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我回来更新啦(((o(*゚▽゚*)o)))

中也跟着太宰走进巷子,墙角边依偎着几簇幽幽的手电光,“医疗队在那里。”
“你们好,我是H镇驻地五连三班班长中原中也。请各位先跟我走,驻地的队伍会马上和我们会合接各位回H镇。”
“谢谢中原班长。”
中也让士兵们去帮助护士收拾医疗器械,抬伤员,准备护送医疗队离开。
“你说的他是伤员,那她呢?”中也指着地方武装伤员身边的女人。
“她是平民,伤员的姐姐,这个伤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是她过来求我们救助的。医疗队来这里的任务本来就是救助平民,所以……”
“出什么事了?”突然的骚动,护士们惊呼着,士兵们举着枪。
“伤员…伤员突然醒了……然后…”
“然后拿起没收好的剪刀捅伤了那位小姐?”
奄奄一息的伤员颤抖的手里攥着剪刀,一位年轻的护士倒在一边腹部全是鲜血,那个自称伤员姐姐的女人惊恐的跪坐在地上哭泣,混乱,一片混乱。太宰凝视着摊在地上的伤员,看笑话一样,看他那不知是求生还是求死的眼神。这样的凝视中伤员喘息着再一次举起了剪刀,“不要!”他的姐姐拉住了他,“是我求他们帮忙的,不要这样了……”他像垂死的野兽一般低声咆哮着,把剪刀刺向了姐姐。
“砰…”
中也想拔枪却发现太宰先一步拔出了他腰间的枪,那绝望的眼神熄灭了,扑到在绝望的女人怀里。
医疗队撤离S市,这是一次失败的撤离,那位年轻的护士最终还是死了,在回到H镇驻地的路上失血过多而死。
“这的确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但我想问的是追责。”太宰站在驻地的指挥所里,讽刺的看着办公桌前的军官,“您不觉得可笑吗?漆黑的深夜让士兵分散在危机四伏的城市里搜寻,还留下悖论一样那士兵生命当儿戏玩的命令?到头来,医疗队撤离了,他们任务完成了还要被追责?”
“拿士兵生命当儿戏是不可能的,命令就是命令,士兵就应该用生命去实行。”
“呵呵,有意思,需要我把这句话报道出来吗?医疗队接受平民的求救有错吗?士兵开枪击毙伤害医疗人员的暴徒有错吗?况且那一枪是我开的,唯一应该被追责的人已经死了。而您还在这里刷存在感一样的指责士兵?我觉得我应该报道出来,让你们的尾崎师长知道,让军区的森先生知道,他们寄予厚望的驻地好官员在干些什么。”
太宰和军官激烈的争执让同在指挥所里的中也惊呆了,太宰的伪造身份如果暴露出来他自己都吃不了兜着走,还能站在这里抬出几位上级压人……
“我让你报道你敢报道吗?你这样的记者不过是上面的口耳,上面让说什么才说什么。”
“怎么不敢?您以为我是上面派来的?查一查吧,我的证明。飞鸟社有什么不敢报道的?”
飞鸟社?那个报道过军区引入恐怖势力施压政府以获出兵许可内幕的报社?原来太宰是飞鸟社的……中也似乎有点理解太宰为什么说证明是假的了。
“飞鸟社成员芥川龙之介先生?”军官的秘书拿着太宰上交的证明,“看起来不像您啊。”
“发型可以换,眉毛可以长,哪里不像了?”太宰已经开始耍起了无赖。
中也对自己之前表示的理解有些后悔,还是假证明,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假证明。


最近Bfore I die 越写越有意思了orz
下一次更新揭宰的老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的期待!!!
(上一次有小天使回复好开心啊啊啊
(我会继续努力的( ̄^ ̄)ゞ
(谢谢愿意看我文的大家orz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