嚷,吹了声口哨,小狗扑棱扑棱的游上岸,然后欢乐的蹦到中也怀里。“我就是在恶心你,怎么样?但是我加上它,还不及你的十分之一恶心!”小狗抖着身上的水,在中也腿边摇着尾巴,“现在湖里没狗了,你可以去死了吧?”
“中也让我去死我就死了,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吗?”太宰伸手去搂中也。“别跟个流氓似的,湿的手别来碰我。”“湿的狗都可以碰你,我不可以?”“不可以。”中也白了太宰一眼,“狗碰了我不会做别的多余的事情。”
中也吹着口哨招呼他的小狗,转身离开。
“我也不做多余的事情。”太宰从背后抱住中也,“我只想抱抱中也。”
“你这是…”中也正奇怪太宰的行为,就掉进了水里,“妈的太宰治,你是疯的吗?”
“不是哦。”
“太宰…你…”中也咬破了太宰的嘴唇挣脱他的亲吻,“你听我说!今天晚上我有任务啊!S镇,今天晚上夜袭打S镇!你现在别给老子乱来!”
“打S镇?他们疯了啊 !”
“他们可能是疯的,但你一定是疯的。”中也甩开抱着他的太宰爬到岸边,脱下衬衣绞干。
“为什么不告诉我?”太宰还泡在水里,头发滴着水,顺着脸流下来,像哭一样,“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因为是秘密的行动,不能外泄。”
“外泄?如果我乐意,我可以回去接管你们整个战区!你告诉我不能外泄?这种没有脑子的命令还当什么重要的秘密了?”
“你能不能不大喊大叫,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这个时候去打S镇就是在送死你知道吗?要停战了!政府和军区那群老不死在讨论停战了中也,他们后悔了这该死的战争!你们如果能打下S镇,他们在谈判桌上就多一份筹码,这功劳也落不到你们头上。”
“如果你们失败了呢?就是作战指挥失误,下命令的白痴是死是活我不管,但是你们,死了白死伤了白伤没有人会记住你们,没有人会赞美你们,你们就是不听命令的破坏和平的士兵,你知道吗?”
“我知道。”
“中原中也,你不许去!”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太宰上岸直接抽出了中也腰间防身的匕首对中也发动了攻击。
“你干嘛?”
回答的只有快速挥舞的匕首,太宰的攻击节奏很快,很灵活,但是爆发力和持续性明显不足。中也闪避着太宰密集的进攻,在太宰一个短暂的破绽中夺下了他手里的刀,“果然不是中也的对手啊。”太宰笑了,抓住中也握匕首的手猛的往自己手臂上扎去,血液喷溅而出,
“但中也,也不是我的对手。”
“太宰你到底要干什么?”
“本来想打残你,伤员就不用执行作战任务了。”太宰拆了身上的绷带包扎手臂上的伤,“现在我的目的也达成了。交给你们班保护的记者在树林遇袭受伤,是你的工作失误,我会要求上面让你留下保护我。”
“总之,今天晚上你的任务,”太宰把沾了血液的匕首扔进湖里,“噗通,泡汤了。”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Д` )
再也不立flag了。。。flag会倒,粉会掉
下一次更新。。。也许明天吧(又立flag?!
谢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