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七上)

今天就跟新这么一点了……史上最短小没有之一

写的匆匆忙忙还有一半明天继续orz见谅

 

“吴邪!”

“哎,天真你这是干啥呀?”有人惊慌的喊我。

“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啊?自杀也得挑个地儿不是?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围观群众都不会有。”我着才发现……我的一只脚已经悬空,另一只脚也只站了一半,整个人摇摇欲坠,而下方就是望不见底的黑暗。

“啊!”我狼狈的扑回楼梯上,扶着闷油瓶喘气,“吴邪,你现在回到四楼还来得及。”我摇头表示拒绝,“她说的事,我很想知道。”“谁?”“那个放蛇女人,”我看着闷油瓶的眼睛,深潭里出现了一丝极细微的波动,“你记得吗?”“她说的什么事?”“我们两个的事。”

“我说你们两个又干啥呢?缠缠绵绵翩翩飞啊?”胖子一声吆喝,我对闷油瓶的试探就此中断,“瞎导游说到目的地了,你们还中途掉队。”

“各位游客,接下来我们将看到的是地宫的第五层,前面的场景可能有点……惨烈,”黑瞎子还真煞有介事的当起了导游,“请游客朋友们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个惨烈法,你倒是说啊…”

“兵马俑,侬晓得伐?”跟在黑瞎子后面的张海洋瞄了一眼第五层的景象,折回来回答小花。

“他说啥?兵马俑?”

不亲眼看到第五层里的东西,是不会理解张海洋形容的“兵马俑”的含义的。近百具尸体排列整齐的站立在地宫里,第五层的面积较第四层又小了一点,但是那种触目惊心远超于上面几层。

“我们……走下去…吗?”黎簇站在楼梯口畏畏缩缩的不敢往里走,弄得我和闷油瓶都跟着堵在楼梯上。

“你小子有什么好怂的啊?”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背,免得他一会厥过去,“古潼京的尸体多这儿百倍呢,你看看连苏万都……”先黎簇一步走下去的苏万正背过身扶着墙吐呢……腥臭味已经重到连口罩都挡不住了吗?

“古潼京那都是干的啊……你哪儿还能给我弄这么多湿的啊?”

“老子寄你那几箱不是湿的啊?少他妈给我磨叽。”我一把把黎簇推了下去,他一个没站稳差点和一具女尸嘴对嘴。

“我就说那几大箱尸体肯定是你寄的,除了你谁会这么丧心病狂啊?把几十号人碎尸装箱寄给未成年人,事情捅出去直接枪毙。”

“你捅啊?”我把手机递给黎簇,“快,报警啊,今天不找警察把我抓起来,我怕你明天就变成他们的一员。”

“我又不傻…我们也算是是共犯了,你枪毙我不也得无期啊。”

“呵呵知道就好。”我把手机收起来,装逼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我走了一圈,发现站在这里的尸体大部分都是之前被杀的汪家人,还有一部分是村民。不过奇怪的是这里的村民没有像村里的人一样变成怪物的模样,而且还都是大着肚子的妇女。

“这里是这些蛇的孵化场所,这些尸体全都是产床。”说着黑瞎子拿着一把解剖刀随手划开了一具女尸的腹部,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内脏了,取而代之的是挨挨挤挤的十多枚蛇卵。那场面恶心的令人作呕。我宁愿相信这些女尸隆起的腹部,是因为蛇喜欢女性腹部用以保护子宫的肥厚脂肪而产了更多的卵,也不愿想象她们本来就怀有身孕,蛇只不过是鸠占鹊巢。

“把这里破坏掉,然后赶紧走吧,回去也好,去下一层也好。”我催促着正进行解剖工作的黑瞎子,其他人也都不愿意在这儿多呆,“烧了或者干脆炸了,胖子炸药呢?”

“天真,你先慢着炸,你看这具尸体……”胖子站在地宫的中心地带观察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不是你吗?”

 

不乞讨了……妈耶累死了让我缓缓orz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