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异世诔】无人生还(十四)

妈的写不下去了……我在屋里写文我爹在外面看春晚……操你妈不嫌吵啊

春晚还他妈没看够啊……

 

“石壁上刻了什么?”

“柯尔克孜族文字。”

“有些话说出来就是火,有些火点燃了就是飞翔,有些树长高了就是山,有些山一碰就生出了闪电,有些闪电在瞬间就完成了一生。”张海客一句一句慢慢读着石壁上的柯尔克孜文。

“这是……玛纳斯史诗?”

“是的,”闷油瓶把手搭在石壁上,我心说难道这儿也有机关……“都闪开。”

他闷大爷一声令下我和张海客立即躲得远远的,石壁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缓缓挪开,扬起的灰尘弄得我咳个不停。

烟尘里闷油瓶的影子摇晃了一下就不见了,我连忙冲过去,结果被一把捂住嘴,拉到石壁移动后的阴影里。

“灰有问题,”闷油瓶贴着我的耳朵说,“还有那个石壁……不是我弄开的。”

不是闷油瓶弄开的……难道那是感应门会自动为我们打开?

“当心…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之前在西沙引爆炸药的狗屁事我还记忆犹新,这令人熟悉的套路啊…….

“嘘……有人出来了。”张海客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我们这边。

从石壁后面出来的人是阿月,他半裸着上身,原来布满他全身的那些天眼都消失了。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想活下去的目的不假,但他那三个手下还有那“有问题”的灰尘……我提防着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

“吴老板?好久不见。”

“恭喜啊,你活下来了,”我从阴影里走出去,“倒是你可怜的手下,不明不白的当了你的替死鬼。”

“他们也不算不明不白,我告诉他们危险不要来,他们贪财跟着我,还想暗算我。”

“所以你就把蛊虫引到他们身上了?”

阿月毫不在意的点点头,从我身边走过,“吴老板还记得我的预言吗?”

我回头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我不会让他活着走出去了。

“天眼消失前,我最后问了一嘴我们所有人的命运,”他回头看我,猜到了?我要弄死他,“四个字,无人生还。”

“这样啊……”我突然扑上去架着他往回拖,只出不入,他能摆脱天眼从里面出来,那么再进去又会怎么样呢?

“吴邪…你他妈!”他开始挣扎,阿月的个子比我还高,我差点没站稳。

“张海客!滚过来帮忙!”张海客把阿月扑腾个不停的大长腿抓住,我们两个人抬着他就往石壁后面跑,他惨叫着像一头被抬去屠宰的生猪。

刚跑进石壁后的空间我就感觉不对,闷油瓶说灰有问题是因为那些灰都是“天眼”的幼虫……我们已经中招了,外面的胖子和孙二娘也许还有救……

“你快走!出去,通知胖子他们,马上回去……”我冲张海客大喊,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耳边一阵劲风刮过,一根巨大的触手从阿月的胸口穿过去,血溅了我一脸。我把阿月的尸体一扔就往外逃,那根触手我见过,胖子拿金麻将捉出来的那只蛊虫就长着这样的小肉芽,那块石壁后面有体积大的惊人的蛊虫而且不止一只。我拼了命的跑,进来的时候没感觉,这点距离逃出去简直要了我狗命。

“吴邪!”我刚迈出石壁,就被闷油瓶一脚踹飞出去,一根触手擦着我的背过去,然后狠狠的拍到石壁上,把那一墙史诗拍碎。

“小哥,你没事吧?”我从地上爬起来,拉过闷油瓶的手卷起他的袖子,谢天谢地,他的皮肤上没有我和张海客那样瘆人的红疹子。到底是正宗的麒麟血,我把头抵在他的肩上“哈哈哈哈”得笑了起来,张海客在边上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

“你没事就好,还有救,还有……”我笑着说,突然感到有血滴在我的手上。

“小哥?”我惊恐的抬头看到鲜血从闷油瓶的嘴里滴下来,他也看着我,眼神难得的惊慌。

 

有机会半夜再更orz

求小红心小蓝手(我出去怼人去了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