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双黑】愚神

意识流写文X
用了黑执事里的死神设定emmmmmmm之前就觉得这个设定非常有意思(很适合宰这种终日自杀,不思进取的dalao啊(划掉
有死亡情节(这不废话吗)反正最后是HE嘻嘻嘻嘻
有ooc还请见谅(几个朝代没写双黑了,之前很熟人设都喂狗了

“我空活二十载,一事无成。”
“这就是你自杀的原因?”
“嗯……不知道,也许吧。”年轻的死神悠闲的转着手里的钢笔。
“那你是怎么死的?”
“自杀啊……不然我是怎么成为死神的。”
“我是指,死因。”
“溺死,”死神放下了他的钢笔,“和一位美丽的小姐,溺死在一条美丽的河里。”
“殉情?”
“没错咯。”
“还真有点羡慕你啊……我要死了,却连个朋友都没谈过呢。”
“你可以和我谈啊,算是临终关怀,不收服务费哦。”死神友好的伸出手,“您好啊,中原中也先生。我是负责通知您死讯的死神,我叫太宰治,工号……哎呀我忘了,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哦。”
“哦……”叫中原中也的男人看着眼前微笑的死神,“那为什么我还活的好好的……你逼逼了那么久我还在淡定的呼吸,可别和我说猝死之类的话。”
“呃……我是提前半个月通知你的啦。”
“诶?这还能提前?你以为是医院挂号吗?”
“差不多吧,反正最近横滨死亡率挺低的,我闲的没事。”太宰伸了个懒腰,摊在居酒屋的卡座上。
“那你慢慢闲,我下午还上班。”中也穿上外套,绕过一滩懒洋洋的太宰,离开了小居酒屋。
午后的阳光正好,风也暖暖的,中也走了一阵突然停下来回头看……太宰没有跟上来。
中也看了一眼手机,下午的工作任务:红叶姐的茶会……
不管是半个月后死还是下一秒就死,工作都得按时不是……单位派的车停到了中也面前,他自嘲的扬了扬嘴角,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坐。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还有专车接送?”
“你丫是怎么上来的?”中也被车里突然出现的太宰吓了一跳……
“中原先生,怎么了?”司机回头疑惑的看着中也。
“不是死期将至的人是看不见我的哦。”太宰摊着手一脸愉悦,“所以中也一个人自言自语真是很怪异啊。”
“我去你的!”中也压低了声音,瞪了太宰一眼,“老子干什么的你都不知道吗?你不是死神吗?”
“那个要等你彻底死了之后我才能看的啦……”太宰撇撇嘴,“你不告诉我,那我猜了啊……”
“呵呵,你倒是猜啊,三次之内猜不到就从我眼前消失。”
“三次足够了。”太宰自信的笑了笑。
“公司社长?”
中也摇头。
“高级公务人员?”
中也又摇头,“准备好从我车上滚出去吧,死神先生。”
“不还有一次机会吗?黑手党先生。”
中也又一次被太宰惊到了,“你怎么知道的?”
“行业机密。”太宰把手指抵在嘴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切……弄得我多稀罕一样。”中也白了他一眼,“一会儿我工作的时候别给我捣乱,不然我不管我什么时候死,你今天必须死。”
“噗噗…”太宰发出漏气气球一样的笑声,“死神是不会死的啦。”
中也端着茶杯看着幽灵一样满屋子乱飘的太宰,强行压下冲过去打死他的心情……本来轻松愉快的茶会,被这白痴死神弄得无比糟心,为什么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这个王八蛋啊……中也在心里绝望的呐喊,当了这么多年黑手党都没有遇到过这么痛苦的事情。
好不容易把茶会应付过去,下班回家了,那货还跟在屁股后面……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两人走进窄小的巷子里,中也一把拽过太宰的衣领把他摁到墙上,“我要半个月后死,难道你要跟着我吃跟着我住半个月了?”
“应该是吧……”太宰还是一脸无所谓的微笑,“这也是我的工作呀。”
“那你就不能悄悄的跟着我?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可以吗?”
“可以。”中也松开手,太宰整理着衬衫领子,“但是我不想。”
“你他妈……”中也感觉自己要被这白痴死神逼疯了,人还没死,先疯了……“你们自杀的人当死神有考核吗?”
“当然有咯,死神又不是人人都能当的。”太宰一脸骄傲。
“那你这种祸害是怎么通过考核的?你的前辈和考官们眼睛都瞎了吗?”
“诶?我可是高分通过的哦!”太宰翻动着写着“完全自杀手册”的笔记本,“你看,死神是为了惩罚自杀者随意放弃生命而产生的。我自杀了五次才成功,所以考核评分高的吓人。”
“怎么会有这么扯淡的考核方式?那你……”中也话说了一半就被太宰推到了墙上,子弹擦着太宰的风衣腰带飞过。
“半个月还没到,你要是提前死了我会被扣工资的。”
巷子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伛偻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把手枪。那老者穿着简陋的就像贫民窟里的流浪汉一样,在巷子里根本不会引人注意。
“砰。”又是一声枪响,中也的枪口悠悠得冒出一缕烟。
老者的捂着受伤的手腕转身就跑,中也又开了一枪,子弹穿过膝盖骨发出怵人的响声。
“喂,大姐,你上次要吊的鱼让我抓着了。”中也拿手枪柄把老者打晕,一边给红叶打电话一边指使太宰把人背起来。
“所以你接下来要去哪儿?不回家了吗?”太宰背着老者跟在中也后面。
“回你妈个狗头,加班。”
港口黑手党总部,太宰和中也一左一右坐在审讯室大门的两边,像两尊门神。
“审讯室里一点声音都没传出来啊……”中也撇了一眼紧闭的门。
“这门隔音效果真好。”
“你在说什么啊?”中也一脸茫然,“我的意思是大姐的人又碰到难啃的骨头了……这扇门只是普通的铁门啊,快醒醒,你这笨蛋死神。”
“你的意思是……他们问不出想要的结果?”
“是啊……”
“问不出你们就不能下班?”
“没错……”
“看来加班在哪儿都令人厌恶啊,”太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敲了敲审讯室的门,“让我去试试吧。”
“喂,其他人不是看不见你的吗?”
“将死之人能看见我哦,”太宰又拿出了他的笔记本,“他在本子上。”
太宰走进审讯室,关上了那扇“隔音很好”的门,负责审讯的黑手党成员在中也的要求下在门前站成两列,像是要举行葬礼。
二十分钟后太宰从门后面走了出来,“准备下班吧,他乐意说了。”
中也已经是第三次被太宰吓到了,专业的审讯人员几个小时都问不出个屁来,“你是怎么在二十分钟里让他开口的……”
“一般审讯不出结果都是因为审讯者不知道被审讯者真正畏惧什么,你看那老头的样子就是万事皆空的,一般的审讯有用就见鬼了。”
“那你怎么……算了,又是行业机密吧?”
“不是,”太宰停下脚步凝视着中也,“我见过成百上千次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我能看到人内心最深处掩藏不了的欲望,和恐惧。”
“包括我?”中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太宰,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人类语言难以形容的光芒,那是死神的眼神。只有死神才会有的眼神。
“包括你。”太宰的眼神从中也身上挪开,望向了远处,夜空上的星星和月亮。
“那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看,”太宰的语气轻佻的一如往常,“谁会有兴趣看无聊的鼻涕虫喜欢什么啊。”
“你这傻逼青花鱼会不会说人话啊?”
“青花鱼会说人话才可怕噢。”太宰跟着中也往中也的住处走,他没有告诉中也,他在中也的心里看到了他自己。
一周后,根据那个老者的口供,港口黑手党成功的找到了老者所属敌对组织的据点。中也负责带人去清剿,太宰晃晃悠悠的跟在队伍里,中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只有自己能看见的“朋友”。
几把机枪“突突突”的冒着火舌,由于袭击发生的突然,据点里的大部分人都处于非武装状态。清剿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别站那儿发呆,你也要工作的吧?”中也刚见到太宰的时候,他说横滨的死亡率不高……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很好笑,眼前一大片横七竖八的尸体,横滨的死亡率还低的话全日本都不用死人了。
“你这是人为的在给我制造工作吧?你和我有仇吗?”
“应该有的吧。”中也忍着笑,看着一脸不情愿的死神垂头丧气的走去工作……这比价值百亿的名画看起来还赏心悦目啊。
又过了一周,中也算着半个月的期限已经快到了,自己快死了。他似乎理解了死神提前半月告知死讯的原因,面对必然的死亡,现在的中也完全没有了半个月前的淡定了。我不想死。中也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喃喃自语。至少不想那么早死,那白痴死神就不能提前一个月通知吗?这样还能……
“还能多和我相处几天 ?”
“什么狗屁啊?”
“我说中也这么舍不得我,不如跟我一起殉情?这样你的死因会被判定为自杀,然后你就可以通过考核做我的同事啦。”
“切,这么麻烦。”中也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谁要和你这种祸害做同事啊。”
“中也真的那么嫌弃我?哇,我会伤心的噢。”太宰捂着脸假装伤心,“再见了中也,我去和蟹肉罐头殉……诶?”太宰自顾自往前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斑马线尽头的红灯,他看着眼前飞速驶来的货车才意识到自己愚蠢的行为,“噢,他们看不见我的……”
“殉你个头啊,你脑子里只剩蟹肉了吗?”中也从人行道上冲出去,猛的把太宰推开。
“你是傻子吗?死神是不会死的啊……”
“不但不会死,还不会过马路呢。”
突然出现在车道上的中也被来不及减速的货车撞上了天……果然是半个月后,只是没想到他一个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最后会死于交通事故,明天早上这笑话一样的新闻还会登上横滨各报刊的头条……啊,那个白痴死神,垃圾太宰。
“你的死因……真是意料之外啊……”太宰看着一地的鲜血,颤抖着拧开了他的钢笔盖,在笔记本上写下“死者中原中也,死因剧烈撞击造成脑组织损伤和失血过多。”
“愚蠢的是你这个将死之人呢,还是我这已死的神?”太宰叹了口气,继续在笔记本上写“由于死者的主动行为造成死亡,死神判定死者为自杀。”
“这样还差不多。”太宰愉快的在记录负责人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合上笔记本离开了。
一个月后,上班迟到的太宰走进办公室看见自己临桌来了个新同事,有着美丽的橘红色头发和可笑的帽子。
“这次我要是不打死你我就跟你姓!”
“太宰中也小姐,你说什么呀?”

写的超————长orz
就凑合着看吧(*/ω\*)今天捡了只奶猫,脑子都在猫上了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