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太芥】暮鼓晨钟(三)

朋友们,失踪人口(压着宰生日的死线)回归

明天应该能更(((o(*゚▽゚*)o))

嗯,就这样吧(下拉正文哟

“这里每天都有那么多人的吗?”
“没错,都是些示威的民众。”
“为什么要示威?你们管理会不是为了Omega群体的安全着想吗?”
“这里聚集的人大部分都是尚未标记自己Omega的Alpha,在收容所成立之后为被标记的Omega集体收容,他们就天天来这里示威。”
“那你们不是很头疼?”
“还行,本来横滨的Alpha数量就不多,大部分都是军方和管理会的成员,按照收容所的细则,军方和管理会可以优先选择Omega以达到优质育种的目的。”
“所以在门口闹事的Alpha是非军方和管理会的少数群体,根本无需顾虑了?”
“是的,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这里请。”穿着西装的收容所工作人员拉开一个招待室的门,“一会领导会把死者的详细资料交给您。”
“你问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干嘛,一个Beta工作人员不会知道太多核心消息的。”在确认工作人员走远了之后,国木田疑惑的问太宰。
“我随便问问的啦,因为那群示威的人里面有异能者。”
“你怎么知道的?如果……”国木田还想开口说什么,招待室的门开了,一个穿着西装的女Alpha走进来,“两位,我是死者所在区域的管理员,这是死者资料,请过目。”
资料上贴着死者的照片,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Omega,死因那一栏写的是“自杀”。
“既然死者是自杀,为什么还要委托我们调查?”
“太宰先生,死者在前天被一位军方的高级官员选中,昨天晚上就被发现自杀在房中,那位官员希望贵社能深入调查……”
“他不相信死者是自杀?”
“是的。”
太宰翻看着死者资料,详细死因是窒息,“上吊死的?”
“被被绷带勒死的。”
“哪来的绷带?”提到绷带,国木田不由得看了太宰一眼。
“死者的室友一周前受伤了。”
“受伤?”
“割腕自杀未遂。”
“这位小姐,看来贵收容所的自杀事件不止这一桩啊。”
“需要调查的只有这一桩。”
“那带我们看看死者吧。”
停尸房在收容所的地下室,靠墙立着一排冰柜,冰柜的对面是一个焚尸炉。
“一般有人死了就直接烧了,冰柜只用来保存需要特别调查的尸体。”管理员输入了一串密码,一个抽屉从冰柜里弹出来,“一般自杀现象都发生在晚上,我们早上查房的时候发现她就是这样了。”
死者躺在冰柜里,双手僵硬的像爪子一样在脖子上方做出拉扯的挣扎动作,头颈后仰着把脖子和胸腔撑了起来,五官狰狞的挤在一起,诡异的微笑着。她的死状极其不安详,即使是自杀也很少有死的这么惨烈的。太宰围着尸体转了一圈,“国木田君,你有没有觉得……”
“死者不像自杀。”
太宰绕到死者头部的位置,双手在那段扭曲的脖颈边上做了一个拉扯的动作,“这样。”
“显而易见。”
“小野小姐,”太宰瞟了一眼管理员的胸牌,“能让我们见一下她的室友吗?”
“可以。”管理员抬起抽屉往冰柜里推。
“等一下。”国木田拦住了推抽屉的管理员,指着死者紧绷的下颚,“太宰,看这里。”
“这是……”太宰凑过去观察了一会儿,“小姐,在见她的室友之前,能允许我们切开她吗?”
“不行。”
“那能请尸检人员切开她吗?”
“不行。”
“好吧,我们去见见她的室友。”
死者姓山口,她的室友姓谷崎,收容所里的Omega大部分都以姓氏称呼,没人会在意他们到底叫什么。那位谷崎小姐很爽快的承认了,山口是她杀的,她记恨山口在她自杀时打了求救电话。
“侦探先生,问我是问不出信息的,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问山口呢?”最后,他们离开时谷崎小姐说了这样一句话。一天的调查算是一无所获。
太宰和国木田离开收容所的时候,门口的示威人群已经散了。夕阳西沉,收容所的高墙里传来了击鼓声,连着三下,连响了三声。
“仿照古时候的暮鼓晨钟呢,击鼓敲钟指示时间,以及这个时刻被管理的人该做什么。”
国木田沉默的听着鼓声响起,停下。这是很难改变的事情,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夕阳能照在高墙上,却照不进墙里面,无能为力,真的很让人难受。
太宰把手揣在风衣口袋里,晃晃悠悠的穿过十字路口,市中心的十字路口和灾难发生前一样的人来人往。有时候最可怕的往往不是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而是时间过去了,什么变化都没有。穿着白裙子的少女和他们擦肩而过,手里抱着一束百合花,“地下二层,五号冰柜D402。”少女拿唱歌的语调呢喃着,步伐轻快,头也不回的穿过了十字路口。“山口小姐?”太宰拉住了少女扬起的发带,发带滑落,少女转过身……头微微后仰,露出了因窒息而扭曲的诡异微笑,和冰柜里的尸体一模一样。“啊……呃啊……”少女发出嘶哑的呼喊,双手颤抖着伸向颈部,美丽的脖子开始变形,像无形的绳索骤然拉紧……在“喀拉”一声脆响后,少女变成了僵硬的尸体直挺挺倒下去。
“这……这是山口小姐的死亡过程……2-5-D402是刚才小野管理员输在冰柜上的编码。”国木田拉着太宰冲到尸体的边上,尸体瞬间粉碎消失,天完全黑了,十字路口依旧人来人往…….“是异能?”
“就是刚才在收容所门口的那位,你是要帮我们?”太宰对着不远处的人群问道,人群消失,一个带着兜帽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我一直在观察你们,我觉得你们对我妹妹没有恶意……我可以用异能帮助你们进入收容所检查山口小姐的尸体,但是希望你们能把我妹妹从里面救出来。”
“你的妹妹是……”
“我叫谷崎润一郎,我的妹妹是山口小姐的室友,谷崎直美。”
“成交,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晚上十点五十就在这里见。”太宰笑着伸出手,谷崎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和太宰握了握手。
“冒昧的问一下,你们是异能特务科的调查人员吗?”
“Of course not,”太宰晃了晃手指,“武装侦探社了解一下。”
十点四十五,收容所的门岗正在换班,太宰和国木田出现在十字路口,十字路口来往的行人消失,谷崎润一郎戴起了他的兜帽,“跟着我走。”
国木田借着谷崎的异能直接从收容所正门走了进去,太宰跟着他们光明正大的往里走,被门口站岗的门卫拦了下来……这是他太宰治第一次这么烦自己的异能。
“我是C区的管理员。”太宰指了指挂在西装上的胸牌。
“请出示您的门禁卡。”
“门禁卡?”
国木田心里喊了声糟糕,太宰的证件和门禁卡都是他用异能造假的,如果太宰直接接触了异能就会无效……这次真的是太大意了。
“请稍等。”太宰在西裤口袋里翻了半天,摸出一张门禁卡,门卫拿过去看了一眼,“先生请。”
“你哪来的门禁卡?”
“偷的,那个小野小姐。”太宰轻快的吹了一声口哨,把门禁卡折断了丢进走廊边的垃圾桶里。
山口的尸体又一次从地下二层停尸房的五号冰柜里弹出来,依旧保持着痛苦的姿势。太宰戴上楼上解剖室顺手拿的口罩,拿出同样方式获得的解剖刀,小心的切开山口的脖子。死亡时间已经有二十四个小时多了,即使切开颈动脉也不会有鲜血喷出来……如果切的是活人,血溅个三四米完全不是问题。
“你为什么不叫上与谢野小姐?”国木田拿镊子从山口的气管里取出两颗小药丸,仔细的放进密封袋里。
“我怕她来了直接在尸体上开个Y字。”
“要缝合吗?”
“懒得缝,”太宰摊摊手,“我甚至想把手术刀和镊子都塞尸体里去。”
“这样不太好吧……”谷崎远远的看着两人剖尸体。
“反正你妹妹又不是这位。”太宰笑嘻嘻的摘下口罩,“国木田君,你和谷崎先生去找他妹妹,完成后先撤,我还要去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有关小野小姐的事。”
国木田在手账本上写下了“421室钥匙”然后把那一页撕下来,一把明晃晃的钥匙就出现在他手里,“一会你就像进来的时候一样掩护我和你妹妹出去。”
“那太宰先生怎么办?他门禁卡都没有了。”
“不用管他,谁让他自己把门禁扔掉的。”
而此时,太宰坐着电梯到地下三层的档案室,撬开门上的保险锁,大摇大摆的翻找起小野管理员的档案。太宰很快就发现事情的复杂性,怪不得要把档案室放在停尸房楼下……死人是不会爬起来偷看档案的,即使偷看了也不会出去大肆宣扬……他一直查到早上的晨钟响起才收好档案,伸着懒腰走出档案室。
太宰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芥川君,可以了。”
罗生门干脆利落的切开了太宰身边的墙,“先生,这里走。”太宰跟着芥川离开收容所,沿着罗生门开的简易隧道从事先勘察好的废弃地铁站撤离。
“先生似乎心情不错,案子破了?”
“并没有,但是我获得了比这个案子的真相更有意思的信息。”太宰搭着芥川的肩,“管理会的暮鼓和晨钟都是暂时的,更大的灾变正在孕育中。”
“比上次的还严重?”
“那是肯定的。”太宰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捏了捏芥川的肩,“芥川君现在的水平是远远不够的,我不指望你成为优秀的异能者,但面对灾祸你至少应该有活下去的能力。”
“先生,在下一定会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异能者的!”
“我的意思是……要你活下去。”这是他太宰治第一次怀疑自己可爱的学生是个傻的。

求小红心小蓝手(我会多多发糖哒( ´▽` )ノ

评论 ( 2 )
热度 ( 8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