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二十二)

真的很抱歉……说好昨天晚上更新的orz
新宿舍没有网,用手机写的……结果写着写着睡着了orz

在北京的医院修养了一阵子,我回到了杭州,继续静养。那个女人以我身上的蛇毒并没有完全消除,还要每天吃药为由,从北京纠缠到了杭州……我是一个人悄悄回杭州的,为了不引起暗处的张家人注意,闷油瓶和胖子都留在了北京,她这样跟着我就让我很难受了……
“今天的药。”我正想着,她又端着一碗中药过来了。
“你这到底什么药啊……一股甘草味,别是拿甘草煮水忽悠我。”我把碗里的药喝了,向她抱怨。
“不放甘草,你一口都喝不下。”她收回药碗就离开了,根本没有提去塔木陀的事。
“你跟我到杭州又是何苦…药方子给我,我也能去配啊。”
“你觉得,这能外泄?”她挑着眉,“或者说,你烦我了?”
我也挑眉看着她,这能不烦吗……
“你一路追张起灵到长白山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烦?”
“呵呵,我和你非亲非故的。”
况且,你也有资格和闷油瓶比?
“和我非亲非故,难道你就和张起灵沾亲带故了?”
为什么不?我救过他,救过张家,我为他付出了不知道多少,甚至我的心魔都长着他张起灵的模样……这还不够吗?
“吴邪,你就别自作多情了,你对张起灵了解多少?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悲天悯人的人,你手里那些人命债还不及他的零头。”她把药碗放回我桌上,“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加入吴三省的队伍?真的是老陈皮把他借给吴三省的?”
“老九门没了,老陈皮也时日无多,庇护不了他这个失忆的张家族长了。他找到吴三省,纯粹是因为你们吴家混的好,他能跟着你们吴家查自己的事!谁知道吴三省的队伍里会混进你这个愣头青侄子,张起灵遇到你纯属意外。”
“那又怎样呢?他没害过我们,还救了我们很多次,查自己的事又怎么了?”我把碗甩给她,“你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更权威的人,更危言耸听的说辞都有。你看我信吗?”
“你不信,是因为他没害你,他救过你,而不是你们。”女人拿过药碗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不由得回忆起第一次下斗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关心我,最照顾我的是三叔和潘子……在鲁殇王玉蛹前,他和三叔的两种解释至今仍迷雾重重,但事实上,帛书是假的,鬼玺在他手里,大奎死了……他没害我,而不是我们,因为为了吴邪一个无名小卒和吴三省闹翻不值得?
我不是没想过这样的阴谋论,第二次在海底墓他开始关注从鲁王宫全身而退的我,然后是长白山……他彻底脱离陈皮阿四,算是归入三叔手下了。他跟着三叔一路追查到线索的关键点——塔木陀。
很可惜,本来已经无限接近答案的他被格盘了……而且三叔也失踪了,我接替了三叔……他从三叔的人成为了我的人。他这次不再是为了寻求一个庇护,老九门第三代混的比我好的多的是,他完全可以像瞎子一样去小花手下,但他选择了混的最差的我。
张起灵也行一开始的确像那些阴谋论形容的一样,为了自己的目的欺骗,设计别人,但后来他变了,在遇到我之后。他在青铜门前和我说再见,在柴达木的戈壁上说保护我,我都记得。
闷油瓶遇到我纯属意外,但这是一个十分必要的意外。
我从竹榻上起来,看到窗外张海洋在和女人交谈。我回到杭州后,张海洋就成了我们的信使,在北京和杭州之间传递消息。在张家人看来他已经死在贵州的山城里了,他的活动是不可能不合理的存在,根本无需掩护。
“族长他们说,最早一个半月后出发。”
“五个人要准备这么久?”
“哪五个人?”闷油瓶,胖子,我,张海客和他吗?
“吴老板?”张海洋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族长的意思是您好好修养。”
所以我不用去?他们负责冒险,我负责担心?
“你确定这是你们族长的想法?你们这些不了解他的人整天曲解他的意思。”我摇摇头,“我要是你们族长不让你们气死。”
“那您觉得,族长的意思是……”
“加我一个,最早两个月。”
“这分明就是你自己的意思吧?”那女人急了,“两个月?我等不及!”
“你是去找死的,有什么急的?早死晚死有区别吗?伤筋动骨还一百天呢,我们这才折腾完一次,隔这么点时间又来一次?”
“你不是一直嚷嚷着不去的吗?要是你不去,我们就按他说的一个半月后出发,不好吗?”
“不好,我的意思是我们都不去,现在他们要去我就必须去。我说你自己死,还要拉我们一起,好意思吗……”
“张家的人不想我死,”女人叹了口气,“现在我一个人根本到不了塔木陀。”
“那你为什么不肯再等半个月?”我看着女人,看着她蓝灰色的眼睛,如秀秀所说她身上的异样很明显,“两个月,我让那些张家人给你陪葬,怎么样?”
女人迟疑了一会,“成交。”

不夜之城部分写完咯(*^◯^*)
关于老张的阴谋论……我到时候想单独拉出来分析(文里写不清楚orz
然后下一部分……等我编几天再更(开学了可能没法像暑假这么高产了orz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