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太芥】暮鼓晨钟(二)

emmmmmm 我尽量更新的勤一点……不一定日更,但应该不会拖orz

上文在这里

 

芥川被太宰捡回家的时候还不到十岁,太宰工作忙了就把他领到住所附近的小学校托管,他还记得那张信息登记表上监护人工作那栏填的是是“公司职员”。芥川十四岁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去过小学校,太宰把他带去了那个“公司”,芥川第一次知道太宰每天早出晚归“上班”的“公司”叫港口黑手党。

从那以后,芥川也成了一名“公司职员”,也是从那以后太宰开始在晚归的时候带女人回家。那些女人是酒馆待诏或是歌妓,都是精致美丽的女Omega,即使隔着一个客厅,芥川依然可以闻到太宰房间里传来的信息素的气味。

太宰的信息素是剥了皮的柏木带着一点不见天日的陈土和血痂的气味,第一次闻很冲很刺鼻,闻久了却会产生一种依赖性……好像不闻着那个气味睡不安心一样,至少芥川是这样认为的。

对于太宰带女人回家的事芥川也提过意见,他第二天要外勤,而太宰房里乱七八糟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半夜三点……太宰告诉芥川,那些女人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为了“照顾”太宰工作,芥川就干脆把生物钟调到了两三点后才睡,看书或者贴着门缝看太宰“工作”。少年的芥川还没有明确自己的性别,他希望自己是Alpha,这样就不会成为弱者……但他有时候也想过,如果自己是Omega也不是坏事,他想拥有太宰先生,想占有那令人着迷的信息素。

再后来,太宰离开了“公司”,跳槽到了一所中学当老师,芥川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那所学校的转学生。

芥川曾幻想过,如果那个时候在太宰房里和太宰一起“工作”的人是他自己,他们会动情,会拥吻,从朗镜悬空到醉生梦死,飞升天堂或者堕入炼狱……这些那些的,都无所谓。

但是那股柏木香味,自始至终都只出现在芥川的幻想里,连梦境都不曾有过。

“他们在开会哦。”芥川醒来,扶着医务室的屏风走出病房,看到乱步坐在主治医生的椅子上,“我嫌麻烦不想开会,太宰就雇佣我在这儿看着你。”说着乱步指了指堆满办公桌的零食,那估计是太宰给他的“佣金”。

“有劳乱步先生了。”芥川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昨天太宰先生坐过这个椅子……只要是太宰,即使只留下一粒尘埃,芥川也能感觉到,更何况是让他魂牵梦萦的柏木味道。这里没有人能闻到这么微量的信息素气味,只有我有感知。芥川想着,心情不由得有些愉悦。

“我来宣布一下我们开会的结果,乱步,先别吃零食了过来听着。”福泽校长拿着一沓资料走进医务室,乱步撇了撇嘴,不满的放下手里的零食,走了出去。芥川看向门外,站在校长身后的太宰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管理会的人带来了一封信,是来自异能特务科的,现在只有异能特务科还是保留灾前编制的。”

“即使是后末日时代,异能者还是普遍存在的嘛……而且异能者又不会像Omega一样随管理会摆布。”

“这是其一,还有一个原因,”福泽把那封信里夹带的附件放到校长室的办公桌上,“异能特务科并不服从于管理会,两个组织目前只是合作关系,据他们调查发现管理会只是一个傀儡。真正推举管理会的不是所谓政客与‘公民’,而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异能组织。”

“这和倒幕运动时的德川幕府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认真记录会议笔记的国木田抬头回答了一句,又低下头唰唰的记起笔记。

“异能特务科让管理会给我们选了一个完好的工作地点,明天就可以搬过去开始工作了。”

“还是学校吗?”

“这个时候学校的掩护已经可有可无了,”福泽拿出一块金属门牌摆在所有人面前,门牌上写着“武装侦探社”,“管理会和异能特务科代表规则和法制,是这个城市的白天;黑手党是违规和不法,是这个城市的黑夜;我们则是黑夜和白天的交界,属于黄昏和黎明,就如同暮鼓晨钟一般。”

“代表着无法无天咯。”乱步伸了个懒腰。

福泽社长沉默了一会儿,“没错,散会。”

陪芥川回医务室的路上,太宰一直在思考刚才开会的内容。

异能特务科为什么要这样帮助他们?这好理解,因为光一个异能特务科不足以制衡管理会,而港口黑手党并不是可靠的合作者。

据说那个美国组织操控管理会的目的是之前被他们收留的白虎少年,那为什么……目前管理会的所有行动都在针对Omega?那些美国人不会傻乎乎的任务白虎少年是Omega吧?“他们还有别的目的,只是现在还不明确。”他提出这个问题时,乱步是这样说的,和他的猜想不谋而合……那美国人的另一个目的是什么?答案只有在被严格控制的Omega群体中找了。

“哟,是太宰啊,你看看这少年的恢复能力,令人惊叹啊!”与谢野正在医务室里观察那个白虎少年,“你之前说你叫什么?中岛敦?”

“是的,”少年战战兢兢的躲避医生吃人一样的目光,结果椅子一歪,连人带椅子倒在太宰身上,“哇啊!太宰先生,我就说是你的信息素味道……这满满一椅子全是。”

“呵呵,牲畜的嗅觉果然要比人类灵敏百倍。”芥川看着椅子上的中岛敦,恨不得把这不知好歹的大型哺乳类动物戳个对穿。

“他是野生动物,不算牲畜哦,牛啊驴啊温顺的才是牲畜。”

“贤治君来了?帮我把这几箱书搬出去吧!”与谢野指了指办公桌上半人高的书籍笔记,“谢谢贤治君了。”

“不用谢啦!”

“你出来一下。”太宰拍了拍芥川的肩,把他叫出去,就像中学班主任约谈考试不及格的学生一样。

芥川低着头跟在太宰后面,他知道太宰对他的行为不满意……其实他也很诧异自己竟然会发表这样精彩的嘲讽言论。

“你为什么会对敦君说这么…...‘有意思’的话呢?”

“因为在下……”

“欸,先不要解释,我猜猜。”太宰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芥川。

天已经渐黑了,此刻正是黄昏,群青色天幕上垂着一片残月和几个疏星。

“因为他窃取了你的宝藏,是吗?”

芥川没有说话,因为太宰说对了,不但正确而且比喻的无比贴切。

他这位好学生的心思,太宰一清二楚,不只太宰,黑手党和侦探社的很多人都知道。“你可以选择标记他。”与谢野的建议又出现在脑海里,太宰摇了摇头,他拒绝的理由哪里是因为师德啊……

 

故事有点庞大……且容我慢慢讲orz

还是有设定问题欢迎讨论(第一次写ABO简直狗拉雪橇……在翻车的边缘试探

最后求小红心小蓝手鼓励哟( ´▽` )ノ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