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瓶邪】云端的少年(番外)无问(二)

这是无问(一)

每天都在熬夜猝死的边缘跳霹雳舞

目测这个番外四章完结orz


“你二叔来接你了。”

我醒来之后张海客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像一张病危通知单“叭唧”贴在我的脑门上。

“我二叔怎么知道的?”我紧张的在吉拉寺的小禅房里搜寻可以躲过我二叔的地方,“是不是你家的那个王八蛋?老子心好放过他,他出去乱说了?”

“他早就不会乱说了,”张海客给我倒了杯热水,“你不姓张,你要杀他名不正言不顺的,但他坏了张家的规矩,自有人收拾他。”

“那我二叔怎么会知道?”

“我也很疑惑,只能说你二叔的消息有点灵通过头了,”张海客揉了揉太阳穴,“知道你二叔手段厉害,没想到他能那么厉害。”

被我折腾...

2019-01-17

【瓶邪】云端的少年(六)鬼火(下

这周的更新(已经拖到下周了啊你个狗头

还有番外也没有更新熬夜写文好累啊......还有学校的论文和presentation要搞orz这个狗头已经撑不下去了X(夏狗头的本质可能是鸽子吧


张家人获得麒麟血的方式有两种,先天遗传和后天食用麒麟竭,这两种方式的强度和有效时间是不一样的,先天遗传的血液效果极强,而且会永久保持,后天的效果不如先天,并会随着年龄增加而失效。麒麟血是张家本家划分地位的标志之一……那些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张家人实际上和我们芸芸众生也没什么两样,为了一点点地位和名分,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拿取血而死的小孩尸体泡酒来饮用以维持血液效果也不知道是那个没文化的驴蛋想出来的……中...

2019-01-14

【瓶邪】云端的少年(六)鬼火(上

写太长了(我的锅orz

这个人闲得又试图一周多更了(朋友,你还有番外可以更


我开着租来的商务车到白河镇,王盟已经在村道上等我了,我踩了一脚刹车减速,张海客推开车门把他拉上来。

“老板,沿着这条道走。”

“我知道,我导航到附近的村子了。”

我在决定出发之前,就让王盟把客户和他们遇到的问题整理好发给我了。客户是两位农妇,方大婶和王大婶,她们说村里有一间荒废很久的无名老屋,近几个月屋里老是亮起奇怪的光。我找杂志社的人替我打听了那间屋子,他们在长春找到了一个对民间古建筑了解颇深的老收藏家,老人告诉他们那间房子被称为“张氏故宅”,至少有个一百来年的历史,在他见过的老房子里算是珍品了。如王蒙...

2019-01-08

【瓶邪】云端的少年(番外)无问(一)

emmmmm感谢 @susu三皮  提供的灵感(果然是个能写的很长很长的梗orz我稍微做了些改动,就算做云端少年的番外了......反正都是老张回不来X

这里还是总体介绍一下无问的一些背景(建议结合云端的少年四和五阅读):故事背景是沙海的计划里老吴因为计划失误死在古潼京,然后在张家的藏海花田里活过来,结果发现老张并没有出来。复活后的老吴能看到死去的人,然后就几次三番的看到了生死不明的老张,但是没有看到老张的其他人就觉得老吴是受到打击精神不正常(毕竟在沙海的时间线里很多人就觉得老吴不正常X大致就是这样一个背景,我把简介全写出来了看文就没有乐趣了不是 但是...

2019-01-06

【瓶邪】云端的少年(五)张起灵

朋友们,新年快乐

原谅我拖了一天orz因为寝室空调坏了影响我写文(我不想把手从帽子里拿出来打字X

写的时候BGM是周迅的《飘摇》导致这一章出现琼瑶文风的罪魁祸首

这周(其实是上周)的更新,祝大家食用愉快(有隐形车尾气哦


记得小时候在长沙老家,村里出殡抬棺材前,会喊一声“起灵”,三叔说那是一个人生与死的间隔。逝者在人间的所有亲情,友情,生前事,都在那一声“起灵”里,与他不再相干了。

他的名字叫张起灵,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他的命已经够不好了,还起这种有命无运的名字。他告诉我那不是他的本名,张家历代族长都叫张起灵,至于本名他早就忘记了。

我说他的本名一定是一个寓意很好的名...

2019-01-01

【雨村养老院】冬至杂谈

冬至贺文(并没有orz流水账罢辽

给 @水墨画  的雨村小甜饼( ´▽` )


今天是冬至,我习惯性的睡了个懒觉,起床的时候闷油瓶和胖子已经在厨房准备包饺子了……

我又让我想起了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早上吃饺子还是汤圆争了半天,最后闷油瓶被我俩烦得不行,一口大锅里煮了半锅饺子半锅汤圆。

然而冬至我家好像并没有吃汤圆的习惯……在杭州的时候年年冬至都要去上坟的,各大公墓在冬至那天还会开扫墓专线来减轻交通拥堵的问题。

不会只有浙江人冬至才扫墓的吧……

我好奇的晃进厨房,闷油瓶正拿着两把菜刀剁饺子馅,凑过去一看是酸菜白肉馅的,我心里一阵快乐,北方的饺子馅中为数不多能...

2018-12-22

【瓶邪】云端的少年(四)吴小佛爷

小标题的字数越来越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完结的时候小标题能自成一段了X

这周的更新可能有点水orz毕竟是在论文和熬夜的夹缝里拼命写的文......


“你不是不能随便出去的吗?”我从棺材盖上坐起来。

张起灵放下手里的铜铃坐到我边上,卷起袖子给我看,他手臂上缠着一张陈旧的符纸,“从你家找到的,借我用一下。”

我点点头表示随便用,环视了一圈,胖子和张海客坐在棺材边上,“就你们仨?潘子和我家坎肩呢?”

“那两位兄弟是你二叔三叔的人,需要暂时回避。”

“回避?怎么个回避法?”

“放心,让他们多睡一会,他们又不会像你一样划船走维密。”我看到张海客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破脸就想跳起来把他...

2018-12-20

【瓶邪】云端的少年(三)红娘娘(下

张海客为何炸墓成性X

胖子为什么在墓道走维秘X

吴老板棺材盖上划小船究竟是为何X

请看今天的走进科学


村民们怀疑红娘娘的死和我们有关,都堵在我们借宿的民居前“讨说法”,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是自杀的,而且我昨天深夜的拜访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本来就不占理,又发现没什么热闹可看,在门口嚷嚷了半个多钟头就纷纷散去了。

“都是愚民,他们根本不关心红娘娘的死,只想来吃个瓜顺便敲我们点钱,”胖子坐在客厅的圆桌前翘着脚吃早午饭,“对了,潘子一早带着你家伙计去探路了,咱俩等下午天快黑了再慢慢摸过去和他们会合。”

“你知道那个红娘娘自杀的具体情况吗?”

“我又没见到我怎么知道?”胖子一口喝完...

2018-12-16

【瓶邪】云端的少年(三)红娘娘(上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文的情节(所以决定一点也不剧透

我会拼命更新,喜欢的朋友也请耐心等待(已经很拼了啊orz


“小三爷你说说你,当时要是不挂三爷的电话现在也不用受这罪了,”大巴车把我晃的昏昏欲睡,潘子还在我耳边不停的叨叨,“现在好了,三爷在家里清闲,你出来替他下地。”

“我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再说就算我接起来,他让我背锅我就乖乖背锅了?我在二叔那儿可是没有案底的五好青年啊,要是我们全被请去喝茶了,谁来这儿啊?”

我三叔在陕西的一个村里发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墓,据说不是大墓但东西很好,老家伙就拉人准备动手了。不幸的是在出发前一天,二叔不知道收到了什么消息,死活拦着三叔下那个墓……三叔贼心不...

2018-12-15

【瓶邪】云端的少年(二)刀光

写得我累死orz因为是新坑,这周能更多少更多少

以后周更(救救秃头写手


从我铺子开车到天目山要两个多小时,路上还下起了雨,我和王盟轮着换了两班,到目的地已经快八点多了。

秦老板还在山东,估计要明天才到,接待我们的是看宅子的伙计。

“吴老板辛苦了,您先歇会喝口茶?”

“不用了,先带我看看你们的宅子。”

照理说,存放陪葬品的老宅出过那么多怪事,阴气应该很重,但从停车的农家乐走到老宅的路上,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眼前三层楼的老宅,一面依山一面对着山崖,看起来比农村里的普通老房子还要干净些。

信里说的那些怪事就像那场不明原因的大火一样一点痕迹也找不着……我暗自推测这场火的目的可能是清...

2018-12-13
1 / 7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