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蛇王国(三)

为长时间的拖稿,以及今天短小的更新,还有迟迟不进入主线的拖进度道歉orz

明天不出所料还会更新……应该…不会很短小……然后明天肯定进城了嘛,看今天的进度就知道了咯……

主cp是老吴和老张,但是一直努力避免过度暧昧的cp感……emmmmmm原著怎么个程度,大致比原著稍微cp感强一点点,嗯,就是这样(因为作为考据党和重度强迫症……对cp真的有点纠结啊orz

 

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出了魔鬼城,在戈壁滩上安营扎寨。再往前开十来公里,就是西王母城了。无人区的环境十分的脆弱,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要很久很久才会消失,我们上一次来这里时燃烧篝火的痕迹还在不远处呢。

我们搭了三顶帐篷,点起篝火,透过耀眼的火光可以看到不远处宰羊剥皮的闷油瓶和胖子。进魔鬼城前我们特地向牧民买了酒和羊,开了这顿荤,又是嚼压缩饼干的漫长时光了。

“一会可要尝尝胖爷的手艺啊。”胖子把羊架到黑瞎子搭好的烤架上,羊身上的油滴在篝火里,发出轻轻的“哔剥”声。

“既然是胖爷下厨,那一定差不了。”

“哎,要我说,海客同志的品味,那是这个!”胖子朝张海客竖了个大拇指,“羊腿儿那儿最入味,可得好好尝尝啊。”

我们围着篝火喝酒尬吹,羊肉的香味已经很诱人了,“差不多了吧?”“我看看啊,”张海客拿出匕首,用酒消了毒,在羊腿上割下薄薄的一片肉,“熟了熟了,味美着呢。”

不得不说西北的羊的确比别的地方好吃很多,这些羊吃的草喝的水都带碱性,因此烤起来几乎没有羊膻味,全是肉的香味。我们一开始还用匕首割,后来干脆直接上手拆,大快朵颐之后只剩一地空酒瓶和羊架子。

“唉,这要是有口锅,羊架子放汤也很好吃的。”胖子看着胡乱堆在沙地上的羊骨很是可惜。“你就算放了汤,我们也没那个胃吃啊,”我剔着牙安慰胖子,“你还不如就让这骨头堆这儿,我们走了也好留给戈壁上的野狼野狗啊。”“胖爷的口味野狼野狗可消受不了,重油重盐的吃了毛掉光。”我们哈哈了一阵,胖子挠着屁股钻回帐篷去了。明天就要进西王母城,今晚又喝了酒,我们都早早的去休息了。

我走进帐篷,发现闷油瓶不在里面,我问了蹲在门口抽烟的黑瞎子,他说哑巴估计放水去了……我绕着我们的帐篷转了转,发现了不远处的闷油瓶,他没在放水,而是坐在那儿和那女人聊天。我指的聊天不是闷油瓶单纯的听她说说说,而是你一言我一语的那种。我走到他们身边坐下,他们的谈话停止了。如果不是这两个人恰到好处的把天聊死,就是他们不想我听到谈话的内容。

“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什么。”闷油瓶站起来走开了,一副回应我就很给我面子的样子。

“嗯?”我朝那女人挑挑眉,她摇头,“我答应他,不告诉你的。”

我心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他话了,你告诉了我,他还敢弄死我不成?

“就算没有答应过他,我也不会告诉你,真的是为了你好。”

上一次在这里和我这么说的人,一个进了西王母城就失踪了,还有一个正窝老子帐篷里呢,你这又是想怎样?

“他的记忆就像到处散落的拼图,他花费百年走遍他脚下每一寸土地去寻找那些拼图。他一边找一边掉至今还没有找齐,但毕竟功夫不负有心人,拼图上的某几处角落已经完整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闷油瓶有关那个“我”,有关贵州村寨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去贵州前,他就给我一种陌生又熟悉的疏离感,从贵州回来后,我和他又很少见面。现在回想起来,像是他在有意无意的避开我,和高中时喜欢我的女孩子想接近却不想接触一样。

“已经很多很多年了,他还是那个他,永远都不会变,而你不一样。”

他能长久的活着,不老不死,而我不一样,我会死……是这样吗?

“小哥,你相信轮回转世吗?”在胖子震天响的呼噜声里,我轻声问闷油瓶。

“信与不信,又怎么样了呢?”他难得的理会了我的问题。

的确,他相信抑或是不相信,都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如果相信有轮回转世,那我注定永远不可能知道那个“我”与他的往事,我已经不能再使用费洛蒙了。闷油瓶还可以指望恢复记忆,因为他的过往永远是他的,而我不一样,轮回造成的失忆是永恒的。

“别想那么多,睡吧。”闷油瓶拍了我一下,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也翻了个身,在胖子节奏感极强的鼾声里睡去。

 

即使胖子的呼噜声再是丧心病狂,老子照样能安安稳稳的睡大觉……也许这就是铁三角的默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天再更,今天就不乞讨了orz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