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七下)

剩下的一半orz

您的好友【吴爬爬.齐羽】已上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人是什么?就是三叔不填的坑我们来填……关于齐羽的三叔还没来得及写(重启只是提了一下啊……于是我就开始瞎编乱造了

 

“你看这具尸体,不是你吗?”

我脑子“嗡”的一声,炸了一样。我?哪儿又来一具我的尸体?闷油瓶那个和我长的一样的老相好,不是让那女人火化了吗?

“让我看看。”我装作镇静的走到胖子边上,那尸体的确是我的模样,穿着一件被蛇的粘液腐蚀泛白的夹克,“世界上装我的人这么多,见怪不怪了,不知道着又是哪一位。”这具尸体不是闷油瓶那老相好,他和我极度相似但终究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而闷油瓶那老相好则和我一模一样毫无区别。

“也对,这种货色那儿就有一个呢。”胖子朝一边的张海客抬了抬眉毛。

“你以为我吃了空啊,装他这孙子。”张海客也很不屑的朝胖子翻了个白眼。

“说谁孙子呢你?”

“你不是啊?你爷爷都得喊我一声大伯呢。”

张海客这话还真的是无法反驳,张启山的爷爷是闷油瓶的上一代张起灵,所以闷油瓶差不多和张启山老爹同辈……张海客又大闷油瓶两岁,就算我爷爷和张启山是一辈……这么一合计,张海客还真是他的大叔大伯。完了这老不死还在这儿跟我挤眉弄眼……在倚老卖老的水平上,那些公交车上逼人让座的大爷都该自叹不如。

“天真你别发呆啊,你看他兜里还有个信封呢。”

当我闷声不响的把张海客谴责了几万次的时候,胖子已经把那具尸体上上下下摸了个遍了。

“你是变态吗?这你都下的去手?”虽然是具尸体,但是看着胖子对一个长着我的脸的人上下其手还是很不舒服的……我相信张海客看了也会一样的不舒服。

“这哪是变态啊?这是寻找线索。”胖子把信封从夹克口袋里掏出来,“防腐材料?还挺讲究啊这人。”

“看着夹克的腐蚀程度应该有个三四十年了,那个时候用得上这么好的防腐材料,这人不简单啊。”我把胖子手里的信拆开,第一行字入眼就像一道惊雷,狠狠的把我劈死在原地。

信里写着:你好,我叫齐羽……

这个人是齐羽?我拿信的手都在颤抖,齐羽在我的认知中一直是一个空白……除了他曾经在格尔木疗养院满地乱爬,其他我一无所知。

“先别忙着看信了,有情况!”胖子用力的扯了扯我,“你听!”

我支起耳朵,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咝咝”声,高压锅漏气一样。

“会不会是我们在上面几层点灯,氧气燃烧后造成低压从外面吸气的声音……”

“怎么可能是因为气压?第一层塌成什么样你又不是没见过。”

那些“咝咝”声由远而近,我突然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蛇归巢了?”

 

不乞讨了,我去编下一章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