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太芥】暮鼓晨钟(一)

朋友们......我又爬回来挖太芥坑了(((o(*゚▽゚*)o)))

第一次写ABO,平时看的ABO也不多……很多设定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瞎编了

励志写一篇没有车的ABO清流(你想多了……这是不可能的

私设有点多,时间设定是末日灾难之后,题材有一定社会性,有异能设定…….emmmmmm别的先不逼逼了,有问题的出门右拐,没问题的下滑看文( ̀⌄ ́)

 

这是一个极其讽刺的,笑话一样的世界。

巨大的灾难让世界人口锐减,名为管理会的组织由为数不多的“公民”选出,直接管理了这座名为横滨城市。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卢梭的这句话被印在灾难后重修的法典首页,教导着劫后余生的人们,何为自由。

在这个被管理会封闭于世界一隅的城市里,以繁衍种族为直接目的丛林法则披着文明的正装大行其道,虚伪又直白的嘴脸和电视屏幕里演讲的政客一模一样。

“管理会的同僚们都认为Omega群体不应该参与社会工作,更不应该频繁出入公共场合,因为这些行为都会增加他们受到侵害的可能性,Omega是人类繁衍的希望,一个收到最细致的保护。”演讲进行了一半,被掌声打断,台上的中年男人不停的点头摆手,平息掌声,“对于已经被标记的Omega,希望Alpha们能对他们负担起管理和保护的责任。而未被标记的Omega我方会进行集中保护和管理,直到他们被标记为止。我们的公民们选择了我们,灾后恢复生产繁衍生息的重担,就已经落在我们肩上了。”镜头从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身上切换到了台下,演讲现场的管理会幕僚和“公民”代表不约而同的起立鼓掌,清一色的Alpha。

“切……这什么垃圾理论哦,Omega参与社会工作出入公共场合,跟他们受侵害的可能性有毛线关系?管理会那些政客的脑子长着是让他们的头看起来比较圆的吗?”

“欸,大家都知道中也虽然体型比较Omega,但其实是个Alpha……所以你那么激动干嘛。”

“垃圾太宰你想死吗?我只是觉得这种就知道动嘴的傻货说的完全不切实际,你的学校,我的公司,甚至我们现在坐的咖啡馆都还处于倒塌半倒塌状态,他们不先关注一下这些,而是去管理……不,其实是压迫Omega?”

“今非昔比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你怎么说是要被管理会叫去喝茶的哦,‘中原先生,那是保护不是压迫。’”

“闭嘴吧你,老子是黑手党啊白痴,喝茶?我去喝你的狗头吧。”

“狗头?我可……”太宰的手机铃声像拉警报一样的响起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喂?”

“宿舍楼塌了你个混蛋还翘班在外面浪,你的师德呢?喂狗了吗?”刚摁下接听键,国木田的声音就从听筒里炸出来,“今天上午你班有学生身体不适,所有人都在找你,谁知道宿舍会塌,我们已经打过求助电话了,五分钟后你不出现我们就改打你了。”

“欸?为什么要打我啊?我不翘班宿舍楼就不会塌吗?”

“太宰,你的几个学生还在宿舍楼里。”接电话的人换成了校长福泽。

“哦,这样啊……我马上就到。”

“呵,快滚吧你这没有师德的社会垃圾。”

“那回见哦,小Alpha中也。”

太宰回到学校时现场已经被初步处理了,困在宿舍楼里的学生也都获救了。

“校长和国木田呢?”太宰看着一片狼藉的生活区,“还有管理会的救援还没来吗?”

“刚来,校长他们去交涉了。”乱步坐在倾斜断裂的预制板上喝着汽水,“幸好那些效率低下的家伙来得慢,不然你的学生就危险咯。”

“因为前几天来得那只小老虎?”

“啊,他算一个,还有你来的时候和你一起的那个孩子,”乱步颠来倒去的折腾着手里的汽水瓶,瓶子里的小玻璃球就是倒不出来,“那个少年叫什么来着?”

“芥川?”

“没错,就是他。”乱步说着用力拍了一下瓶底,玻璃珠从瓶口被拍出来,滚落在地上,“你去医务室找与谢野嘛,他们都在那儿。”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太宰已经猜到了,他一直怀疑甚至隐隐担心的事最终成为事实了,他最喜欢的学生是个Omega。

“你还知道回来?”女校医正戴着口罩为一名学生处理手臂上的擦伤。

“啊,真是抱歉。”

“你那孩子是Omega,这次应该是第一次发情,你可以选择……标记他。”

“这不太好吧,毕竟我是他老师啊。”太宰皱着眉摇头。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师德了?那孩子对你的心思你别说不知道。”与谢野站起来换了一副一次性手套,取出一支注射器,“不乐意的话我就去注射抑制了,一会儿那些人估计会来。”

太宰跟着与谢野走进用屏风临时拦出来的病房,芥川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

“先生……”

“我在这儿呢。”

“我是Omega吗?”

“你是Beta。”

“可是我……”

“你是Beta,”与谢野往芥川的手臂上推了一管抑制剂,“打完这一针你可能会困,困了就睡,好好休息。”

“谢谢医生。”

“你不用怀疑,Beta也是有插头和插座的不是吗?”与谢野说着跟太宰走出了病房,“很奇特的信息素。”

“火焰燃烧的味道,或者说……灰烬的味道?”太宰瘫在医务室的椅子上,“再奇特也没有与谢野小姐的奇特吧?”

“呵,灾难过后就变了……变回去了,”与谢野在主治医生的位置上坐下,“说实话我还挺喜欢来学校后的信息素的……”

医务室外传来了脚步声,国木田领着几个穿着制服的人走进了医务室,是管理会的人。

“学生受伤严重吗?”

“不严重,都妥善处理了,”与谢野低头记着病历,“谢谢关心。”

“我们还想登记一下贵校有关未标记Omega的记录,据管理会的规定市中心的收容所集体保护管理……”

“如您所见,”与谢野“啪”的合上钢笔盖,“在场的老师们除了乱步先生是Beta之外都是Alpha,学生们还没到确定性别的年纪,所以您要的记录……很抱歉,没有。”

空气中隐约漂浮着麝香的气味,很淡却带有压迫性。管理会的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说了声“打扰了”就跟着国木田离开了医务室。

 

如果可以明天还会更新……吧

有设定问题欢迎讨论(真的不是很了解ABO设定了orz

求小红心小蓝手鼓励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