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很久没画周小姐啦( ̀⌄ ́)继续讲故事吧
前文在这里
更多的图片戳tag #没有右眼的小姐姐 哦( ´▽` )ノ

自从在花店见过这位美丽的邻居后我就开始疯狂的和她套近乎……听起来像是变态一样,但是知道有一位神仙姐姐就住在你隔壁,想去交个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嘛。
她喜欢花,我就经常给她送一些当季的鲜花;她喜欢喝茶,我家乡就是有名的茶叶产地,这样一来二去的我们就很熟了。
我经常去周小姐家做客,和她一起插花,喝茶。

我们熟识了一个多月后,她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参加一个Party,这种情况我当然是乐意至极的。她说她经常会去参加各种聚会,很有意思,那天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去参加一个茶会。
“我们去party的时候,你穿我的裙子,我穿你的衣服吧。”
“什么?”我的妈……我们还没熟到换着衣服穿的程度吧,“为什么啊……”
“因为我有一个很不想见的人,但是他也会在,我并不想他来烦我。”
“那这……和我们换衣服有什么关系啊?”
“切……不让他认出我呗。”她翻了个白眼,换了一种我从没有听到过的语气说话。
“换我衣服就能不认出来?开玩笑吧……”
“诶?你还没听出来吗?”她皱起眉,那个神情和语调……怎么这么熟悉?
“卧槽这就是我?”她在模仿我,模仿我的表情和说话的方式。
“然也。”她点点头,“这就要麻烦你了,我的裙子穿着可能有点麻烦。”

周小姐说的party在市中心的一个酒吧里举行。那个酒吧很别致,门面是一家咖啡馆,咖啡馆的书柜是一扇移门,门后面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世界。
“这些参加party的人你都认识吗?”
“不认识。”
“诶?”
“反正都不怎么交流,各自嗨各自的咯。”
“话说你扮我怎么扮的这么像啊……你的职业……是演员吗?”
“不是,我是学行为学的啦,”她拿起酒杯,低头喝了一大口,“不说这个,我的裙子你穿的还习惯吧?”
“呵呵……要我狗命了。”

评论
热度 ( 1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