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太芥】无意义的流水账

最近卡文卡的厉害……一个字都写不出来orz超难受……

然后……文风变化也有点大……我感觉我已经不会写太芥了,再好的梗被我写出来也变得平淡无奇了(捂着脸逃走

有ooc还请见谅……努力复健中

 

他被我带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少年,暂住在我的寓所里。

他很听话,也不吵闹,就是不喜欢洗澡。让他乖乖洗澡的方法我能想出成千上万种,但我更好奇他为什么不喜欢洗澡。

“浴池里水放好了,不烫的。”

他没出声。

“你可以开着门,我就在外面。”

他还是低着头。

“干净的毛巾和衣服都准备好了。”我从没有这么耐心过,让某些人看到估计会笑成一条柯基吧。

他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摆,是衣服的原因吗?那就有点难办了呢……

“芥川君,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

他抬头望着我,似乎挺有兴趣的。我把他抱到床上,拿薄棉毯把他盖住,“如果你发出声音,就乖乖去洗澡。”他在毯子里轻轻点了点头,我一点一点的隔着毯子摸他,像挠痒痒一样,他果然一声不吭。

我摸了摸他的头,学着保育院里的阿姨安抚孩子的动作轻轻抚摸,他在毯子下颤抖,竭力掩饰着什么。我的手指在他脸上划过,他的眼睑,他的鼻梁,他的嘴唇,我能感觉到他的反应更明显了。我轻声笑着,吻了他的额头,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终于忍不住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愿赌服输,洗澡去吧芥川君。”我把毛毯掀掉,他通红着脸不停的咳嗽,看起来像是憋坏了。我看着他拿着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拉上了移门。

 

我靠在墙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芥川出现在人群里,他正在前往任务地点的路上,他没有发现我。我看着他的背影,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回头看我。

“芥川君,任务完成后来我这里。”我给他发了条短信,没有说具体地点,但是他一定是知道的。

“太宰先生。”他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正在喝酒。

“今天的任务完成的不错。”这次我不想吝惜我的赞赏。

“先生…”他局促的表情很可爱,“您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啊。”老大亲自给他的任务,没有人能知道其中内容,但并不代表不能通过跟踪他知道。

“多谢先生夸奖。”我的赞赏让他很高兴,他兴奋的时候乌黑的眼睛里会有星星闪烁。

我把空酒杯推到他面前,倒上酒,微笑的望着他。

“先生,在下不会喝酒。”

“不会就学,这种事不会还要我教你?太宰治的学生连酒都不会喝,传出去很丢脸的吧。”

“抱歉。”他拿起酒杯,把里面的清酒一饮而尽。

我们才喝了没几杯,芥川已经趴到桌子上了,他的酒量是真的糟糕。我推了推他,“芥川君,醒一醒,该回家了。”他红着脸,眯着眼睛看着我,“太宰…先生?”“一个黑手党被几杯清酒喝成这样,快起来,我们走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突然低着头笑了起来,芥川的皮肤白的有点病态,酒后红扑扑的看起来很漂亮。

“太宰先生,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我“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喝的是清酒,又不是春药。

“你想玩什么?”

他拿起我挂在椅子背上的外套,盖在我身上。是那个游戏啊……着小鬼仗着自己喝多了,酒壮怂人胆,准备造反了。隔着外套,我感觉他抱住了我,带着酒味的温热气息呼在我脸颊上,他在吻我?过了一会儿,他把头靠在我肩上,还是紧紧的抱着我,我安静的等了一会,“芥川君?”衣服外面没什么动静,“芥川君?”我钻出外套,看见他整个人倚在我身上,已经睡过去了。

我穿上外套,把他抱起来,往住处走去。

“这次的游戏是我输了,那么愿赌服输我送你回去。”据我所知他极度缺乏安全感,睡眠一直很浅,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因为我,他在我怀里睡得很沉。

我把他抱回了我的住处,让他睡在我的床上。我给他换了衣服,盖上被子,“晚安,芥川君。”

 

我又离开了我的住所,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把门从外面锁上,然后折断钥匙扔进河里。

我叛逃了港口黑手党,在那个温暖的晚上。

 

本来想写一笔太宰炸中也车的,然后突然有了一个脑洞……下次可以再编一篇哈哈哈哈哈于是我就厚颜无耻的再立一个flag……

回头拿炸车梗混一篇双黑文……美滋滋.jpg

 

最后不要脸的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脸这种东西,不要久了自然就会没有的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