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蛇王国(二)

首先祝中秋节快乐(*^_^*)
还好异世诔的线和原著分开(我太特么明智了
不然现在这情况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编……

离开格尔木,我们的车在宽阔的公路上飞驰,车窗外划过千篇一律的景色,很好看。这些年我跑遍了整个中国,却都心事重重,根本没注意身边的风景。等彻底空下来了,不如和闷油瓶,胖子他们去四处旅游,好好享受生活。
我把座位放倒,眯了半个小时,醒来时窗外一样的内容……这半小时的车程,开了像没开一样。我拉下遮光板,借着遮光板后面的镜子理了理头发,这一头狗毛看起来乱糟糟的我妈都认不出我。
“不用这么费心的,”张海洋看了一眼我精心梳理的狗毛,“他们根本注意不到你,你的死板上钉钉了都。“
“不防一万,只防万一。”我把遮光板收回去,继续躺在座位上,“你怎么能确定没有人远远的观察我们?”我这种被观察专业户,对他们的手段再熟悉不过了。
“这我还真能确保,族长在借他们胆子都不敢,”张海洋笑的一脸自信,“我曾经也算是他们的一员啊。”
“那你怎么看现在的张家?”我问张海洋。
“我觉得张家不应该这样,”他顿了顿,“张家之所以称为张家,首先该像个家。”
我点点头,张家就像一个巨大的传销组织,开局一个秘密,装备势力全靠忽悠。
“实话和你说,我很佩服族长,他担得起张起灵这个称号,”张海洋突然这么说,让我吃惊,“那些人推他出来背锅,他背了,因为他是张起灵;那些人推他出来尽义务,他尽了,因为他是张起灵;族长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了,就算天塌了要他补,我相信他也会去,毫无怨言。他无愧于被称为张起灵,但张家人有愧于成为张家人。”
闷油瓶那个时候的糟心事张海洋知道的肯定不比我少,但我很惊叹他作为一个张家人能给闷油瓶这么高的评价,看来张家本家也不尽是人渣。
“那些尊他为族长的人,往往是最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
“是啊,他们认为你张起灵是老子选出来的,老子忌惮你干嘛?”
张海洋叹了口气,“他是最后的张起灵,也是最好的张起灵。”
“我替他谢谢你。”
“不用,我就陈述一下事实。”张海洋从手刹边上的储物格里摸了根烟递给我,“从某种意义上,张家应该谢谢他,还有你,不止是本家,海客哥也是。”
我疑惑的看着他,张海客?
“海客哥看起来不爽你,其实他并不讨厌你。”他看出了我的疑惑,“我们张家人,活着活着就活成族长这样了……韶光于我们太轻贱了。海客哥为了模仿你,学会了张家人不会,也不可能会的幽默,乐观,甚至怯懦……关老师,胆小不是坏事啊。”
对于太强大的张家,这的确不是坏事……我暗自感慨,每一个人,每一个群体都不可能完美,如果那个时候疯魔癫狂的我知道了会不会笑成个白痴。
我和张海洋聊了很多事情,张家,汪家,老九门,终极……甚至有关我的计划。张海洋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在本家算是幸福的孩子,父母双全还罕见的有美好童年,直到他父母死在斗里,他被发现有麒麟血……世界上最不幸的,莫过于曾经幸福过。这句话已经在太多人身上证实了。
“我的原名叫张海扬,张扬的扬。”
“张扬的羊?咩?”
“呵呵,提手旁的扬,关老师。”他一脸无奈,“后来张家散了,我四处游荡……”
“你不会是到了海边然后一时兴起……改名张海洋吧?”
“没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为什么不改名张海浪?”
他对我很无语……摇摇头,继续开车。
我们俩换着又开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魔鬼城。我们把车停好,下车找路。我看着陌生又熟悉的魔鬼城,上次是怎么走的?完全记不得了……那个时候是三叔和阿宁的人开的车,我只负责混吃混喝,顺带调戏调戏闷油瓶。

“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应该是这个方向。”女人看了看四周,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说话准确一点?”张海客完美的吐了我想吐的槽,“你别告诉我你连自己找死的路都不认识啊……”
“魔鬼城这种地形,你让我怎么准确,照这个开就行了啊……”
“我这两辆车六条人命呢,你这么随便,我可不敢开。”张海客把钥匙往车引擎盖上一扔,“要不我们就送你到这儿,你自己去找,如果死在半路上也正和你愿。”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张海客也沉默的看着她,场面十分尴尬。
“你演够了没?”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张海客冷冷的看着她,眼神里满满的戒备。
“你是假货。”女人指着张海客,表情不是很友好,“张起灵,你不可能没发现。”
闷油瓶没用任何表示。
“你的目的是什么?”女人突然拔出刀指向张海客,身上的蛇都咝咝的准备攻击,“你为什么要扮成他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怕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连忙跑过去,摘下包住脸的围巾,“张家人都以为我死了,所以有这张脸的人只能存在一个……安全起见,才让他变成我。”
“你?”女人盯着我看,我就怕她说我也是假货……那我估计会崩溃的。
搞不好正主是齐羽,而我和张海客不过是俄罗斯套娃式的连环复制品………
我狠狠的捏自己的脸,如果这是假的……我怎么都无法相信。
“呵,我就说。”女人拍掉了我捏自己脸的手,“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路地图上标着又不会跑,错了大不了原路返回,你们不会还吝惜一点油钱吧?”
“当然不是,”我从车前盖上拿过钥匙,“也希望你好人做到底,死前给我们指好出来的路。”
“我的陪葬有那些张家人就够了。”说中女人拉开后车门,爬了进去。
我拍了拍张海客的肩,“辛苦了,接下来我开吧。”他一脸懵逼的看看我,又看看张海洋,挠挠头上了后车。我插上车钥匙,迎着西斜的落日进了魔鬼城。

本来这章该进西王母城了,结果被更新一折腾……强行多尬了一章orz
对于张起灵,我同情大于喜欢。
换句话说,盗墓笔记中我最喜欢的不是他……但我真的不想他有事,命运已经亏欠他太多了,他决不能就这样死了。
(至于瞎子……他的死亡flag多到飞起啊orz然而为什么我觉得他这次不会死???我始终觉得……他们两个里会死的是老张……

这次写了这么多……而且被更新折腾的想死
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orzお願いします……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