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我说小矮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去你妈的谁是小矮子。”
“所以说你是喜欢我咯?”
“一点也不。”
中也靠在临水的树上,太宰就在他身边的水面上漂着。中也突然觉得自己是船上的王子,在一个难得的晴天,在一片少见的美丽湖泊邂逅了美人鱼。
“口是心非。”
太宰眯起眼睛笑着,又漂远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修养,中也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驻地转移到了H镇,相比之前的驻地H镇要安定许多,气候也舒服很多,就像现在这样的大晴天,原来驻扎的地方是绝对不会有的。这湖泊藏在H镇郊外的树林里,是太宰在拍摄H镇景物时偶然发现的,太宰把湖泊命名为“sad eye”,悲伤的眼睛。
是H镇的眼睛,因为战乱而悲伤?还是战士们的眼睛,因客死异乡而悲伤?或者是太宰自己的眼睛,总是藏着不明所以的悲伤的美丽眼睛,就如同这湖泊,在深深的树林里没有人会发现,除了他自己。与太宰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中也觉得自己对太宰的了解几乎还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水平。他见过太宰的认真,他见过太宰的孤独,他也见过太宰刻意隐藏的悲伤,还有呢?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太宰治就是一块水晶,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光芒,他中原中也只是比别人多见了几个角度而已。
中原中也喜欢太宰治,他在心里已经承认了很多遍了,而且他还可以确定太宰治也是一样。如果彼此的爱意都已被对方知晓,那么即便不说出来也是没关系的。
“想什么呢?像大雨过后趴在树干上的鼻涕虫一样”太宰不知什么时候又漂到了岸边,“鼻涕虫在阳光下暴晒会干死的吧…中也你快躲起来吧。”
“我在想…你这漂来漂去的傻样,你是濒死的青花鱼吗?”
“不是。”太宰还一本正经的回答了。
中也从树上下来,树枝摇落的叶子和太宰一起,漂在湖上。
“鼻涕虫,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好看吗?”
“没有。”
“我猜也是,因为你一点也不好看。”
中也半蹲在湖边的岩石上,望着仰面漂浮的太宰,“倒是你,有人说过。”
“说我好看?那很正常啊。”
“不,说想上你。”
“哈哈,想上我的和想被我上的多着呢。”太宰扶着湖岸,抬头凑近中也,“我想知道,你属于哪一种。”
“我把那些人揍了一顿,然后罚站到深夜。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你想被我上。”
“呵呵,我看是你想上我吧?你有本事你就上啊。”
极度暧昧的语言,比催情药还有效。
他们第一次接吻,在水中,在岸上,人鱼公主的童话一样。不过童话是虚幻,而眼前的缠绵是事实,真真切切的事实。
太宰从水里爬上来,顺势把中也推倒在岸上。枯叶和泥土,柔软带着好闻的气味,生命的气味。在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未来的生死时,情爱就会像春天的野草一样疯长,即使那是不负责任的,不计后果的,背德的。今天相拥亲吻的人也许明天就阴阳两隔,所以不如及时行乐,如愿以偿。


下一次更新有车!!!(然而估计要等到我的deadline之后了。。。orz最近真的好忙。。。六篇论文要交orz
毕竟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ノ_<)
看在下一次开车的份上。。。米娜桑能给小红心吗。。。(这个智障已经怂到没自信发文了orz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