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异世诔】人间(番外·三

哦哦哦哦异世诔彻底完结咯~该撒花的撒花,该烧纸的烧纸噢(你个失踪人口也不要回归了……失踪那么久可以直接当死亡处理了

寒假刚从重庆回来,就很喜欢那里了,真的是很棒的城市啊!重庆给人的感觉可以说全中国独一无二了。照片也好,视频也好都不过是管中窥豹,重庆真的是要亲眼去看一看的,不然是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地方的。

 

我一直觉得重庆是一座很有意思的城市,如果说普通城市是钢筋水泥的森林,那重庆就是钢筋水泥的原始森林吧。

在黄桷湾高架上兜第四圈的我这样安慰自己……副驾驶座上拿着手机给我导航的闷油瓶已经打起了瞌睡。

早知如此我就不租车了,花点钱坐轻轨或者打车不知道要比现在幸福多少。

我在一号桥附近的住宅区租了一间公寓,周围环境挺清静的,到解放碑,洪崖洞之类的闹市区也很近。从机场到公寓本来半个多小时,我开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收拾好屋子出去吃饭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好在重庆人的夜生活很丰富,即使是这个点了火锅店里还有人排队。

在我们公寓对面有一家上重庆必吃榜的老火锅店,我在租公寓的时候就盯上这家店了,所以一出门就拉着闷油瓶按着地图上的方向找过去。

“你们吃啥锅底?”我们刚坐下老板娘就拿着菜单过来了点菜了。

“有什么锅底?”

“辣锅,鸳鸯啊。”

“来了肯定得吃辣的呗。”

“微辣,中辣,重辣你们吃啥?”老板娘看了看我们,“你们外地来的不知道,我们这儿微辣就是你们的重辣咯。”

“你吃得了不?”我把菜单丢给闷油瓶。

“我都行的。”闷油瓶把菜单丢回给我,“你能吃什么就点什么。”

我心说果然不能和他张大爷装逼,翻车翻进嘉陵江咯......我斟酌了一下,选择了微辣。

“别的你点呗。”我又把菜单递给闷油瓶,我很好奇让他老人家点菜能点出些什么。

“你俩点个菜还打乒乓球了……”老板娘笑着看一张菜单被我们传来传去,“再给你们拿一张?”

我摆摆手,指了指闷油瓶,“他点。”

闷油瓶在菜单上圈圈划划,然后把菜单交给了老板娘。

“你点了些什么?”

“等上来你就知道了。”闷油瓶端起茶杯喝茶,嘴角上扬,垂眸含笑,好看的我心跳都要停了。我那些小把戏他都一清二楚,故意上我的套来套路我,百岁老人皮起来都比一般人要刁钻啊。

“你说你在街上走会不会被当成当地人啊?”

“我重庆话很久没说了,可能有口音。”

“不用你开口啦,”我心说这闷油瓶到底会多少方言啊,“我的意思是,重庆,四川这一带的男孩子都长得很好看,又白又嫩,俊秀帅气的。很多长得极帅的歌手演员都是这里人。”

“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好看?”

“噗…”闷油瓶划重点的水平真的好的一逼,“你长得应该是像你妈多一点。”

“为什么?”

“男孩一般都像老妈的,而且就我见过的张家男人……长得都不那么尽人意。”

“张海客。”

“那是我的脸,好看也是我长得好看!”

“他之前也很帅的。”

“真的?”

“真的,而且张海楼也是。”服务员把锅底和我点的啤酒端了上来,给我们一人一杯的倒好。

“你可别提那位咯,长得和电视里演偶像剧的那个小鲜肉一样……那油腻劲儿看得我想去擦电视屏幕。”

“您的雪花肥牛,猪五花,香菜丸子,竹荪虾滑,”我目瞪口呆得看着闷油瓶,他老人家要干什么……点这么多?“这是您要的香菇,娃娃菜和豆腐皮。”

“你……”

“我还有一个脑花。”

“你点那么多吃得完吗?平时也没饿着你啊……”

“拍下来,给他们看看。”

原来是要炫耀啊……我拿手机把一大桌菜和中间冒泡的锅拍了发在夕阳红旅行团的群里,“你自己点的自己吃完,点那么多不要浪费。”

他点点头,我知道闷油瓶这个人,可怜,幼小,无助,但能吃。完全不用担心他撑死。

我下到锅里的牛肉还没熟手机就剧烈的震动了一下,第一个被炸出来的居然是秀秀……我还以为会是胖子或者黑瞎子呢。

“你们!!!”秀秀连打了三个叹号来表达不满。

十分钟之后秀秀又在群里发了一张照片,是她的自拍,脸上贴着面膜,手里拿着一张明天飞重庆的机票。

“???”小花也冒了出来,“过分了啊,都过分了啊!”

“你不会还在加班吧?”我问小花,顺手还发了一只幸灾乐祸的兔狲。

“呵呵。”

“傻徒弟别整天刷微信,一会儿肉都给哑巴吃完了。”黑瞎子说着,也发了一张自拍,背景里还可以看到对着电脑工作的小花。

“辛苦了,辛苦了,小哥把肉都给我涮好了,我先吃肉去了。”我这一把仇恨拉得我和闷油瓶的手机足足震了半分钟才安静下来,“别理他们,我们吃饭。”我笑嘻嘻的吃着碗里的肉,皮这一下真把我开心坏了。

出人意料的倒是胖子,平时最会咋呼的人这次居然一个屁都没放……他别是和媳妇小日子过着,把我们这个基佬群给屏了。

我们吃了两个多小时,他闷大爷还真的不负众望的把所有东西都吃完了……中途还发生了一间很有意思的事,他下在锅里的脑花漂不见了,老人家拿着漏勺捞了半天:“我那脑子呢?吴邪你给我找找,我那脑子不见了。”我当时没笑成羊癫疯,“你脑子不在自己头壳里啊?”“我说的是猪脑子。”他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认真的捞他可怜的脑花。

吃完后我们一路散步散到洪崖洞,在千厮门大桥上临嘉陵江远眺洪崖洞……真的美得不似人间,连我都被惊艳的挪不开眼。

“要拍照吗?”没等闷油瓶反应我已经从包里把我的宝贝微单掏出来了,“反正这个点已经没人了,你站好啊,三二一。”我摁下了快门,照片里闷油瓶的背后是一片灯火阑珊,光影浮动在江面上,整个画面温馨而柔软。

我之前经常偷拍闷油瓶,他的照片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照片里的他很好辨认。不管是茫茫人海,还是旷野荒漠,见过他一眼就算只凭一个影子,也能准确无误的认出他。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疏离感,像不属于任何天地万物的孤魂野鬼,他的孤独和悲伤会溢出照片,通过看照片的眼睛渗进人的灵魂。但是这张照片里他的却没有那种感觉,他在温暖的灯光下像是要融化了一样,融进他背后的绚烂,融进这个人间。

“好看吗?”我说了一句明知故问的废话。

“好看。”他的眼神不知道望向哪里,深邃淡然的眼眸似是倒映着万千世界。

“我们进去看。”我拉着闷油瓶走进层层叠叠的楼和层层叠叠的街,游人来来往往,南腔北调。街角酒吧有弹吉他的歌者,一边唱着歌,一边侧着身俯瞰下一层的街景。

我不由得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同置身一场盛大,繁华的幻境。

“吴邪。”闷油瓶拉了我一下。

“怎么了?”我转过身,他和我接吻。

那是我在幻境里妄想过无数次的唇,费洛蒙也好,青铜铃也好,我主动吻上去的情况我也幻想过千万次了。我是从没有想过,他会主动找上我。我吴邪也是没出息,这就满足的死而无憾了。

陌生的游人依旧来来往往着和我们擦肩而过,我们在街上拥吻。

如果我身边的一切皆是心中幻象,恒河之沙,那虚无的三千世界里我们也是切实存在的。

这一刻我们眼开花明,眼闭花寂。

 

我是真的被洪崖洞惊艳到了,晚上坐着船沿嘉陵江经过洪崖洞让我想起《大鱼海棠》里椿浮上水面看见的繁华人间(那就是洪崖洞取景的貌似),感觉灵魂都变得温暖柔软了。

不是做旅游广告,真的希望大家去重庆,亲眼看看人间绝美的模样,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好了我要去之前说的编旧岁了,编完了再考虑一下出本子的问题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