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二十)

抱歉拖了这么久,这篇流水账衔接一下前后文……明天再更新坐等小花哥哥吧orz

写的比较混乱……见谅orz

 

我醒来时,已经躺在协和医院住院部了。张海客在病床边的躺椅上呼呼大睡,估计昨天轮到他陪夜。我踢了踢他,他醒来见鬼一样的看了我很久,然后抹了一下脸,“醒了?你差一点就死了,你知唔知?”

“这一点是多少?”

“也没多少,可以当死了处理了,”张海客打了个哈欠,“心跳和呼吸都没了,七窍流血,体温下降……送进手术室抢救了五分钟不到就宣布你死亡了。”

“那我现在是怎么活过来的……”

“这…我得去请示一下。”说着张海客就出去了。

能让张海客用“请示”二字的,也只有闷油瓶了。没过多久,张海客就带着闷油瓶进来了,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白旗袍的女人。那女人眉目看着有几分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一样,她走过来检查了我的眼睑,口腔还有脚踝上的伤口,然后抬头对闷油瓶说:“看到了没?我说他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可以放过我了吗?族长大人?”闷油瓶没理她,她急得直跺脚,看除了我以外的人被这货闷到崩溃还是非常爽的,“你们到底讲不讲道理啊?蛇不是我的,我帮你们救了人你们还得寸进尺了是吧?”我认出这个女人了,她是梦境里放蛇的女人……但是她不是被封在在那高楼,一起给炸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看闷油瓶,显然他不会回答我,我又看张海客,他刚想开口,女人打断了他,“我救活你,他们就帮我一个忙,就这么简单。”

“什么忙?”

“他们不让说啊,呵呵现在我一没蛇二没药,一切都要听他们了。”

“你告诉我,他们不让你说还不让我听了吗?”这女人是怎么从楼里出来的,又是怎么和闷油瓶他们牵扯上的,闷油瓶他们要帮她的忙到底是什么,我都想知道。

“够了。”闷油瓶叫张海客把那女人带出去,然后坐在我床边张海客睡过的那把躺椅上,“吴邪,你先休息吧,你想知道的,到时候了自然会知道。”

“呵,你有这闲心跟我吐这么多字,怎么不等字数的换成我想知道的信息啊?”从前一次一次瞒我也算了,至少可以理解,但这个时候还瞒着我,很有意思吗……“你不肯告诉我,就叫小花进来。”很多年前在四姑娘山的时候小花就跟我表过态了,他不会和三叔,闷油瓶一样为了保护我而骗我,他认为我是有能力面对这些事情的,就算所有人都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解雨臣一定会。

 “他要明天才来,今天是我陪夜。”说完闷油瓶就不再理我了,专心的躺在躺椅上盯天花板。

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早上十点半左右……既然他们是轮流的,那以前闷油瓶也陪过夜,只不过那个时候我跟死人一样。现在我醒了,要我一脸懵逼的和闷油瓶相看两不厌,我不得活活憋死。

“小哥,我睡了多久了?”

“十六天。”

将近半个月,这段时间里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发生了。

我躺在床上陪躺椅上的闷油瓶看天花板,梳理着我醒来后了解到的破碎的信息,事情真的是不能再奇怪了,听张海客的描述,我的情况应该很严重,那么我醒过来这么大一件事为什么只有闷油瓶和张海客两个人?就算小花他们有自己的事,胖子呢?他怎么会不在?没他在耳边叨逼叨让我觉得很不习惯……还有那个女人,她身上的问题更多了,她怎么人模人样的从炸成一堆的楼里出来,又是怎么和我们牵扯上的……最让我介意的,是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我想再套套闷油瓶的话,但是他居然睡着了……我把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他睡的很沉,完全没反应。

我问他我睡了多久,他不假思索的告诉了我准确的天数,这十六天都是提心吊胆数着日子过的吧,就怕这一天天数过去,我还醒不过来。现在我确认存活了,他也就放心了……我叹了口气,摇摇晃晃的扶着床起来,拉上了窗帘,关上了灯。

 

明天见……所以不乞讨了?

算了,小红心小蓝手还是要得嘛……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