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红楼】第四章

红楼的更新戳子博哦( ´▽` )ノ因为太久没更新了……被坑淹没,不知所措(异世诔完结后填坑压力轻了不少orz然而还要更张起灵主题的旧岁(;´༎ຶД༎ຶ`)嘤嘤嘤(发出了挖坑的声音

夏知秋:

失踪人口是回不来了orz


不过最近的“尽量更新”flag应该有用(毕竟异世诔完结了嘛


然后P.R.E.A.系列的原创就全都堆在这里啦(前文


这里东西不多,更的慢也不容易被淹没


 


周六的早晨,天刚亮,马路上连公交车都没有。苏春晓骑着马飞驰在城市的主干道上,小红楼周六还要上班,而且早的要死,这让卫江南意见很大。


“春晓都不陪我睡懒觉……”


“我要上班的啊。”


“那我送你去上班?”


“用什么送?脚踏车啊?回头让交警叔叔抓。”


想着卫江南瞌睡懵懂的表情苏春晓不由得笑了起来,六年不见这个人还是这么蠢。


苏春晓到小红楼的时候七点还没到,其他成员还没到齐,但李绾红和郭铭这样的主要人员都在大厅里了,除了他们还有几张生面孔。


“怎么了?”苏春晓把外套脱到座椅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郭铭黑着脸。


这气氛有点沉重啊,苏春晓暗自感叹,不过这沉重的气氛不是针对她苏春晓的……出什么别的事了?比如,卫欣然死了?


“苏小姐也许能帮上忙呢?”李绾红拍了拍郭铭的肩,她的脸才看起来不那么黑。


“她?她巴不得把这事往我身上栽呢,还帮忙?”


“苏小姐也是小红楼的人呀,即使不帮你也绝不会害你的。”李绾红把苏春晓带到那几个生人面前,“这位苏春晓小姐是我们小红楼的新社员,你们把事情和她讲讲。”


“哦,苏小姐您好,”领头的中年人向苏春晓敬了个礼,“我们是公安的,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报警,卫欣然先生死了。”


“怎么回事?”虽说是有所预料,真的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苏春晓还是惊了一下。


“今天一早卫先生所在的小区有人报警,居民楼和绿化带间的空隙里发现了一具男尸,是卫先生,”中年人拿出一叠档案给苏春晓看,“我们勘察了现场,初步断定为他杀。”


“他杀?那死因是什么?”


“箭,据法医初步判断是弩弓射出的箭枝造成贯穿伤,贯穿心脏。”中年人把档案翻到了法医报告的那一页,“我们调查发现死者死亡时间和郭铭小姐在那个地区的时间完全吻合,所以郭铭小姐是我们的一号怀疑对象。”


“这很显然不可能,”苏春晓把档案还给中年人,“因为昨天事发时我也在现场。”


“那您能证明卫先生的死和郭铭无关?”


“不能,因为我目前没有证据。”


“那……”


“我和苏小姐昨天找卫先生讨论有关卫先生妹妹的事,中途我和苏小姐发生了争执,动了手。”郭铭走到苏春晓边上,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没错,卫先生车上的损伤就是那个时候造成的,在我们争执的过程中卫先生先行离开了,然后我们也离开了。”


“这样啊……”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苏小姐,能麻烦您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吗?”


“可以。”


“郭铭小姐和李先生也请一起去吧,上面成立了有关P.R.E.A.的临时小组,需要和李先生讨论一下P.R.E.A.资源的管理和利用的问题。”


三人坐着警车到了公安局,苏春晓和郭铭在两名警察的带领下分别进了不同的两个房间,李绾红则跟着中年人往会议室走去。


半个小时后两人从房间里出来,又被领进了另一间办公室一样的房间,卫江南正坐在背对着门的沙发上,身边靠着一个哭泣的女人。


“江南?”苏春晓光靠背影就可以认出那是卫江南……但那个背影并没有转过来,只顾着安慰沙发上抽泣女人。


“愣着做什么,不就是死者亲属嘛。”郭铭推着苏春晓坐到卫江南对面的沙发上。


“江南,你哥哥的事……”


“放心,我知道不是她。”卫江南冲苏春晓笑了一下。


“不是她是谁,卫江南,你不是说会给欣然和我一个交代的吗?”坐在卫江南身边的女人突然激动了起来。


“嫂子你冷静一定啦,怎么变成我给你们交代了……人又不是我杀的。”


“欣然身上的箭和她携带的是同一种,不是郭铭杀了欣然,难道还有人用一模一样的弩弓嫁祸她?这么巧的吗?”


“也许就有这么巧呢?”卫江南皱着眉头看着她嫂子,“警察同志都没说是郭小姐,你这么断定,莫不是知道什么?”


“你……”那女人泪汪汪的瞪了卫江南一眼,扑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哭了起来。


卫江南叹了口气,伸出手,茶几上盛着绿茶的一次性杯子摇摇晃晃的飘浮起来,落到她手里。


“卫夫人,请您出来一下……殡仪馆的人来了。”女人从茶几上抬起头,红着眼睛慢慢的走出去。


卫江南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完,衔着几片茶叶嚼了半天,“都看到了吧?”她松开手,杯子又自己飘回到茶几上。


“这不是变魔术哦,春晓,”卫江南向苏春晓挥了挥手,隔着茶几解开了苏春晓的发带,“我就说你还是披着头发好看。”


“打住啊,你们狗粮塞够了没?”一边的郭铭捂着眼睛一脸嫌弃。


“那就说正事。”卫江南翘着二郎腿,“我们之间都互有隐瞒,现在我带头摊牌了,你们不准备传承一下我的优良作风吗?”


“我先说一下吧。”苏春晓理了理头发,把发带塞进口袋里,“你走后的第四年,我做化学实验的时候失误,导致双眼失明。”


苏春晓从她接受何佳木的角膜开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但为了防着郭铭,她没有提起叶余情的委托和寻找叶心心的进度。而郭铭则烦了一大堆小红楼的作用和平时的工作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对五十年前的事决口不提。


“那个,我们研究了一下苏小姐和郭小姐的口供,基本没有问题,都对得上。”


“所以说她们没有嫌疑了?杀欣然的凶手找不到了?”


“不能说郭小姐有嫌疑,也不能说没有……”


“那是什么意思?”


“让你冷静的意思,嫂子你还怀着我哥的遗腹子呢,激动了对我侄子不好,”卫江南走到苏春晓身边,悄悄的握了一下她的手,“警察同志,我很奇怪,小区里都有监控的为什么你们查案子的时候全程没有提到监控的问题呢?”


“卫小姐,因为苏小姐和郭小姐的情况有点特殊……这个问题我们领导正在和李先生他们商讨,和您解释一下就是一般的监控镜头无法对她们成像……呃,这有点难以置信,但是……”


“理解,超自然现象咯,”卫江南摊了摊手,“我的意思不是看郭小姐的监控,而是看我哥的监控。箭是从哪个方向射中我哥的,按照郭小姐和春晓的描述,从她们的位置放箭是不可能射到我哥的……除非郭小姐口味独特,好端端的箭头不用喜欢用箭屁股怼人。”


“的确是这么回事……”


“警察同志,能不能给我五天时间……我把凶手给您找出来。”


“这……你以为你是柯南啊,我们都一筹莫展的案子呢。”


“你们一筹莫展是因为P……”苏春晓突然拍了一下卫江南的后腰,卫江南一回头就看到李绾红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下来。


“就给这个孩子五天嘛,我们查我们的,她查她的又不冲突,”中年人跟着李绾红走了下来,“李先生,那我们目前就先跟着条约上的执行着,有更好的方式我们再商量?”


“好的,没问题。”李绾红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微笑着点头。


 


“你知道杀你哥的人是谁了?”苏春晓骑着白马在空中驰骋,卫江南坐在后面抱着她的腰,把头枕在她肩上。


“春晓姐姐您先别提这个呗,我还是伤员啊……恢复期都没过就出来整这幺蛾子,你都不心疼我。”卫江南说着蹭了蹭苏春晓的脖子。


“少来,我在金鱼缸边上发现了你的手机,泡水坏了……你都有劲把手机扔金鱼缸里了,还有脸自称伤员,”苏春晓撩了一下头发,“卧槽别蹭,痒死了,说正事。”


“正事就是,我不知道凶手是谁,”卫江南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但我有一个大胆而且可行的猜想。”


“谁?”


“齐佳默。”


 


于此同时,李绾红和郭铭坐着出租车回小红楼。


“我是没想到卫江南会这么早就自己卷进来,看来她不但知道P.R.E.A.的事,还会使用这种放射元素。”


“她肯定有目的,弄不好连苏小姐也不知道。”郭铭看着李绾红手里有关卫江南的资料,资料上只有寥寥几条转学记录,半张A4纸都不到,“绾绾觉得她的目的是什么?”


“什么呢?也许是和苏春晓一起?加入小红楼?”


“对噢,她跟苏春晓那个暧昧的哦!”


“先不管这个,你知道我今天和他们讨论的时候看到谁了?”


“谁?”


李绾红干笑了几声,倒在郭铭怀里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齐佳默。”


不立什么明天更不更的flag了orz


都坑了那么久了更新随缘吧orz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