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雨村养老院】恭喜微商吴邪喜提张家起灵(2018高考浙江卷

盲狙浙江高考作文结果把自己狙死了orz

强行切题系列……大家就凑合着看吧

突然想(瞎)写雨村养老院的各种小段子......以后有一点没一点的更呗(脑洞决定一切(看看这个人开几个坑了

 

在福建的山沟沟里过了几年闲出屁的养老生活,我现在已经淡然到为了一只鸡和隔壁大姐讲半个小时人生道理了……胖子说这可不行,再保持这样的状态十天半个月我就该得道成仙了。

但是……不整天无所事事,我可以干点啥呢?一把老骨头肯定不可能和闷钻风一样,整天不知替哪位大王巡山,而我也没到胖子那个年纪可以自由自在的混迹于棋牌室和按摩店……

“你要不考虑一下做微商?”小花来看我的时候给我提议,“秀秀之前买化妆品加了几个有名的微商,人家生意做得可好了,你也试着做做,赚了钱还好还我的债。”

“欸,这个想法好啊!”我还没开口,一边的胖子挠着屁股晃过来了,“你作为一个知行合一,经世致用的浙江人,秉承你们‘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开个微店创新致富,拉动一下咱们这小破村的经济岂不美哉?”

“美你个头啊……你哪来这一套套冠冕堂皇的话啊?”我拍了一下胖子的火腿,“况且我现在是半个福建人,过年那阵的街头蹦迪我都参加了,你还和我逼逼什么浙江精神。”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看人家CCTV北京街头随机采访个小学生,人都能说的头头是道的,出口成章是咱北京人民觉悟高的体现!是吧,阿花。”

“我不叫阿花。”小花翻了个白眼。

“再说了,你去街头蹦迪算什么啊,你去见张海客看看他吃你不?他不吃你就说明你不是福建人嘛……披着福建人皮的浙江人还是浙江人。”

“行行行,那就算我去开微店,我能卖什么?化妆品肯定不行,总不至于卖明器吧……那我今天开店,明天就进去了。”

“谁让你卖明器了?金盆洗手是说给狗听的啊……”小花一脸无奈,“你院子里玉米啊,腊肉香肠啊,还有哑巴张不是养鸡吗?福建山村原生态土特产,我到时候给你打打广告,忽悠忽悠那些北京的爷,你还个债不是问题。”

“好吧,那还得仰仗您小九爷咯。”

送走小花那个大债主之后,我就开始筹备我的微店大计了。

先注册了一个号,店名就叫“吴山居”,结果我一输入发现这个名字已被使用了……这么巧的吗?我去查了一下那个吴山居,发现好像是我道上一个粉丝开的,像白昊天的“昊山居”一样,这位粉丝似乎连钢管都不想往脑子里插了……

“天真你啥时候这么多粉丝了?又是那个小白姑娘又是这儿的……依胖爷的你也别开微店了,直接C位出道,更赚钱。”胖子一本正经的托着下巴。

“你想点正常人类会想的事好吧……”我把已经输进去的“吴山居”删掉,这下有点棘手了,我还能取什么合适的店名呢?

“你要不加两个字?吴山居本居,嗯,这个名字不错!”

“你才是居。”我已经想好了,加两个字就加两个字,“正版吴山居。”

现在店名定下来了,我找了我们仨为数不多的一张合影,把三个淳朴善良的大头截出来做头像,基本的信息就完善了。

“现在万事俱备,就差您这商品了,”我伸了个懒腰,把脚往电脑桌上一搁,“说说您要卖点啥?”

“先把我那几串腊肉给卖了,就写‘山村老腊肉’我灶台上熏出来的呢,您到时候再用您超高的文学素养润色一下,美滋滋啊。”山村老腊肉……我心说还山村老尸呢。

按照胖子的描述把广告编好,我去衣柜里把珍藏多年的单反翻出来,给那几条腊肉拍写真。胖子一定要我把他和腊肉都拍进去,以显示自己是质朴的农民,童叟无欺,弄得好像道上人尽皆知的王月半不是他一样。

我们这广告一打,加上小花一推,还真有客户来买我们的腊肉,胖子那几挂腊肉大有售罄的趋势。

卖了腊肉后我们又依样画葫芦的把闷油瓶的老母鸡给卖了,不得不说开这微店来钱是快,月薪小几万完全没问题。赚了这钱,胖子又不安分了,他一直怂恿我去炫耀一波。

“人家微商赚了钱了都会炫耀一下自己的成就,客户也会觉得你这店是大店,可靠。”胖子给我看了很多例子,什么“恭喜微商某某喜提玛莎拉蒂”或者“恭喜微商某某参加什么什么大会”的,“你就照个样子做了,能吸引回头客。”

“这一看就是假的,你看那参加什么什么大会的微商,明显是P的……背景板上电影节的英文以为别人不认识啊。”说实话,我这小店的主要客户都是道上的人,我也懒得做什么大众化推广,这种广告式的炫耀根本没什么用。换句话说,我吴邪现在几斤几两,早在他解大土豪把我这儿搬空到时候传了个遍了……喜提玛莎拉蒂?我写个喜提辽宁舰都没人会信。

我和胖子这儿正扯着呢,巡山的闷钻风回来了,丫回来第一句话不是问候对象和兄弟而是“吴邪,我的鸡呢?”

我们这么多年的革命友谊,升华的不能再升华了,到头来还不如两只下蛋的老母鸡?

“你伤了一只吴邪的心。”

“怎么了?”闷钻风一脸懵逼,“我养的鸡呢?”

丫还在关心鸡……我看着闷油瓶突然灵机一动,那些张家兔崽子都关注着我那微店呢,管你是张海客还是张海咸老子我这就膈应你们一下。

“来来来,小哥你先在这儿站好。”我招呼胖子去我房里把单反拿出来,和闷油瓶站在院子门口合了张影。

没过多久正版吴山居就更新了一条消息,附带着我和闷油瓶的合影:“恭喜微商吴邪喜提张家起灵。”

事实证明,这种广告式炫耀还是有用的,我刚上架的玉米棒子和排骨香肠第二天就被打包购买了,都是张家的人下的单。

我和胖子躺在沙发上数着小钱钱,叨逼叨着什么浙江精神,美滋滋,真的美滋滋。

 

 

胖子:“想想您马云爸爸的蚂蚁花呗……”

吴邪:“不不不,我只信仰大花爸爸的解语花呗。”

(淳朴的张家人可能认为多买奸商吴邪的东西可以替族长“赎身”……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族长和某奸商其实已经是一伙的了orz

 

真的是瞎几把乱写orz胡乱赶出来的文(就不求小红心小蓝手了,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 15 )
热度 ( 237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