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蛇王国(四)

论文月到了……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没发更新了……见谅orz
我尽量在整天 due due due 的间隙里肝文……我……会努力的
(蛇王国的故事详见藏海花,我这里复述故事的原意和一点自己的理解……语言表达不是很好…emmmmm有点难懂…抱歉orz

西王母城,深陷于柴达木盆地茫茫戈壁里的绿洲,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盆地里唯一的绿洲,但我可以确定这应该是最独特的一个。这片雨林是一个蛇的王国,我曾经怀疑过这里神奇的蛇可能是来自上古的孤岛物种,后来我发现没那么简单。

在西藏时,张海客和我讲过一个蛇王国的故事,寒冷地带的蛇终年围绕着一块温暖的石头生活,它们簇拥着石头却始终没有触碰过。直到有一天,某一条蛇碰了那块石头,它就消失了。 这种消失,不是现实意义上那种看不见的消失,而是彻底的从蛇群脱离,像张家,汪家,甚至我们老九门那样。而正是这种误导让我认为,故事里温暖的石头就代指了终极,这个错误一直延续到我的计划结束,持续到现在。

 温暖的石头,指的是长生。不论是人还是蛇,企图接触长生的秘密的,都会消失。如果说东北的张家是接触长生的人,那西王母城的蛇就是触碰过石头的蛇,我们现在造访的是蛇中的张家。

 “这次怎么没见到那些几把蛇啊?”胖子端着枪嘟嘟囔囔的。

 “别特么乌鸦嘴好吗,”我翻了个白眼,蛇现在是这里最可怕的东西了,他老人家居然还惦记着,“你是觉得上回人家送你的蛇蛋还不够多,还是这回孵出小蛇了回来寻亲啊。” 

“寻亲?你胖爷我这是寻仇,这次子弹管够,炸药管够,让胖爷逮到弄死他丫的。”
“这个时候,蛇该准备冬眠了吧?”我蹦哒到带路的女人边上。

“它们可能连什么是冬眠都不知道。”

我心说这也对,张家人会冬眠吗?看看闷油瓶……算了,他一副一年四季都在冬眠的样子……

女人带我们走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西王母城这么大,绕不同的路很正常,但我们这一路有点太过风平浪静了。

一般下地的队伍里只要有我,不是起尸就是撞邪,我招邪的体质在道上都是出了名的。我环视四周,雨林依旧是当年那碗发霉的龙须面,林子深处不见天日,绿的另人窒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是不会相信绿色是生命的颜色的。

“我们再往前走,就要转入地下了。”女人指了指前方,主城的遗址就矗立在那里。

“这么快?”我不敢相信,那个时候历尽坎坷,不知付出多少代价找到的西王母城,她居然轻车熟路的带我们走到了?“你对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她嘲讽的看了我一眼,“找死的路当然要认识的咯。”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啊……我想起来后,原模原样的把那个眼神甩给了张海客……

我们走进了遗址的内部,由于地基下沉,一半的建筑都埋入了地下。

地道黑暗,窄小……给我很不好的感觉,我对这里的记忆一直很模糊,模糊到从哪里开始又在哪里终结都不知道,是地道里成群的野鸡脖子翻涌而来,失踪的三叔,爬进陨玉的陈文锦,还是瑟瑟发抖的失忆闷油瓶? 

直面内心深处的禁忌需要很大的勇气,而我就站在这里……直面我的噩梦,我的心魔,还有我前面黄橙橙的灯笼一样的鬼眼……诶?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回头看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我走神和他们走岔了?不会啊,如果真走岔了他们会提醒我的。他们被干掉了?更不可能啊,有闷油瓶,黑瞎子,还有张海客和胖子…那女人看起来也是狠角色,我才是最容易扑街的,他们连惨叫都没有就被干掉,而我还在这里,根本就是不合理的。

我猛抽了自己两个耳光,让自己冷静下来,抬头却发现那鬼眼离我又近了一点……而且我没看错的话,那貌似是蛇的眼睛……

即使是更新五分钟,拖稿两个月……也要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 ̄▽ ̄)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