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产粮:盗墓/文野
爱好:全职/Priest/夏达/策瑜/一人之下/秦时/黑执事(是否产粮要问薛定谔X
吃的cp很杂(划重点( ̀⌄ ́)产的粮也杂
三十八线狗屁文手,画画很烂,偶尔cos
感谢有人能喜欢我( ´▽` )

【予邪书】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予邪书】

@予邪书_2018 

19:00时间组

一堆长短不一的小段子~

1.

“老板,定做蛋糕。”黎簇走进北京某一家看起来挺高档的蛋糕店,背着手打量着冰柜里各种精美的蛋糕。

“请问先生您想定做什么样的蛋糕呢?”穿着西装的服务员面带微笑。

“就这个,这狗的。”黎簇指了指冰柜最底层的一个小蛋糕。

“这是给儿童的定做款,您是给弟弟定?”

“咳咳…”黎簇坏笑了一下,“给儿子定。”

“哦哦,那令郎今年几岁了?”

几岁?黎簇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吴邪的年纪,“犬子今年十四岁,蜡烛给一个一和一个四就可以了。”

“好的。”

黎簇刷卡付了钱准备离开蛋糕店,走到门口又转身会到柜台前,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照片交给服务员。

“那个……蛋糕上的那只狗,给我对着这张照片做,做的越像越好。”

那张照片上是一脸傻笑的吴邪。

2.

解雨臣穿着笔挺的西装,从别墅的酒柜里挑了一瓶昂贵的白葡萄酒,别墅大门外停着接他去机场的专车。按照他的日程,天黑之前他就能出现在福建某一栋农民房门口,他拿着酒转悠到镜子前整了整头发又喷了点香水,哼着小曲上了车。

“Surprise!”解雨臣刚坐进后座,霍秀秀突然从副驾上冒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Surprise还是留着给你吴邪哥哥吧。”

“今年是吴邪哥哥几岁的生日啊…”秀秀掰着手指算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完了,他真的要变大叔咯……”

“我都要变成叔叔了,要是他还不是……我不得哭啊?”

“小花哥哥那么懂保养,生活质量又高,离大叔远着呢,”秀秀对着遮光板的镜子补妆,“吴邪那种死直男可拉倒吧。”

吴邪?他算直男?解雨臣陷入了沉思……

3.

北京某家黑诊所正在日常的非法营业,黑瞎子带着苏万在门口转悠了一会儿,突然踹门进去。黑诊所的老板惊慌的看向大门,就看到他们师徒二人一人一副墨镜流氓似的堵在门口。

“哎哟?是黑爷啊,这动静可把我吓得,还以为是雷子来逮我了呢,”老板一脸尴尬的笑,“黑爷,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少特么废话了,”黑瞎子把一张折了好几折的纸往柜台上一丢,“这些药都给我拿好了,别特么缺斤短两啊,要让我发现了……徒儿,咱怎么他?”

“我们让你下半生只能自理。”苏万学着黑瞎子的样子推了一下墨镜。

“我怎么会缺您的东西呢?”老板继续尴尬的笑着,比表情包里的还要标准。

黑瞎子理都懒得理他,靠在柜台上抽起烟来。

那老板戴着老花镜拿起黑瞎子那张药方子仔细得看了很久,“黑…黑爷,这…这些都是那个的药啊……”

“哪个啊?让你抓药你就抓,烦不烦啊?”苏万抱怨道。

“咱这诊所主要是为道上弟兄们的处理一些没法上医院的伤病的,您要这药咱不一定给的全,而且这剂量……谁会这么用啊……”

“我就不信你没有,”黑瞎子把烟掐了,“又不是不付你钱,管那么多干嘛?”

“师父,你私房钱?”

“私个屁,老子嘀嘀白开的啊?”

“我说师父您既然能开嘀嘀,为什么不去找解老板或者霍小姐,”苏万把墨镜摘下来,“给他们做司机肯定比开嘀嘀赚得多啊。”

“你不然打个电话去问问?”黑瞎子又点上一支烟,“去问问解老板,他缺司机不?”

苏万拿着黑瞎子的手机拨通了解雨臣的电话,“解老板,您好,我是苏万。”

解雨臣正懒洋洋得躺在车后座听歌,手机连着车里的蓝牙,“嗯,有事吗?”

“我师父想问问您,缺专职司机吗?”

“啥?”解雨臣坐了起来。

“不缺,谢谢。”解雨臣还没反应过来,开车的杨好已经帮他挂断了电话,“让我们荡起双桨”的音乐又一次在车厢里响起来。

“这人发什么神经…”解雨臣嘟囔着又躺了回去。

4.

吴邪生日当天,几乎整个村都来围观了,毕竟小村子里的人还没见过那么壕的豪车……一辆是解雨臣的,一辆是张海客的。解雨臣提前了一天到的,吴邪正瘫在院子里和狗一起晒太阳,他就把车堵在大门口喇叭一摁闪亮登场。至于张海客……一边在院子里艰难的停车一边“丢雷老母”的痛骂延误他航班的航空公司……

“吴邪哥哥,四十一岁生日快乐!”秀秀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吴邪。

“谢谢啊,我可是很久没收小姑娘礼物了啊,”吴邪掂量着那个礼盒,“秀秀,偷偷的告诉我里面是什么?”

“别掂量了,不是古董,”秀秀歪着头笑着,“阿玛尼的皮带。”

“皮带?”

“上次小花哥哥生日送了他一条领带,这次就送你皮带咯。”

“为什么他是领带,我就是皮带啊?”

“小花哥哥经常出去应酬,领带用得着,你在这小山村里窝着要领带干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小山村窝着,用的着皮带呢?”

胖子和张海客在厨房里笑成一团,秀秀嘟着嘴,“吴邪叔叔!你个臭流氓!”

“来看看我给吴老板的生日礼物!”黎簇嚷嚷着把他定做的蛋糕端了出来。

“我这菜还没上全呢,你咋上蛋糕了?”胖子抡着锅铲抱怨着,“你海客大伯带了蓝色的龙虾呢!哎,那个花儿你来看看,你们资本主义毒瘤是不是用这种吃法的?”

解雨臣卷了卷袖子,跟着胖子跑进了厨房。

“鸭梨,鸭梨,快看看你弄了个啥样的蛋糕呗。”苏万和杨好围着黎簇起哄。

“我这蛋糕吴老板肯定喜欢!”黎簇把蛋糕端到吴邪面前,打开了蛋糕盒,一只长得很傻很傻得狗趴在蛋糕上,一边还插着“吴邪小朋友生日快乐”的巧克力牌子和十四的蜡烛……黎簇突然后悔选了这么高档的蛋糕店,一条龙服务的有点过头啊……

“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觉得我会喜欢这个蛋糕?”吴邪和善得笑着,如四月温暖的风吹过七月的大地……

这一波未平那一波又起,黑瞎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把他的生日礼物塞到了吴邪手里。

“这什么玩意儿?”吴邪看着手里包得严严实实的一袋中药。

“这是‘那个’的药。”苏万一脸微笑的回答。

“‘那个’的药?”联想到礼物的主人,吴邪感到一阵恶寒。

“什么这个那个,小孩子不要乱说话,”黑瞎子拍了苏万一下,“大徒弟啊,男人四十一枝花,生活不易,注意身体哦。”从黑瞎子猥琐的笑容中,吴邪已经猜出他指的是哪方面生活不易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有点想欺师灭祖啊,”吴邪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问候黑瞎子的祖宗了,“当然,某些人我也不会放过。”

“这都是黎簇的点子!”苏万一看事态不对,连忙先喊了起来。

“没错,就是黎簇说要给吴老板一个惊喜。”杨好也赶紧甩锅。

“我有问是谁想出来的吗?”吴邪黑着脸对着三只小的,“统统弄死了还问这些没用的干嘛?”

三人嚎叫着四散奔逃,吴邪抄起沙发上的鸡毛掸子追着他们跑,见他们翻出院墙跑远了,又折回来对着门口笑嘻嘻看热闹的黑瞎子一顿猛抽。胖子和张海客从厨房里跑出了拉架,阻止了一场大型斗殴事件的发生,吴邪气呼呼的把手里的鸡毛掸子和张起灵放回沙发上,黑瞎子继续靠在大门口笑嘻嘻的看熊孩子们小心翼翼的翻墙回来。就在胖子和张海客出去拉架的短短五分钟内,厨房里就冒出了浓烟,解雨臣捂着嘴逃出来,一边咳嗽一边道歉……胖子嗷嗷乱叫着冲进浓烟里拯救他的宝贝龙虾,一顿折腾才把厨房里的骚乱摆平。

5.

多灾多难的龙虾终于上了桌,餐桌上还摆着十四岁的吴邪狗。

“我和张海客先生的默契在交流吴邪黑历史的过程中与日俱增啊,”解雨臣举着高脚杯,“我带了白葡萄酒,他就带这么好的龙虾,配合完美。”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张海客晃了晃手里的酒杯。

“干杯,干杯啊!”胖子吆喝着,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由于小山村里资源短缺,只有解雨臣和秀秀自带了高脚杯,其他人用来喝酒的容器从玻璃杯到搪瓷碗什么都有,一堆奇形怪状的酒杯碰在了一起,“祝吴邪生日快乐!”

“吴老板永远十四岁!”

“你们三个,拿好自己的碗从餐桌上下去,蹲到小满哥边上和他一起吃。”

6.

“他们都给我生日礼物了。”酒足饭饱后,吴邪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坐在床边的张起灵。

“嗯。”张起灵点头,表示他知道。

“How about you ?”吴邪滚起来坐到张起灵边上,“你就没有…想表示一下的?”

张起灵凑过去亲了一下吴邪的脸,“生日快乐。”

“耍赖,这也算?”这你几乎每天都做啊,吴邪内心吐槽。

“这不算,一会儿的才算。”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吴邪开始研究起黑瞎子送的那一包药,就如同解雨臣和张海客的白葡萄酒和龙虾,吴邪觉得黑瞎子和张起灵之间也默契的很……从他们糟心的礼物中就看得出来。

祝老吴二十岁零二十一年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35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