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雨村养老院】大海啊全是水

大海啊全是水,闷油瓶啊全是腿X——————吴邪


我挺喜欢阴雨天的,在杭州开古董店的时候就特别偏爱夏日午后突如其来的阵雨,劈头盖脸的浇灭一上午积攒的暑气,赶跑烦人又不买你东西的闲散游客。雨滴打的檐上青瓦“咚咚”作响,这个时候架起竹榻睡个午觉简直是人间乐事。

因此我最后选择来这个小村落养老,除了想吃鼎边糊和给闷油瓶弄雨籽参,还有一些关于听雨的小私心。急急缓缓的雨声里,窗外天光如昏灯暗沉,窝在床上和爱人腻腻歪歪……那岁月静好的,比一个人摊在竹榻上不知要美上多少啊。

闷油瓶早起晨练回来刚洗了澡就滚上床来抱我,他头发还潮潮的,带着好闻的香皂味。

“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把自己见过的所有美好都送到他眼前。”我蹭着他的脖子,没有由来的叨叨了一句。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的意思是……这样的生活爽吗?”

他点点头。

“我曾经想过,以后一定要让喜欢的人享受这种自在安心的生活,享受一辈子,”我亲亲他的脸,“不过死活想不到那个人会是你哈哈哈哈哈哈,要是那个时候告诉我,未来是和张起灵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我怕是当场……”

我这儿早间情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楼下传来胖子嘹亮而智障的歌声“发东财发西财,发东南西北旋风财……”

歌声悠远而近,飘上楼梯,飘过我和闷油瓶的卧室……士可杀,也可辱,情调不能毁啊。我一掀被子从床上蹦起来,杀到卧室门口:“你他妈少给我一大早嗷嗷嗷的,发你妈东南西北狗头疯!”

“哎哟,一早这么大火气?小哥你得加把劲啊!”胖子还不知好歹的冲我屋里嚎,更糟心的是闷油瓶还在屋里应了他一声……这是要合伙来搞我吗?

“你丫嚷嚷的那么开心是又有什么好事?”我拼了老命的耐下性子来,“你的雨村人工智能普及小课堂有重大进展了?隔壁大叔大婶都开微店卖鸡了?”

“你可拉到吧,还人工智能……我都快被那些老东西普及成人工智障了,”胖子拍着大腿一脸痛心疾首,“你看群里,就大花发的那个,他还艾特你了呢,结果你忙着调情根本没有理人家。”

“去你妈的忙着调情,我们是升华那什么友谊。”我说着摸出手机找到被我屏蔽的“倒斗基佬群”,小花的消息早就被秀秀和瞎子互怼的表情包刷的没影了……我那个怂包师父也就敢在群里隔着屏幕怼霍家姑奶奶了,要是活的秀秀往他面前一站,香港记者都没他跑得快。

“大花发了什么你复述一下算了,我都快淹死在表情包的海洋里了……”

“海洋?没错了,大花发的就是海洋啊。大海啊全是水,咱家小哥啊全是腿,”胖子说着摆了几个海草舞的动作,“他最近做生意,合作的公司有求于他,就把他们在北海的一块私人沙滩送土豪花了。然后大花邀请哥几个去给他捧个人场。”

“你可让他省省吧,看看现在是几月份,”我把闷油瓶从床上轰下去,然后叠好被子,拉起窗帘,“气温高于二十五度的地方免谈。”

村子后面的山里瀑布终年不绝,雨也没有停歇的一下就是几千年,这里的气候就像北大西洋东岸,冬暖夏凉。放着好好的避暑天堂不待着,千里迢迢跑海边去晒成虾干……我是嫌活得不够开心吗。

“哎哎哎,您可别,”胖子一脸生无可恋,“胖爷的内心对海浪沙滩阳光仙人掌还是很向往的。”

“那禁婆向不向往啊?”

“去去去,少恶心,你这样整天窝着不见阳光的,当心缺钙,”胖子叨叨着往楼下走,“到时候又白又软真和禁婆似的。”

又白又软?我心说那不是霍秀秀吗……

我千万个不乐意,也奈何不了胖子余心不死,在他把那阳光沙滩的事情叨逼叨了快几十遍后,我妥协了……想晒太阳就晒呗,还能咋地。

古潼京的阳光和高温老子都熬下来了,北海的乌花太阳算个球啊。

然而当最高气温从二十五度直升到三十度时……我还是后悔了,人安逸久了真的会越来越懒的啊,我躺在阳伞底下吸着椰汁默默的想道。

小花和黑瞎子在和黎簇他们仨打水仗……我心说要打水仗在自个儿四合院里打不好吗?千里迢迢跑这里来,重点是还把我们这些养老的咸鱼扒拉出来,是觉得自己玩太寂寞,需要观众喊加油吗?

我看着水里疯疯癫癫的五个人越看越不爽……

“黎簇你丫别怂啊!打土豪分田地是正义的行为!还有苏万!怼他背后!背后!欺师灭祖……漂亮!!!”你们要加油,没问题啊。手上没有瓜,但做个吃椰子群众,我吴邪还是很乐意的。

“你突然发什么神经啊……幼稚园小朋友打水仗能让你看成世界杯。”秀秀靠在躺椅上咬着柠檬汁吸管,隔着墨镜都能看出她那一副看智障的眼神。

幼稚园的小朋友们玩了一会儿,估计认清自己智障的事实了……纷纷回到遮阳伞下面。原本还挺空的伞一下子挤的像早高峰的地铁,霍家姑奶奶不乐意了……于是某三只小可怜就顺理成章的被赶出了阳伞。

我心说当时是胖子死乞白赖的要来的现在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转头一看,丫和闷油瓶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搞什么……

“当初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的朋友?一声不吭做什么呢?”
胖子抬头看了我一眼,“沙雕。”

“呸,你才沙雕,优秀沙雕艺术家王先生。”

“我说天真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美好善良的东西啊?”胖子说着很风骚的侧卧在沙地上,闷油瓶挪到一边,露出了胖子大腿上的沙雕艺术,“吴邪哥哥,人家是这海里的小美人鱼。”

我心说你自称小龙利鱼都嫌肥了,还小美人鱼......王子要是不从你,把丫船掀了都没问题,还会落得变成泡沫的结局?

胖子似乎真是鱼油糊了脑子,忽然用一种接近娇嗔的声音说:”吴邪哥哥还说过要娶人家的呢......“

黑瞎子发出了一串高压锅漏气一样的笑声,秀秀一口柠檬汁含在嘴里,憋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噗“的全喷在黑瞎子后脑勺上......

我心道一句”胖子你完了“,就回过头去看小花,他一脸微笑的拎起黑瞎子用来抓螃蟹的小桶,优雅的走到海边打了一桶水......然后直接倒在胖子用沙堆的”鱼尾“上,那做工粗糙的”鱼尾“瞬间泥浆一样糊了下去。小花显然还没有解气,顺手抽出黑瞎子卡在裤腰里的水枪冲着泥浆里打滚的胖子就是一顿扫射......黑瞎子那把水枪是他自己改造过的,滋起水来和洗车的高压喷头没什么两样。

我在心里给胖子默了个哀,然后转过脸想开这人间惨剧。

另一边的闷油瓶几分钟前还兴致勃勃的和胖子搞沙雕,现在又蹲到瞎子那儿抓螃蟹去了......看来我真的已经懒到灵魂腐烂了,连闷油瓶都比我活跃,虽然他全程没说过一句话。我看他蹲在阳光下用价值连城的两根手指掏螃蟹洞,黎簇他们在边上围观,满脸都写着崇拜,就差拿应援棒给他打call了。

到底是老子看上的人,真他妈好看!闷油瓶白的发光的大长腿,那是比碧海蓝天还要让人赏心悦目的美景,而且百看不厌......要是忽略他大白腿上穿着的大菠萝沙滩裤和胖子”嗷嗷嗷嗷“的惨叫就更好了。

“哎呦,哑巴你这裤子不错嘛!”我正想着呢,黑瞎子就注意到闷油瓶惨不忍睹的裤子了。那是胖子去村里普及人工智能的时候顺手买的,说是给雨村阴郁的天气增添一点鲜明的色彩……

“那有你的裤子好啊,贴身三角也不怕勒到蛋。”我撇了一眼黑瞎子的裤子,和闷油瓶比起来那个杀伤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可我们家解老板送的,你这种村夫审美是无法理解它的性感的。”

“那解老板自己怎么不穿啊。”我翻了个大白眼,黑瞎子是难得,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你懂什么啊,不跟你说了,”黑瞎子推了一下墨镜,“咱玩咱的不理那小王八蛋,哑巴你要不试试把裤腿卷上去?可性感了!”

“你他妈流氓自己耍,别带坏我家小哥!”

“放心吧我的傻徒弟,你家哑巴不用带都坏。”黑瞎子把捉出来的螃蟹一只只丢进桶里,哼着小曲往别的地方找螃蟹洞去了。

“你过来。”我朝闷油瓶勾勾手指,他听话的晃荡着两颗菠萝走过来。

我从沙滩椅上滚起来,搂过他的脖子,在那好看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椰子喝完了,陪我去再买一个。”

“好。”他牵着我的手,往卖椰子的小摊走去。

来来去去的海水冲走我们在沙滩上踩出的脚印,就像时间抹去生命,抹去记忆,抹去存在的痕迹。

但是存在过就是存在过,即使是时间也做不了主。

闷油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是发自内心的愉快,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我忍不住凑上去,又亲了亲他的脸。

海风吹过,记住我们曾在风里相爱过。



因为雅思集训基本上整个七月份都没有写文(真的很抱歉orz

然后这篇文是出于暑假没法出去玩的怨念X太久没写文手有点生了……文风也有变化(请见谅


眼看已经八月了,八一七搞事是肯定的X

所以就开个点文吧(这样算点文吗?

雨村养老院主题的,瓶邪小短篇,朋友们评论区说想看的梗,我来写(有多少写多少

就当是八一七福利了(雅思八月十八号考,真的抽不开时间orz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