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四)

困死了困死了……发完睡觉orz

您的好友【宇宙第一海客吹】已上线……

在铺子里睡午觉,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扑到我身上,差点把我压吐血……肯定又是小满哥那条臭狗,一言不合就亲的我满脸口水。我推开他的狗头,“不许亲我,不然宰了你炖汤。”它的头又探了过来,这狗还不听话了,我手掌搭在他的脸上…手感不太对…这不是小满哥?

“吴邪?”闷油瓶的声音……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哪是在铺子里睡午觉啊……地面塌陷的时候我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开始自由落体,完了直接摔晕。

我缓缓睁开眼睛,闷油瓶的大脸糊在我眼前,这好像跟小满哥的行为也差不了多少……

“没事吧?”

“没事…”我爬起来,“其他人呢?”

我试了试手电,没被摔坏,但是光照之处还是漆黑,就像有人拿黑布在我们周围围了一圈一样……

“胖子?大花?张海客?有人在吗?”我向四周的黑暗大喊,“那师父呢?师父!在就吱一声!”

“吱!”不远处传来黑瞎子的声音,“大徒弟,哑巴,我看到你们了。”

“你他妈在哪儿?”我想循着声音找过去,闷油瓶拦住了我,“别乱走,这里黑的看不到路,而且随时还会塌陷。”

“大徒弟,你就呆那儿别动啊,你边上就有个坑,一不小心就跑到下一层去了哦。”我已经看到瞎子了,他背着进楼前就被我们打晕的人质,后面跟着小花,张海客和黎簇。三个人老鹰捉小鸡一样拉着黑瞎子这只鸡妈妈的衣服,有说有笑的,一看到我就笑得更灿烂了……看来我的黑历史交流大会又有新成员加入了。

“其他的人看见没?”

“没有,不过胖子目标这么大,你们没看到?”小花回答我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

“我近视啊,哪像您,火眼金睛。”我扮了个孙悟空的动作,黎簇和张海客笑得更凶了,还幸灾乐祸的看小花被怼,这黑吴邪大队的队友情是说没就没啊……

“二师弟,这里视力最好的不应该是你师父吗?”

黑瞎子摆摆手,表示他也没有看到胖子他们。我有点担心,胖子那一把年纪别摔成一摊了,或者苏万杨好那俩嫩小伙别被胖子压成一摊了……正这么想着,对面黑瞎子突然笑了起来,紧接着小花和张海客也开始捂着嘴嘿嘿嘿嘿的笑,连闷油瓶都饶有趣味的看着我。这是集体中邪还是黑瞎子的病突然传染……我有什么问题吗?我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没什么异样啊……难道是我背后……我回头就看到三张狰狞的脸反着光,“啊!”我一声叫完才发现那是胖子他们,“我他妈去你们丫的…”

“嘿嘿嘿,天真同志,革命信念不坚定啊。”胖子晃着他刚才照脸吓我的手电,“这么容易就被牛鬼蛇神吓到,不行啊。”

我心说你也知道自己这样是牛鬼蛇神……理都懒得理他们,“人到齐了那么接下来怎么走啊?”

“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会有楼梯。”

“拉到吧,地都塌的千疮百孔了还楼梯……等等…”刚才的声音很陌生啊,我一看,张家那个人质已经醒了。

“其实你们没必要打晕我的,”他揉了揉脖子,扶了一下眼镜,“我即使回到张家也会被杀,除了跟着你们,我别无选择。”

“你不会是……”张海客一把拉过他的手,他袖子下的手臂缠着一层绷带,“你是他们的血罐子?”

“是啊,不然我活不到现在的。”

我突然开始同情这个年轻人,就像同情小时候的闷油瓶一样……生在这种丧心病狂的家族真是一种悲哀。

“我知道的那个楼梯一般没那么容易塌,这个建筑是一把插进地里的梭子,地面上的是木结构的高楼,地下部分是石质的地宫。”他从包里翻出一份地图,是这个建筑的详细结构图,我瞟了一眼就知道他所说的没那么容易塌是什么意思了。那个楼梯围着整个梭子的轴而建,从地面上高楼的顶端旋转到到地下地宫的底部,我们遭遇的不过是小范围的局部坍塌,只要楼不倒地宫不塌,这个楼梯就不会被破坏。

张家的年轻人领着我们去找那个楼梯,我们用安全绳把所有人连成一串,以防有人掉进塌陷的坑里。张海客似乎对那个年轻人很感兴趣,跟在他边上和他搭讪。

“你在族里叫什么?”

“张海洋。”

好他妈简单粗暴的名字……我心说不会闷油瓶的本名叫张海龟,张海带,张海瓜子之类的吧……

“没想到你也是海字辈的?这么年轻?”

闷油瓶也好,张海客他自己也好,包括这个张海洋,看起来年纪都差不多,我就很好奇他们这些老不死的张家人到底是怎么判断彼此年龄的大小的……

“我是海字辈最年轻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海字辈最大的,”张海客很亲切的搭着张海洋的肩,“叫我海客哥好啦。”

不得不说在拉拢人心上张海客真的是高手。他从东北本家逃到香港的外家时整个香港张家都已经被汪家渗透了,他装作没发现的和汪家人融洽生活,照顾着“失散多年”的妹妹张海杏……甚至事情暴露后还能成功的策反张海杏为己用。这种事情你根本不可能指望闷油瓶来完成…...说实话我还是挺认同张海客那个“张家复兴他当族长”的玩笑的。

“楼梯,看见了吗?”张海洋用手电筒照了照前方,光扫过的地方泛起一阵绿莹莹的光,“只有这里的石头是萤光石,会发光。”

我们顺着台阶往下走,像是在电影院里,每一个石阶的边缘都有一条绿色光带,防止我们踩空。

“师父你看,那是什么?”苏万的手电照到楼梯以外的空间,星星点点的暗红色光斑慢慢的亮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差点刹不住车一直写下去了orz

真的好困……不乞讨了(这也是理由???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