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六)

这两天累成狗……更新不勤orz抱歉

另外…下一次更新可能会比较重口,先在这里预警……敬请期待(你好省省了,下一次什么时候更都不知道呢……

 

第五层的事,闷油瓶,黑瞎子都在瞒我,我相信他们是为了我好。

这么多年来,三叔,潘子哪个不是为我好的,结果呢…我觉得,我已经有能力去面对很多事了。时间在增长年龄的同时还会带来很多有用东西,让一个人不再需要被保护,能独当一面,甚至能反过来保护其他人。

“那十年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这一次让我来做吧。”

决定来这里之前,闷油瓶是这样说的。我付出了十年,十一年或十二年,但我知道已经有几代人付出了他们的一生,我不敢说这十年不足惜,也不承认这十年无意义。

这糟心事不因我而起,但一定由我结束。

“那个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谁?”我回头,后面除了闷油瓶别无他人。

刚才那是……女人的声音?我们队伍里没有女人…唯一可能用女声说话的小花和我隔了三个人,根本不可能在我耳边说话……我捏了捏眉心,用力晃了晃头,让自己镇静下来。四层到五层的楼梯比上几层都要长,旋转楼梯没有扶手护栏,绝不能被幻觉影响,不然一脚踏空直接空降底层摔成草莓酱。

“卧槽这什么味儿啊…”胖子捏着鼻子,“这哪里是蛇巢啊……千年老咸鱼墓吧。”

“是啊……蛇的腥味还不够……这腐臭味儿…”面如菜色这个时候用来形容小花再合适不过了。

我从来没有那么庆幸过,还好我已经失去嗅觉了……不然我可能会吐的七荤八素。

“有那么臭吗?”

“还行,顺便羡慕一下吴老板。”黎簇他们回头,每个人脸上一个3M的防毒口罩……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了吗,这种东西我当年要是能用到,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恶心回忆。

“你们这些不嫌臭的能不能话少一点啊……”前面张海客实在忍不住了,“三个戴口罩的,一个闻不到的……学学我们家族长,沉默是金。”

“就是,特别是吴邪,要点脸啊你。”小花附和着张海客的抱怨。

“那个……各位,如果实在受不了的话,我这里还有……”苏万似乎觉得就他们有口罩,不太好意思,良心发现了一样翻起包来。

“哎哟我去,还有口罩你早说啊……”胖子伸手向苏万要口罩,“你这孩子鬼精鬼精的,真是万事俱备,连东风都不欠了。”

“不是口罩啊…这口罩贼贵,那个时候买来防霾用的。”苏万从包里摸出一小瓶花露水,“我说的是这个,真的臭我给你们洒洒。”

“你们城里的事儿逼都是同款的吗?那个时候天真下斗也带爽肤水,现在是你小子…”胖子还记得我在西沙给他擦的“爽肤水”,我憋笑憋的腹肌疼,“我带的哪是爽肤水啊哈哈哈哈哈哈,不瞒您说那是我口水。”

“啥玩意儿?你感情拿哈喇子抹胖爷的伤口?”胖子一脸难以置信,眼睛瞪得比牛铃还大,“奸商啊,你这种行为…赔钱,拘留,吊销执照噢你!”

“哈哈哈哈哈哈行行行,赔您钱,我拘留,执照不要了。”我哈哈大笑的时候,余光瞥到闷油瓶上扬的嘴角,心跳都漏了一拍……这么多年了,相处了这么久了,他的笑对我还是有巨大的震撼力。

我还真是没出息。

“这也叫没出息?”

女人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了……

“他对你笑得次数是第二多的了,你还觉得没出息了…真有意思。”

第二多?第一多的是谁……

“他爹。”

所以……闷油瓶是把我当爹了?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把我当爹?

“你果然和那个人一样傻,你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我是谁,如何与你交流吗?他拿谁当爹重要吗?”女人的语气有点不爽,显然是对我很无语…

我还真不在乎你是谁,那个人,我到挺在乎的。

“那个人啊……你过来,我跟你讲。”

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啊。”我看到另一座平行的旋转楼梯,紧贴着我所在的楼梯,女人在那个楼梯上向我招手,就是梦境里看到放蛇的女人,“过来啊,你不是想知道吗?”

这是真是假……假的吧,只有我能看到,很明显是幻觉。那么我过去就会死翘翘,我才不过去呢。

“怂什么啊?梦境里又不会死,距离这么近一跨就过来了啊。”梦境?难道他们在嫌弃气味难闻的时候,我就不知不觉被影响了?不对啊,如果是费洛蒙…黎簇应该反应比我敏锐啊。

“那个人就是你,是另一个吴邪!”女人不耐烦了,“你快过来,我好告诉你,你和张起灵的事。”

当真?我和闷油瓶的事……就像梦境里的那样?可怕至极……

“当真,你看到的不假。”

行,过来就过来。我豁出去了,往她的楼梯上跨去……

 

这次比较短…而且流水账…比较渣(写的神志不清了怎么会不渣orz

不乞讨了不乞讨了(懒就直说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