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雨村养老院】麒麟镇邪

惊叹于我的脑回路orz这两天刚刷了一遍死神来了系列(我有罪(;´༎ຶД༎ຶ`)

时隔整整两个月,填之前脑洞的坑(脑洞在这里

不瞎逼逼了,大家直接看文吧(困炸……感冒了,头还巨无敌疼

 

闷油瓶刚来的时候我们是分房睡的,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不那么明了,我并不知道他对我抱有一种怎样的情感。

闷油瓶的感情观十分的模糊,亲情,友情和爱情在他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都是“对他好”。这和他那么多年的生活经历有关,在他的时间里,真心愿意对他好的人太少了,少到百年不遇……所以一旦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他根本不知道该抱以怎样的感情。

而我因为过去几年的破事儿,一直有使用费洛蒙的后遗症,晚上睡死了就会发梦魇……于是闷油瓶住了不到一个礼拜就搬来和我睡一屋了,本来给他的那间卧室就改成了书房。

说来也奇怪,和闷油瓶睡一起后我还真的再也没做过怪梦,睡眠质量直线飙升,所谓“麒麟镇邪”真的名不虚传。

可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丫跑山里去了,一开始还以为他又因为什么原因失踪了,担心了两天,他自己跑回来了……

“小哥可能不习惯长时间定居,喜欢到处跑来跑去,你就当放山羊呗。”胖子坐在沙发上剥豌豆。

“他要是每次都能自己回来我也不担心。”我坐到胖子边上,把脚往茶几上一搁,看浴室里洗澡的闷油瓶。

“哎哎哎,你这蹄子搁的…..茶几上放着吃的呢。”胖子把我的脚从茶几上推下去,然后用推过我脚的手继续剥豌豆,“天真啊,胖爷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我们好不容易金盆洗手,这人别是又闲不住想重操旧业了。

“你想哪儿去了,胖爷这是一个合法的想法好吗。”他跑回自己屋里拿了张广告纸,上面印着五彩的华文宋体艺术字“山城两日游”。

“你这是……准备参加老年旅行团?”

“怎么样?经济实惠,而且路途不远……”

胖子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我也不知怎么的就被他说动了,于是我们仨就参加了那个“山城两日游”的团。

说是“山城”其实就是一个在山沟沟里的小镇子,环境和我们村差不多,稍微规模大一点,发展的好一点而已。

大巴把我们拉到依山而建的招待所,我们仨坐电梯到四楼,去屋里放好行李就跟团出去玩了。山里有一些溶洞和人造景点,晃晃悠悠玩了一天,回招待所吃了当地特色的晚饭,就各回各屋了。老年旅行团的好处就是饮食清淡,早起早睡,生活节奏无比的健康。

我躺在床上看杂志,闷油瓶在边上发呆,我看着看着,听到“啪”的一声……一条穿着东北大花袄的蛇从天而降,掉在了闷油瓶那边。

“卧槽,哪儿来的?快弄死!”

然而闷油瓶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一样,把那条蛇捏起来玩……他玩个球球啊,这种花花绿绿的蛇就差把“老子有毒”写在脸上了好吗?他是小时候没童年导致现在熊孩子之魂觉醒了吗?

“你别玩了啊!”我扔下杂志,拍了闷油瓶一下。

“嗯?”他转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心说你嗯个屁啊……他转头看我,一个没注意手里的蛇就跑了,还往我这儿窜过来。我看着那小花蛇,往我这爬不是找死吗……我把蛇拎起来,它缩着脖子做出准备攻击的动作。

闷油瓶看看我,又看看我手里的蛇,“还我。”

“还你个头啊!这很好玩吗?”我把那条可怜的小蛇拧死丢在一边,几秒钟后又是“啪”的一声……一大团的蛇从天而降,顺着天花板落到我们床上。

“张起灵!我操你大爷的!”

“跑!”闷油瓶一个蹦跶就跳到了窗口,然后从窗口一跃而下。

我的妈…..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是坐着电梯到四楼的啊,他张大爷也太豪迈了一点吧。我手忙脚乱的跑到窗口,扒住水管往下一滑,双脚直接踩到了地上……怎么回事?这怎么变成一层了?

“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玩意儿?闷油瓶,看见我在一层爬水管的愚蠢行为,发出了“哈哈哈哈”的魔性笑声?

“张起灵?”

他完全没有理会我,笑得更起劲了,像抽起了羊癫疯……这简直是鬼故事,“张起灵?张起灵!张起灵!”

“吴邪,我在。”

闷油瓶冷静的声音像是贴着耳膜响起来的,安魂曲一般,我瞬间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到昏暗的卧室和被阳光照透的花窗帘,我侧卧着,枕在他肩上。

那是个梦,又他妈是梦。

“你又梦魇了吗?”

我摇摇头,那种程度的梦境和我之前的梦魇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那个梦里闷油瓶没有突然消失,也没有突然变成一具尸骨或一只怪物,哈哈大笑什么的真的不可怕……甚至有点好笑。

“我听到你在叫我。”

“哦......我梦到你,你笑得像只抽疯的羊。”

他轻笑了一声,比梦里不知道好听多少,“我是在笑你吗?”

“是的……”我装作生气的说。

他凑过来亲了亲我的脸,“补偿。”

我心跳都停了一下,闷油瓶满眼笑意的样子简直是天使,天使都没他好看!他就是人间绝色啊!我反复拍了拍自己脸以确认这不是另一个怪梦……

这么看来,我对于闷油瓶感情观模糊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他好歹也活了那么多年了,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啊。我先入为主的认为他很少经历这些,就不会懂这种东西……就像那个时候看到老陈皮,我脑子里出现的是“老奸巨猾”,而对于闷油瓶,我脑子里只有“生活能力九级伤残”一样。

张家可是个什么都会教的家族,而闷油瓶这百年也不是白活,这真是失算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多吃他点豆腐,血赚不亏。

我揉着脸起来洗脸刷牙,胖子正坐在沙发上剥豌豆,“天真啊,胖爷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你想哪儿去了,胖爷这是一个合法的想法好吗。”他跑回自己屋里拿了张广告纸,上面印着五彩的华文宋体艺术字“山城两日游”。

看到那张广告纸我就心头一紧,“去你麻痹,老子不去。”

糟糕,梦里闷油瓶那魔性的笑声又在我脑海里响起来了。

 


很好奇……老吴想到“麒麟镇邪”的时候,有没有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此处可有本

 

这次是真心的求小红心小蓝手了

lof这狗屁改版……没有小红心小蓝手我们这些三十八线小文手根本活不下去(;´༎ຶД༎ຶ`)

评论 ( 5 )
热度 ( 167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