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蛇王国(五)

学校的狗屁浴室冷水滚水二选一……冷水澡加痛经,我已经看到人生的走马灯了orz

二十岁的人居然能活出八十岁的人之将死…好了好了,今天又太晚了,说好要早睡的……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巨蟒,我们一大群人带着炸药和冲锋枪,而且还有闷油瓶,潘子这样的高手,都只是勉强逃脱……身上只有一把九二式和大白狗腿的我和那条蛇大眼瞪小眼的深情对望了一会儿,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和这条蛇正面肛,我多半是要嗝屁。

我一手拿刀一首举枪像个傻逼似的一点点的往走道的边缘靠过去,蛇的眼睛没有动,我松了口气。至少它没有盯着我看,我告诉自己这可能只是一具死不瞑目,而且目光炯炯的蛇尸。有了这聊胜于无的心理安慰,我开始撤退,不管其他人在哪里,现在离开这里是我的最佳选择。就在我快退出那条走道的时候,那双眼睛又动了一下,我似乎看见蛇蜿蜒着弓起来的轮廓……糟糕了,那是蛇发动攻击的准备动作。我一个转身冲出走道,就感觉背后一阵疾风,我连忙卧倒,庞大的身体擦着我的头皮飞出去,撞在走道尽头岔口的墙上。那蛇撞懵逼了还没缓过来,我赶紧往外狂奔跑回到地面上。

走道外面的环境是完全陌生的,这雨林本就容易迷路,即使刚走过的路也有可能一个转身给忘记掉。我点起了信号烟,黄色的烟柱缓缓升起,得立即和闷油瓶他们取得联系,不然掉队的我在这危机四伏的雨林里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确定我的信号烟能被他们看到之后,我准备找个地方先躲一下,万一地下那玩意儿……我逃出来的入口一阵剧烈的震动,好了不用万一了,它已经出来了。

黑暗中光凭一双眼睛我就觉得这条蛇不好惹,到地面上看到它的全貌后才发现我要面对的,比我想象的要凶残多了。如果秦岭那条烛九阴是小弟,这位应该是大哥了,它只是眼睛长得比较小,我才会错误的估计它的规模。

我没命的往树木茂密的地方跑,那蛇中孙红雷就拔山倒树而来,追在我屁股后面。我心说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就我这耐力肯定跑不过它。让这玩意追上可不是嘿嘿嘿能解决问题的,就冲这吨位不吃了我也压死我了。就在我拼命思考对策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女人就站在我的前方,她红色的袍子在绿糊糊的树林里显眼的一塌糊涂,谢天谢地援军终于赶到了。

“大姐,快收了这妖孽!”我一边逃命一边向她大喊。

她一直盯着追我的蛇,就在我快要被追上的时候她脱下她的长袍拿火点燃了甩向空中,袍子燃烧产生了大量浓烟,那蛇被熏得愣了一下然后一个急转弯。我谢字还没说出口就一个螺旋式升天……什么情况啊?它掉头就跑还不忘卷上我?

“大姐你工作不到位啊!”那女人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她估计也没想到赶跑这蛇会把我一波带走。

我被蛇缠着,根本无法挣脱,眼看那斑纹驳杂的躯体越绞越紧。蛇绞杀猎物的视频经常出现在自然科教频道的纪录片里,一旦猎物被缠住,挣脱不了就直接GG了。我转动手腕反手把大白狗腿卡进蛇鳞片的间隙里,它吃痛一个翻滚,刀就沿着鳞片的边缘划出长长的一道。蛇猛的“咝”了一声,趁它稍微放松我抽出手拿枪对着它的头就是一枪……没打中,因为疼痛它的头剧烈的晃动着,我的枪法很好但还是无法瞄准。

“咝!”蛇又发出一声惨叫,我抬头看去,它头上有血花喷出。闷油瓶斗牛士一样骑在蛇的头上,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上去的。他的黑金古刀深深插进蛇的眼睛里,蛇拼命挣扎,他就像狂风中枝头的一片枯叶……“小哥,稳住它!”我再一次举起枪指向蛇的头,昂首挣扎的蛇把下颚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九二式是五点八毫米口径的那种,初速快,穿甲能力强,我瞄准了一枪打穿它的下颚。蛇的动作一滞,我又马上补上几枪,它翻腾着最终落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闷油瓶把我扶起来,我摆摆手告诉他我没事,他不放心的上下检查以确认我没有在刚才的纠缠中骨折或者内出血。

“这蛇受伤很重但还没死,别去管它了,它生命力挺强的,过个几年也许就又能活蹦乱跳了。”那女人站在蛇的身边。

“杀了它。”闷油瓶对那女人说。

“为什么?现在已经安全了……”

“我说杀了它。”闷油瓶凶起来的样子我很久没见过了,他看那条蛇的眼神就像第一次在鲁王宫看胖子那样。

“呵呵,要杀你自己杀。”那女人根本没理会闷油瓶的脾气,说起来要她杀蛇的确有点为难她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我爷爷一样喜欢狗也喜欢吃狗的。

我观察着地上抽抽的蛇,打蛇打七寸,这么大的蛇,七寸也得等比例放大……还没等我估算出这巨蛇的七寸,闷油瓶已经一刀插下去了。

蛇灯笼一样的眼睛终于暗下去了,它死不瞑目却并没有目光炯炯……闷油瓶提着刀走过来,刀上还滴着血。那女人不太高兴,已经管自己走了。

“走吧。”闷油瓶轻声的叹了口气对我说。

 

溜了溜了……然后例行乞讨一波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