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太芥】暮鼓晨钟(四)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毫无更文的动力(明明是你有事咕咕咕了……

日更是不可能日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日更的X要被关起来上雅思了……我尽量抓紧时间更新orz谢谢大家理解(>人<;)


“以上就是山口小姐的死因和结案报告。”

“谢谢福泽社长,谢谢国木田先生。”那位要求调查的军方官员在管理会公务人员的陪同下接受了武装侦探社的调查报告,“对于此次调查,我非常满意,贵社工作严谨高效,比管理会那些所谓的调查员专业多了。杀害山口氏的凶手移交管理会了吗?”

“并没有,谷崎小姐的哥哥是一名异能者,所以不排除谷崎小姐是潜在异能者的可能,出于安全考虑,谷崎小姐暂时留在异能特务科。”

“坂口先生?”

“昨天侦探社的太宰先生和我提起过这件事,我就顺道来和各位解释一下,有关异能者的管理和处理管理会是没有权限的,有什么要求希望能与我科商量在决定。”坂口安吾说着看了看表,“我还要去参加一个会议,失陪了抱歉。”

横滨已经连下了两天的大雨了,这并不常见,太宰和谷崎坐在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店里。雨幕顺着落地玻璃窗垂下来,模糊窗外的一切。

“直美她不是异能者。”

“我知道,”太宰喝着咖啡,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的雨水,“她是不是异能者不重要,特务科说她是她就是,异能特务科和管理会一直都有矛盾,像直美小姐这样的过两天风头一过,就无罪释放了。”

“这比让管理会处理好太多了,你根本不用担心。”

“管理会不过是军方的傀儡,让他们处理更糟糕,”咖啡店的服务生把一杯咖啡端到谷崎面前,“还有,我已经向社长申请加入侦探社了。”

“哦,那很好啊,你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无业游民……”

“灾难之前……”

“大学生。”

挂在门上的铃铛清脆的响了两声,芥川推门进来,“先生。”

“我让你去办的事怎么样?”

“都办好了,就按先生说的那样。”

太宰顺手拍了一下芥川的肩,一手的水,“这雨又不是突然下的,你怎么不带伞?我教你使用异能是让你当伞撑的吗……”

“抱歉先生,我忘记把伞带回来了。”芥川低着头,太宰这才注意到他的风衣被大雨淋了个透。

“你可不是会忘记带伞的人。”太宰凑到芥川身边隐约能闻到信息素的气味,这不对啊……距离芥川第一次发情期的时间才半个月不到,太宰皱了皱眉头,“楼上我的储物柜里有干净的外套,把湿衣服换了再来找我。”

诚如太宰所言,芥川不是丢三落四到大雨天会把伞落下的人,虽然他按照太宰的吩咐完成了任务,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芥川从储物柜里拿出太宰的风衣换上,那衣服上全是太宰的柏木味,像喷了木质调的淡香水一样。令人着迷。

芥川仔细的扣上风衣的扣子,柏木气味萦绕成一个假想的拥抱,“先生……”他靠在储物柜上,呼吸着带有信息素气味的空气。那是他的宝藏,他一个人的宝藏。

“你的Omega怎么还没下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芥川君不是我的Omega哦,他只是我的学生,而且他是个Beta……只是体质比较差。”

“呃……他是B还是O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啊,一个Beta不可能对你表示出那么多多余的感情。”谷崎望了一眼芥川上楼的方向,轻声问太宰,“他看起来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标记他?”

“你为什么不标记直美小姐呢?你们不是亲兄妹,就算是,完成标记也要比看着她被收容要好吧?”太宰不假思索的反问道。

“因为我喜欢她,她是那样的聪敏,善良,勇敢而坚强,我不愿意就这样……对她那样做。”

“好了,我也一样。”太宰摊摊手,“我不标记他,是因为我爱他,他的人生还很长,他还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但这样对他也太……无情了吧?他那么爱你……”

“这个我相信芥川君未来会明白的。”太宰微笑着翘着腿喝咖啡,芥川裹着他的风衣从二楼下来,坐到他的身边。

“衣服有点大啊,下次拿去让小矮子试试。”

“那您的衣服可能就回不来了。”

“对噢,我的审美太优秀了,小矮子会拿去收藏的。”

“不,中原先生会烧了它的。”

“嘁…...”

“太宰?太宰!”与谢野敲了敲淌着水的玻璃,隔着玻璃大声说着,“大家都在这儿啊,都上来开会了!”

很快会议室里就坐满了人,社长和国木田简单的讲了一下和管理会结案的过程以及最终的结果,然后与谢野把尸体里取出的药丸的成分分析拿了出来。根据检测,那两颗药丸是一种特效安眠药,服用后会进入二十四小时以上的深度睡眠。

“我怀疑这种药丸可能是某种异能的载体,但是某些人取出来碰过了,就没有办法证明了。”与谢野说着瞟了太宰一眼,似乎对那天晚上尸检没喊她去有些不满。

“我和直美见面的时候她告诉我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一直坐在一边的谷崎突然举起手发言,像个学生一样,“这种药丸在收容所里被称为‘假死药’,是收容所里一个外籍的Omega偷偷分发的,因为据说装死会被当尸体运出收容所……就可以逃走了。”

“但是这种药服用后二十四小时左右就会醒来,而且收容所的尸体大部分都直接火葬或者入土了,他们不知道吗?”

谷崎摇摇头,那些可怜的Omega还做着装死逃出收容所的美梦,谁知道他们陷入沉睡后就直接在焚尸炉里化成灰了……更有倒霉的二十四小时后在深埋的棺材里醒来,活活窒息而死。

“我觉得那个外籍Omega是知道的,他分发这种药给不知情却想逃走的Omega,是想搞事。”太宰把档案室里偷拍的照片一张张铺在会议桌上,“一般外籍人士是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回乡的,根本不在管理会的收容范围,为什么这个人愿意待在监狱一样的收容所?他分发‘假死药’,制造大量死亡事件,不是为了自己能逃出去,而是为了彻底推翻管理会的收容制度。”

“这些照片是我在收容所档案室拍的,不是偷拍,明目张胆的拍的,”照片上是各个管理员和收容所高级官员的资料,“我混进停尸房剖尸取药,撬锁进档案室拍高级管理人员的档案,最后还让芥川破坏地下室的外墙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做这些行为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昨天没有,今天也没有。”

“这点我也发现了,今天我和社长去收容所的时候看了昨天一天的监控,十点四十五以后的录像里根本没出现我们,谷崎先生的异能在我们进入地下室后就解除了,但是录像里我们三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国木田放下笔记本,严肃的说着,“我还特地问到了那具尸体,他们说一早就烧了,档案室被撬,外墙被破坏这种事更是提都没有人提。”

“所以我怀疑收容所里还有一波和管理会作对的势力,昨天带我们的小野管理员,那个分发‘假死药’的外籍Omega,还有在监控上做手脚以及隐瞒档案室情况的人,他们都有意让我们介入,让我们尽量多的获得信息去揭发他们制造的死亡事件。因为这些事件一旦被揭发,于收容所和管理会是巨大的打击,而管理会背后的美国势力也不得不露面处理残局……这一招就可以把躲在牧羊犬后面放羊的人引出来,敌在明,他们在暗。”

“太宰,你对收容所里的那股势力还有什么判断,都说出来。”

“我目前只明确了那名小野管理员,社长您面前的那张照片就是她的档案,小野秀子生于日本横滨,母亲生前是一名大学教师,父亲生前在俄国使馆工作。她有一半俄罗斯血统,大胆的猜测一下,如果在收容所里分发‘假死药’的外籍人士也是俄罗斯人……”太宰把桌上其他的照片收起来递给社长,“我昨天整理了所有可能是那股势力的人的档案,他们包庇我们在收容所里取证,是有合作意向的。”

“太宰你准备接受他们合作的意见?”

“假意接受,而且仅代表我个人,”太宰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的复印件,“我也向他们表示了我的合作意向。因为就目前的情况看,收容所里的死亡事件还会发生,至于与谢野小姐怀疑的异能载体,我也想到了……不过他们要是不愿答复我的疑问,我们只能等待下一个死者的出现。”

“这个方案可行性很高,但是作为社员,你的安全问题你也要注意。”社长把信件还给太宰。

“我会注意的,我今天让芥川君替我送信的时候……”太宰在人群里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人影,“咦?芥川君没上来吗?”

“他上来了啊……我喊你们来开会的时候,所有人都出来了啊……”

“要我去找找他吗?”因为没分到任务在一边闲的发慌的中岛敦站起来就往会议室外走。

“敦君,等等,我去吧……”太宰连忙过去拉住这只天真的小老虎,让他去找芥川要是被怼个对穿不但减少劳动力,还有可能增加大家的工作量……“国木田君,那些资料和照片就拜托你整理了啦!我先走了哦。”太宰愉快的挥挥手,以翘班的常规姿势离开了会议室。

在芥川替太宰送信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让一向仔细的芥川紧张到忘记带伞,冒雨回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个场合下,芥川的Omega身份有暴露的危险,这样他才会像灰姑娘一样匆忙的离开,连水晶鞋都来不及捡。因此太宰故意让芥川换上自己的外套,现在看来太宰的猜想可能就是事实……


我就问一句,大家想看我这个盲人学车吗(;´༎ຶД༎ຶ`)

(之前想写一个无车的ABO清流的……被老婆嘲讽了之后,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是信息素不够骚了,还是发情期拿不动刀了X

如果大家不介意盲人朋友开车……我就尝试一下orz

然后求小红心小蓝手啦(*/ω\*)那是我更新的动力(不,死线才是你的第一生产力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