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异世诔】无人生还(二十)

明天能更……你们信吗

今天真是高产的一天啊(住口吧你

洗白白睡觉去了orz晚安哟

 

我抱着闷油瓶,缓缓沉到了那副巨大石椁的底部,石椁里的蛇毒没有想象中的腥臭味,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酒香。我暗自庆幸鼻腔里的费洛蒙接收系统早就报废了,不然我现在脑子都得烧没掉。泡在毒液里的身体开始发烫发痒,要不是一睁眼就疼的难受,我还挺想看看蛊虫剥离身体后留下的疤痕是怎么恢复痊愈的。毕竟起死尸不新鲜,肉白骨才听起来有意思。

我就这样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躺着,清醒过来的时候石椁里的毒液都不见了,我和闷油瓶拥抱着躺在一起,像合葬一样。

“小哥?张起灵?”我推了推他,“哎,你醒醒。”

“嗯?”他瞌睡懵懂的睁开眼坐起来,一副早上刚睡醒的样子。

“早啊。”看他这表情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笑着挥挥手,他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他不会……又失忆了吧?我刚刚复活的小心脏又猛烈的颤抖了起来,这也太揪心了吧。

“你认识我吗?不不,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忘记什么了?”他还是一脸莫名其妙,我都快被急死了。

“你好,我的名字叫吴邪,我是你的……”我是啥?朋友这个level好像不够,但真要说的实在一点的又怕吓到他……

“吴邪,我没有忘记啊。”他一定是觉得我刚才很好笑。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刚才真吓死我了……”我语无伦次的不知道像对他表达些什么,失而复得一样的激动或者说欣喜,有太多话脱口而出,反而统统堵在喉咙口不知道该如何组织。

如果语言实在表达不清的话……我干脆的抱住他,对着那好看的嘴唇亲上去,能用实际行动解决的事情还叨逼叨的。同样是动口,这种动法很显然更效率嘛。

“喂喂喂,打住打住啊……”胖子中气十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你们这是要办事啊?哪有在棺材里办事的啊?”

“吴邪臭流氓,调戏我们族长。”张海客也跟着愤愤不平的抗议。

“张海客你他妈看看清楚谁调戏谁,眼睛长着是让你的脸看起来对称一点的吗?”我心说也不看看现在抱着我不放的是哪位。

“天真你真是…哎呀,百年老豆腐都敢吃不怕豁牙。”胖子把我从石椁里扶出来,“咱这还有妇女同志呢。”

“妇女同志就不腻歪啦?”我拍拍胖子的猪颈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噫……”胖子皱着脸嫌弃的摇头,“回去好好搓一把,收拾东西咱直接回城了。”

“行,回城,”我悄悄的问胖子,“那堆明器呢?你准备怎么处理?”

“明器?什么明器?”

“别他妈装傻,”我戳了一下他的肥肚子,“临卡那一棺材,还有你那一套麻将席。”

“卖了呗。”

“卖谁?”带走那一堆明器的时候我就在思考了,这种东西谁敢收。

一般没什么眼力见的人根本不会看到它们的价值,那么看的到它们价值的人还剩多少了呢?裘德考那狗屁公司早被我整倒灶了,张家也玩完了,老九门这一辈除了我和小花他们也没什么人接触这一行了……

“解大花?”

“除了他好像也没人会收了……”我们晃悠回营地,骑上骆驼往城里走,“等回了敦煌我就定飞北京的机票,咱去解语花呗那儿干一票。”

 

搞事组拖家带口的去坑大花了哈哈哈哈哈哈

预计……明天最后一章吧orz接下来就是番(大)外(人)的时间咯

评论
热度 ( 19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