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二十一)

我……很悲惨的要开学了orz

可能会停几天(不想开学啊……不想离开杭州啊……不想去上海啊……

不夜之城预计还有一章完结……下一个故事(什么?还有下一个?)我正在编啊……敬请期待

 

“看起来,你恢复的还不错。”小花拎着两篮水果来看我,“那姑娘果然有两下子啊。”

“行了,说正事吧您那。”我从床上坐起来。

“这你可得听我慢慢说了,”小花从我床头柜上拿了瓶矿泉水,看起来要开始说书一样,“这事从咱回到北京说起,回到北京你已经差不多了,刚到医院就去了。”

“这我知道了,然后呢……”小花说我的“死讯”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很是微妙。

“然后那姑娘就说能救你,前提是我们帮她一个忙。”

“这我也知道啊……你说点我不知道的好吗……”我捂着脸躺回床上,“这人怎么和你们搭上边的,你不是也看见了吗?她跟个僵尸似的这儿怼一符。”我拿手指戳了戳自己的额头,“还有她让你们帮什么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花突然哈哈哈的笑起来,“那是她装的,她以前一直住棺材里,听到我们的动静来不及躲回去就自己给自己贴个符坐棺材上…我们都神经过敏,傻子一样的给她骗过去了。”

我心说还有这种操作……光线昏暗的环境里,她蓬头垢面的坐棺材上贴一符,我们那时候草木皆兵的的确不敢动她……这女人还有点手段。

“所以她就尾随我们一起出了楼?”

“她不但出了楼,还比我们提前到了北京!”小花拍了一下我的床头柜,“我们的车是直奔贵阳机场的,到了机场我专机也是立马飞北京的,她居然快过我们!我们把你送医院后,我回家她已经洗澡换了衣服,正和秀秀喝茶呢……”

这……已经是鬼片的剧情了吧?秀秀这人精的要死啊,绝不是那种象牙塔里的傻白甜,她怎么会随便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女人……还跟她喝茶?开玩笑吧,不弄死她就很好了。

“我回去跟秀秀一说起你的情况,她就站出来了,说可以救你……但张起灵不同意…..”

他当然不会同意,梦境里他们两个就剑拔弩张的……

“我和瞎子都支持试一试,还有那胖子,甚至你那老二都支持了……毕竟你的命重要,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你当时已经死了,最坏的结果就是维持现状,所以试一试还是值得的。”

有道理……虽然听着不那么舒服。

“那秀秀到底是怎么认识那女人的?你没觉得这很奇怪吗?”

“当然有啊……”小花站起来,拎起了带来的两篮水果,“我问秀秀,她就嘿嘿嘿的笑不肯告诉我,一会儿她过来你自己问她吧。”说着小花就拎着水果往门口走了。

“你这水果不是给我的吗?怎么还拎回去了……大土豪不会连个水果篮子都要抠吧?”

“你以为我是来看你的?我来看瞎子,那女人说能帮他治眼睛,看你是顺路来溜一圈的。”他微笑的朝我挑挑眉,怎么看怎么嘲讽,“我查出来了,放蛇害你的是张家的人,他们想谋杀族长,结果杀错人了……为了掩他们耳目,我已经把你的死讯传出去了,至于那女人让你起死回生的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现在胖子正给你操办后事呢。”

“你疯了啊?这种招数你玩没问题,我玩的起吗?”我从床上跳起来,“你说我挂了,我二叔不杀过来把你们两家扫平?”

“你二叔会信吗?他可是能和当年我爷爷一比的人,我只要跟他提一句,他心里就清楚的很了。”小花摇摇头,“聪明人和聪明人对话就是这么省时省力。”

“吹吧您那。”我挥挥手告诉他好走了,掩人耳目,估计瞎子也是他掩人耳目的一步……瞎子在这儿,他和秀秀还有闷油瓶他们一趟趟往医院跑也有理由解释了,这一石二鸟打的真是好啊。

“花姐!”秀秀敲门进来,“怎么这么久啊!”

“好奇宝宝问题特别多呗,你一会儿别走他还等着问你呢。”

“无可奉告,”秀秀狡黠的一笑,“好了,花姐你快走吧,我都被那只瞎子烦死了!他上蹿下跳吃了兴奋剂一样,神经病。”

“行行行,我走了,”小花拎着水果走了出去,“吴邪,下次再见啊。”

小花离开了,秀秀坐到我床尾,从包里翻出一堆照片,“她说是你们的朋友,然后给我看了这些。”

我心说给你看这些你就信她了?是人是鬼都不知道……还有作为救我的回报,我们到底要帮她做什么?这又让小花一个马虎眼打过去了……我一张一张看着那些照片,上面是我和闷油瓶,偶尔出现几只黑瞎子,照片像是偷偷拍的,里面我和闷油瓶动作很是亲昵……我越看越不对,直到看完了照片才意识到那个“我”不是吴邪,而是闷油瓶的老相好……我说她怎么会跟秀秀说我们是朋友,感情是把我认成那个人了。

“那个姐姐说她曾经害死你一次了,这次一定要救你,但是我们也要救她。”

“怎么救?”

“她中了一种蛇毒,毒液和她的血反应让她永远也死不了,但这反应又不够完全……所以她现在是半死不活,也就是生不如死……”

“我昨天见她的时候看不出来啊。”我回忆昨天见到那女人,她的气色,姿态,比很多她这个年纪的女人都要好,半死不活?

“她化了浓妆,而且你没见过她旗袍下的皮肤,透明的,幽灵一样……蛇的皮肤。”秀秀抱着手臂,“她在我家洗澡,我看她的身体……好像伸手就可以穿过。”

秀秀的形容让我一身鸡皮疙瘩,我想到了生物实验课剥了皮躺在实验台上抽搐的脊蛙,“你再说我都要吐了……”

“她想死,要我们护送她去一个能杀死她的地方。”

“什么地方?”

秀秀皱了皱眉头,黑溜溜的眼睛一转,“你好像去过那地方,柴达木盆地的塔木陀。”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终于理解闷油瓶为什么这么不爽她了,我他妈也不爽……那个地方是我的心魔所在,我的厄运从那里开始,怪不得他们都要瞒着我,我就是死也不会同意任何人再回到那个鬼地方去。

“你去告诉那个女人,和你张哥哥,老子不同意……问问他们,我现在死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例行乞讨乞讨……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