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异世诔】无人生还(十三)

大家除夕快乐∠( ᐛ 」∠)_
新年不发刀(这就是你文更一半的理由???
(流水账胶带一下剧情……让我想想接下来的刀怎么写orz

张海客坏笑着伸出脚,那个“噗叽”一下脸着地摔在地上,胖子上去就是一枪托,丫不动了。
我看着张海客和胖子嘻嘻哈哈,根本没注意到另一个人已经走到我边上了。张海客还在坏笑,我心说笑个屁,一回头对上一张粘满蛊虫的脸……我铆足了劲对着他的下巴就是一脚,估计老子这辈子的柔韧性都用在这一脚上了,那个人头都被我翻到背上了,还摇摇晃晃的站着。
“老铁颈椎可以啊……”胖子抡着枪对着那颗摇摇欲坠的头又是一枪托,“打完收工。”
“收个头的工啊,咱还得往前走呢。”我举着手电四处看,手电照不到的地方漆黑一片,“这地方挺大,小哥…你知道怎么走吗?”
“往前走啊。”
“噗……“
“媳妇,快过来,”胖子把一地的金麻将收拾起来,“咱是不是还有一个空包?”
“那是个蛇皮袋。”孙二娘从被明器撑鼓得包里抽出一个皱皱巴巴的蛇皮袋。
“蛇皮袋也成!“胖子把金麻将倒进袋子里,“走咯!”
“只出不入,只出不入啊爷……”张海客捂着脸,一脸无奈。
“那他这已经出了咱……”
“你不如先扔这儿,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拿。”要胖子扔下这些明器想想都不可能,换了我也不乐意,穷了大半辈子了,这些东西值的钱我一辈子都花不完……我花不完还可以为闷油瓶攒,哪天我和胖子两腿一蹬嗝屁了,还能给他留点遗产。
“扔这儿?不怕它长腿跑了?”
“那要不你蹲这儿守着?”看着胖子我忍不住想笑,他抱着两大包明器的样子和守着过冬粮的大土拨鼠一样。
“行啊,可以可以,胖爷跟你们倒了这么多年斗头一次倒出这么多明器,都是宝贝疙瘩哟。”
“要不这样吧,您二位在这儿守着明器,我们往前继续,”张海客分了一下我们的装备,“回头有什么事还能接应一下我们。”
“好了,我们走吧。”闷油瓶把属于他的那份装备背起来。
“胖爷您看着点,二十四小时内我们没有消息的话,你们就带着东西赶紧走。”张海客严肃的看着胖子和孙二娘,说实话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我还真不习惯。
“少他娘的壮士一去不复返,胖爷就在这儿等你们凯旋归来,”胖子拉过我悄悄的说,“里头还有什么值钱的你给胖爷盯着点,只出不入你就尽管出啊,胖爷给你提成。”
“O几把K。”

估计后天再更一波( ̀⌄ ́)
新年求小红心小蓝手哟~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