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八)

讲个鬼故事……不夜之城好像还有几章就要写完了欸

这段时间母猪一样的高产我自己看了都害怕啊orz

然后…有那么多小天使喜欢这篇文,真的超开心超有成就感啊……谢谢你们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这些蛇归巢从哪里走,你还记得吗?”

“它们沿着墙下来,”黎簇皱着眉,“对了……它们从来不靠近那绿糊糊的楼梯。”

“上楼梯!”

“等等,把这个安好!”胖子从包里扯出四包炸药,“定时的,从楼梯跑出去就炸。”

我们拿过炸药安放在楼梯周围,炸断中轴就能把整个楼夷为平地,“十分钟够吗?”“你说呢?来不及跑可就全埋楼里了。”

我看了看周围的尸体,之前还站的笔挺而整齐现在已经被我们挤得东倒西歪了。

“来得及的!十分钟来得及!”我指着周围这一圈的尸体,“你们看,这些尸体因为被蛇的粘液浸泡而延缓腐烂,但是楼梯周围的尸体腐烂程度却比其他尸体更严重,为什么?”“上面塌那么大一口子,楼梯周围氧化腐烂很正常啊。”“坍塌时间应该比腐烂时间晚,”我掀起了齐羽的裤腿,尸体氧化是自下而上的,无独有偶边上一具村民的尸体也是如此,“这些尸体到达这里并开始腐烂时,这个环境还是相对封闭的。”“所以吴邪你的意思是,往下走还有一个通向外界出口?”我点头,炸药最多定十分钟,不然达不到消灭这些蛇的目的,而十分钟我们来不及往上跑出这座楼,只能往下走赌一把了。

“搞定了,我们走!”

我扛起齐羽的尸体就往楼梯跑,“哎哎哎,你干嘛?”“我想带他出去。”“他这一肚子蛇蛋呢,你带他出去不是后患无穷啊。”但是他是齐羽啊,是所有谜团里最捉摸不透的那个齐羽……我完全不了解齐羽这个人,只知道他和我有着很深的渊源,现在看他的尸体站在蛇窝里,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带他出去。他让我想到了三叔,想到了陈文锦,甚至想到了阿宁,想到了柴达木深处那梦魇一样的雨林,那里发生的事令我终生遗憾。

“吴邪,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相信齐羽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回去的。”小花把齐羽的尸体放回去,整理好,“走吧,来不及了!我们这一行的,有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好了。”我跟着小花向着楼梯跑去,齐羽的尸体还站在那里用未瞑的双目望着我的背影。我看了看前方,胖子他们已经在楼梯上挥着手等我们了。

我和小花刚爬上楼梯,蛇就顺着墙呼啸而来了。那数量不是一般的多,这珍稀品种在那女人那里没繁衍多少,这儿三不管的它们居然还发扬壮大了。蛇发现了我们,但不敢接近这楼梯,围着楼梯一边绕一边“咝咝”的发出示警声。

“别跟它们大眼瞪小眼了,我们只有十分钟,快走!”

第五层到第六层的楼梯出奇的短,我们转了个弯就到了,“卧槽!这儿坐着个人!”杨好吓得大叫了起来,我们把手电往杨好指的方向照去,一个红衣女人坐在石棺上,额头上还贴着张黄色的符……“这女粽子是迎宾还是怎么啊?不好好躺着出来乘凉啊……”“这不是女粽子……这是个活人,”我认识她,她就是那个放蛇的女人,“小哥,你记得她吗?”闷油瓶点点头,“她还活着,但已经不是人了。”“我就说嘛,穿红衣下葬肯定是个厉鬼,这不还有人贴符封她么。”

梦境里闷油瓶说这女人的血太杂,所以她活着却不是人。我屏息靠近女人的脸,仔细观察她脸上的符纸,虽然看不懂符的意思,但可以确定这符是齐羽的手笔。齐羽来到这里,遇到这女人然后设法封了她,结果自己也没能全身而退?有点离谱……这种事要说发生在齐八爷身上还有可能,毕竟他四处游历算卦,而齐羽呢?齐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吴老板,你相信轮回吗?”黎簇的话突然在我脑海里响起……莫非……我有了一个匪夷所思而且十分可怕的想法,梦境里的我,齐羽,我……我们三人的足迹在这里重合,如果真如黎簇所说的轮回,我们来这里就纯粹是命数使然。我吴邪就是有破坏终极的的使命,上辈子没成就这辈子,这辈子还是失败就下辈子……然而,我出生的时候,齐羽还活蹦乱跳着呢,根本不存在轮回这么一说……

“天真你这撅着屁股跟她脸对脸的,干嘛呢?”

“这符是齐羽留的…”我一开口就意识到事情大条了……我刚才凑那么近是因为我憋着气,现在一回答胖子,刚好一口气吹在她脸上……

“齐羽的符又怎么样了呢?”小花想凑过去,被我拦住了……我看那符刚被我吹的掀起了一个角,现在还稳稳地挂在女人的额头上,总算松了口气。

“不怎么样…我只是好奇齐羽为什么会来这里,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好奇这个了,我们得赶紧走。”胖子还围着那石棺转圈圈,估计又在打什么主意,“这儿邪的很,别想着摸点什么回去,想想你在民房里摸的那两具棺材。”胖子这才一脸嫌弃跑回来,我们回到楼梯上往第七层走。

还没到第七层,我就听到了流水声……这把大梭子居然插在一条地下河里,怪不得第六层的尸体会出现自下而上的氧化……这种情况,种出蘑菇我都不惊讶。

“第七层根本不存在,楼梯的尽头就是河流。”黑瞎子在楼梯消失的地方停了下来。

“水流是急是缓,水深多少,水有没有毒…我们都不知道,就这么贸然下水……”我话还没说完,上方就传来一声巨响,整个楼梯都开始摇晃。

“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跳河吧。”张海客鼻子一捏就直接从楼梯上跳下去了。

“你他妈会不会说话啊?祝你鼻子里假体被捏扁。”我冲着水里的张海客大喊,他能站在水里说明水并没有那么深,而且流速也没有快到把他冲走。

“我鼻子里没有假体,我本来的脸比你帅多了,整成你是毁容了还装什么假体啊?”

“张海客,你给我等着!”我也直接从楼梯上往水里跳,后面闷油瓶他们也跳了下来,悬在地下河上方的楼梯紧跟着我们,直直栽进河里。这梭子一样的高楼和地宫,本是世间罕见的建筑,现在彻底的坍塌了。

 

这次写的长…就例行乞讨一波吧~

赶紧滚去编下一章orz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