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九)

今天的更新真的是瞎写……思维混乱的我自己都怕

还有这种操作.jpg

 

我们一路逆着河流,摸黑前行,河水哗哗的流着像是庆祝我们的成功逃离。我突然有了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到底是老了,疲劳感潮水一样的涨起来。

当我们从河源的湖泊浮上水面时,久违的夜色星空出现在我们的头顶。

“哦!回家咯!”三个孩子欢呼着背包装备满天扔,“收工咯!”

“你们这样扔一会儿自己捡回来收拾啊。”

“吴邪,他们年轻人有自己的庆祝方式嘛,”小花把胳膊搭在我肩上,“我们都老了。”

“你又在变相夸自己驻颜有方,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看着小花笑眯眯的脸,“你上次也是这招,夸自己长的好看,我跟你说同样的套路一遍就够了。”

“但我又没夸错。”

这倒也是,小花的确长的好看而且很懂得保养,在他这个年龄属于逆生长一类的。

“我已经把定位发出去了,车在离我们最近的公路上。”

“有司机吗?”我连忙问黑瞎子,如果还要我花四五个小时把车开回去,我马上转身跳湖。

“有。”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这就走,一会儿车上歇去。”

穿过漆黑的树林,我们来时的三辆吉普车就停在路边,几天前我们从这三辆车上下来欢声笑语的走进树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事情这么简简单单的完了?真有点难以置信。我点上烟猛吸几口过把瘾,胖子已经麻利的爬上车,连鞋子都脱了。“天真,上车了啊!你怎么又抽上了,不是说要戒烟的吗?”我心说这一路来你哪次看我吸过烟了,把烟丢地上踩灭就快步走向吉普车,这下终于可以歇着了。

我走了没几步还没到车前,就腿一软载到了地上。“吴老板?”我这一摔直接把后面的黎簇他们吓傻了,“吴老板你怎么了?”我想爬起来,腿却完全使不上力像瘫痪了一样,“没事…就是没站……”我话还没说完,血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这下连我自己都吓傻了……不会吧?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胖爷!解老板!吴老板要死了!”黎簇一拉着躺在地上的我,一边哭丧一样的大喊,“师父!师兄他吐血了啊!”黎簇这么一叫苏万也跟着嚎了起来……一下子车上的人全下来了。

“你看你,抽烟给抽死了吧?”胖子骂骂咧咧的滚下车挪过来,看到我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你这是……怎么了啊?”

小花一看我的情况,立刻拿出手机开始联系秀秀。

“是因为费洛蒙吗?”黑瞎子急急忙忙凑过来,翻起我的眼皮一看,“好吧,不是费洛蒙,你中毒了你知道吗?”

中毒?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

“蛇。”闷油瓶卷起我的裤腿,脚踝上两个深深的血孔,“伤口有泡水发胀的迹象,刚才在水里就被咬了,蛇毒发作时间长,而且有麻痹作用所以你没及时发现。”

“赶紧划开伤口把毒血吸出来。”张海客拔出匕首就往我腿上招呼,他之前砍蛇砍怪物好像用的也是这把匕首……

“晚了。”闷油瓶制止了张海客,一把抱起我就上了车。

三辆车迅速启动,连夜直奔贵阳。

一路上胖子还在不停的安慰我,说什么到了贵阳的医院铁定有救,就算贵阳不行还能去北京呢,上次小花在张家楼这么重的伤都能救回来我肯定没事……我挥手让他闭嘴,却发现连手都动不了了,几分钟前还是腰以下瘫痪,这转眼间就高位截瘫了……问题是闷油瓶还说这蛇毒发作的时间长?那如果时间短的话,是不是还没在地下河我就归西了?

我靠在椅背上张着嘴喘气,血已经吐干净了,但嘴里还是一股难闻的血腥味……盘山公路转了一圈又一圈,秀秀派来的司机开的又稳又快,技术相当的好,按照他们的速度明天我们就能到贵阳……

“累了睡一会。”闷油瓶把手垫到我头后面当靠枕,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现在这算是临终关怀?而且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说“别睡”吗……他让我睡一会,不怕我死的更快?我转动我身上唯一能动的脖子,对上闷油瓶的脸,他看着我的神情似曾相识……我突然想到那个“我”也是被蛇咬伤后死去的,他很害怕,他怕我的结局也和那个人一样。

“放心…”我发不出声音,只能颤抖着向他比夸张的口型,“我…没…那么…容易…死…”

跟他“说”这么长以句话十分费劲,在我昏睡过去前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我相信你。”

 

这转折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我之前就说了张家人不可能怎么简单就GG了(等等……我好像剧透了什么

如果我让老吴领便当……会不会被干掉?算了算了,肯定会被弄死的orz

所以……老吴肯定不会有事的啦~因为下一章养蛇的小姐姐要上线咯(我好像又剧透了什么

(就你这态度还想乞讨?拉到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