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杨先生的骨灰盒还没送出去呢( ̀⌄ ́)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这里是一条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主产盗墓/文野/全职/策瑜粮(其他的碎粮见子博(已有的就不搬运了
国家级挖坑表演艺术家
薛定谔的我,薛定谔的刀

我为什么最爱吴邪…
因为他就是个普通人,会疲惫,会脆弱,会老去,会追忆从前,也会泪流满面。
他就这样活着,即使疯魔癫狂,也能鲜明温暖的活着。
只有激烈的宣泄过,才能更稳健的走下去。
吴邪,加油。
吴邪,永远爱你。

评论
热度 ( 16 )

© 虫夏的桂花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