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旧岁(三)

旧岁 一

旧岁 二

原谅我瞎比比这么多orz本来是应该昨天发的......结果昨天lof崩了(然后我就完美的错过了老张滚出长白山一千天纪念


没有人知道那个少年去哪儿了,在那场闹剧一样的祭祀后,那个闹剧的主角就像凭空蒸发了一般。大雨连着下了好几夜,把院子里正盛开的花全都打落,人们谈论着那个笑话,这么一丁点的笑料够他们乐很久了。

又过了很多很多天,雨停了,天重新晴朗起来,院子里的花又陆陆续续开了一些。外家的人都窝在村头路口,看着本家的队伍浩浩荡荡经过,这支队伍是被派出去开一个大墓的。据说去年深秋的时候族里就盯上那个墓了,这次开春雪一化,族长就派人去了。队伍里的人骑着马,看起来很轻松。

“这次的收成一定不错。”一个外家的老人望着归来的队伍对小孙子说。

“就是成本有点高,采血的孩子死了四个,就活了两个回来。”马上的本家人难得的回应了那位老人。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嘛。”

“这倒也是,你那小孙子过两年也该出去放野了吧?”

“唉,过两年就十五咯。”老人把小孙子抱起来,掂了掂。

“这么大了还要爷爷抱,宠坏了可不好。”那本家的人说着,骑着马走了。

后来那支队伍又被派去下了几个小墓,再回来的时候只带回了一个孩子,而那孩子回来后只活了两天半就死了。由于几次下墓血罐子用的太费,族里决定推迟下一步的行动,推着推着就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l  小时候的大伯上线嘻嘻嘻嘻(这里真的是没有脑子的瞎编orz我是十分的喜欢坑害海客大伯了

 

“秃子,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张家外家的某一个小院子里,少年正在喂着鸡。

“去哪儿?还有我不是秃子,我叫张也成。”中年人挎着一簸箕的蘑菇从屋里出来,把蘑菇晾在院子里。

“泗州古城。”

“你想死啊?”中年人扔下蘑菇冲过去抓住少年瘦削的肩,“不是…我说你要去干嘛?”

少年低着头没说话。

“你从坟地爬我院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死人了,老子我好容易给你养活……那个时候让你爹别掺和这破事,你爹不听,现在你还要自己凑上去,我是欠你们爷俩的吗?”

“我不是自己要搅和进去的,我生下来就已经在局里了……秃子你一直都是局外人,这很好,我很羡慕,”少年挣开张也成的手,弯腰抱起被吓跑的鸡,“我有自己的打算,我不想在局里被人牵着走,如果我能从泗州古城回来,我们的处境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你准备怎么去呢?泗州古城的计划在族里被一再推迟,你根本不会获得任何支持。”

“没关系,今年又有一大批孩子出去放野,我混在里面一起出村子,至于装备我自安排。”

少年显然是算计很久了,张也成看着眼前这喂鸡的孩子,摇了摇头,“我去给你打听打听吧,族里对泗州古城这件事的态度。”

“秃子,谢谢你。”少年把鸡扔下,像张也成行了个大礼,他上一次行这样的礼的时候,张禁还活着……而张禁死后,张也成领着张禁的宗族搬到了外家,再也没有在族里露过面。

“我说了我不是秃子,这只是中年谢顶!”张也成把少年扶起来,“你也不用这样,我也希望你的小算盘能打成,让我们整个宗族都能光明正大的回到族里去。”

少年点头,两个月后他跟着村里放野的孩子离开了,张也成破天荒的离开了小院子,送他到村口。他小其他孩子整整两岁,看着那背着行囊的瘦弱背影,张也成叹了口气,他有点后悔,后悔当时没有杀了这孩子……“我生下来就已经在局里了”,在这勾心斗角的局里折磨你的那些人,我也有一份吧……张也成回家洗了把脸,换了套衣服,离开村子往本家的大院走去。

 

l  这里也成叔收养老张的情节来自藏海花话剧(不过话剧里的老张年纪要大一点,这里为了衔接老张去泗州古城的事所以年龄比较小

l  然后老张自己的计划是我瞎编的,但基于对老张去泗州古城的动机的猜想我觉得老张有自己计划的可能性很大。(让我来罗列一下当时的情况

1.      老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这是废话)他很有心机,也很会算计(他这方面应该完全不输老吴,甚至比老吴强)只是后来宿命和岁月让他看开了很多东西,他不会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这种愚蠢的事情上了(这里老张想通过自己去泗州古城来获得与张家上层交涉的资格,后面的事实证明他成功了,而且事半功倍。

2.      老张小时候受到的训练就和张家的其他孩子不一样,虽然他年纪比其他孩子小但他能力强的可怕,同样他的知识面也比那些孩子要广(他从小接触的就是那些张家高层和秘密的核心人物,就算他们不主动告诉他什么,多多少少也能听说些什么

3.      老张的血决定了他是少数几个能独自进入泗州古城的人

而且当时老张十几岁,就像那十年里的老吴一样,还会有反抗的冲动和想法。这样看来,少年老张发现自己在局里被人耍了这么久,肯定会做出改变现状的试探(只不过后来失败多成功少而已,老吴面对的已经是走到陌路的强敌,而老张那个时候所面对的无论是张家还是汪家都还有巨大的影响,根本无法动摇(心疼老张一下

 

那个叫张海客的孩子真的是烦透了,小时候在本家就听说那孩子缠人的很,出了名的皮,现在是见识到了。被困在墓里没辙,丫用炸药炸墓……而目的居然是引自己来救他?从马家骗了装备和干粮的少年甚至有了找到他们全部弄死的想法……不过看在刚离开村子的时候那个张海客各种帮助他甚至为了他改变目的地,少年觉得还是帮他们一把,让这群孩子把任务交了算了。

“你们不要再往深处走了,这里的东西带回去足够交差了,千万不要让族里的人知道你们来过这里。”说完他就钻进了全是蚂蝗的淤泥里,他身上的血能让那些爬虫毒物远离,泗州古城的更深处只有他一个人能进入。

“那是一个铃铛,很大,牛铃一样。”“那是成为族长的信物,张家权力的象征。”他还记得做血罐时听队伍里其他人提起过,他要在泗州古城找到那件东西,然后用权力去引诱这局里的其他人以获得一定的主动权。如果在一场争斗中处于绝对的弱势,主动权就变得无比重要。

少年的计划非常的完美,实施起来简直是顺风顺水,但他还是漏算了一步。他一直以来接受的训练都只是理论层面的,不算被带到各种墓里采血的经历,这是他第一次下墓。有很多东西他只有在书本和师父手里见过,即使知道对策也没有下手实践过,举个例子……六角铜铃。

这种东西棘手的很,他远远看到前面挂着的几串铃铛就觉得有点不妙,但是他没有选择……再是不妙也得往前走,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死在这里,这结果看起来也不坏……这样想着他反手拿刀,轻手轻脚的慢慢靠近铜铃。

“喂!小兔崽子!”走到半途中忽然有人把他拉到了一边,“过来!”

“秃子?”

“你个死小鬼,别过去,让他们先打完。”

“怎么回事?”

“儿子没娘,说来话长咯,”张也成带着他又往前靠了点,他终于看清楚了,铜铃阵的不远处一群张家人打成一团,“你走之后我去找了张清,然后说服他启动这次行动,回头利益我三他七。我带着他的人从后面进来,结果几个年轻的不懂事,就着了这破铃的道了。”

“我要找那个大的铜铃。”

“我知道,”张也成指了指铜铃阵的上方,“挂那儿了,看见没?上上任族长真是刁钻啊,丢这种地方谁拿得到啊。”

“秃子,你趁他们打着,把我丢过去,”少年把刀卡回刀鞘里,“我轻,好丢。”

“行。”张也成卷了卷袖子,提着少年的裤腰就往铜铃阵跑去,“准备好了啊!走你!”

少年鸟儿一样飞进铜铃阵里,轻巧的挂住铜铃边上的岩石,“秃子,我拿到了!”少年把铜铃摘下来,铜铃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镇魂曲一般。

“咦?”铜铃阵下方的打斗戛然而止,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的张家人迅速的围住了张也成,“秃子,快跑!”少年喊着,伸手去摇晃边上挂着的小铜铃。

“你个兔崽子快住手!”

“快阻止他!”

少年从铜铃阵上方坠落,拉扯中所有挂着的铜铃都被碰响了……人群又混乱了起来,少年在混乱中失去了意识,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死了,他手里的刀还捅在一个张家人的身上……

“是我杀了他们?”少年把刀抽出来,擦干了血,收回鞘里,“秃子?”

张也成躺在尸体堆里,也死了。

少年跨过一地的尸体走到他身边,“秃子……对不起,我的小算盘……没了。”

半个多月后,最后一批放野的孩子回到了张家,其中有一个特别瘦小的孩子,他带回来的东西震动了整个张家。和他同辈的孩子都记得特别清楚,一个一声不吭,足足矮他们一个头的小孩,一手攥着一个铃铛一手提着刀,连村子都没回就直接去了本家去找族长。

又过了半月,老族长去世,这个孩子成为了张家新的族长。也是最后一任族长。

没有人知道那个少年的名字,但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他叫“张起灵”。

 

l  这里的情节依旧依据藏海花和话剧(叔填坑还是很努力的orz老张过往的信息都可以连接起来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l  到了这里……这个没有名字的死小鬼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称呼了,关于老张的原名我是真不敢瞎编orz如果一定要瞎编我觉得张海鲜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我都没动力更新了(无脑耍赖皮ing

如果我说未来会有可爱的小奶吴出现......嘻嘻嘻嘻


评论
热度 ( 1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