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聚似飞霜不肯融,散如尘埃各西东,
痴人说着梦,都道情之所钟。
求不得就偏宠,心猿意马就相拥,
是风动,还是幡动,轮回难道就不同。

你是我身外,化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我是你途中,有青山撞入怀,
不动声色见你如是才自在。

你在我身畔,听竹林正摇乱,
侵如野火纷燃,震如千军雷声绽,
我在你此岸,立风雨安如山,
不动于心见你如是才无憾。”

不是风动,亦非幡动,是我心动了。

评论
热度 ( 17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