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三)

下一次继续是盗墓残联的装逼专场orz

用胖爷的口吻就是“哑巴,瞎子,人妖花…果然是残疾人更适合倒斗这个行业啊。”

最近真的是高产似母猪啊……

 

“楼里比想象中要亮啊。”苏万挥手掸着空气中漂浮飞舞的尘埃,看阳光漏过缝隙刺进的一道道光柱,“就是空气不太好,灰尘太多,都出现丁达尔现象了。”

我心说天花板都快塌没了,采光当然变好了,但这危房很显然是上不去的。

“我看到的蛇巢不是这样子的……”黎簇转来转去的看着楼里的环境,“这和梦境里的完全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这楼是一把梭子。”瞎子笑着用中指推了一下墨镜,“上面有的结构,地下一模一样都有,你看到的蛇巢就是地上的楼的倒置。”

“不错不错,”我给他鼓掌,“那么从哪里可以通到地下那部分呢?”

“不知道啊。”瞎子回答的一脸理所当然,“我只是知道有倒置部分,又没进去过。”

“那你可以回去了,记得给二黑喂食,每天晚上九点后带它出去溜。”小花向楼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还有院子里的树别忘了修剪,池里鱼要喂,垃圾要倒。”

“啧啧啧,土豪的生活如此糜烂,大花你要和资本主义划清界限啊。”胖子搭着闷油瓶的肩把他勾过来,“这儿不是有专业人士吗?我说小哥啊,露两手给咱爷俩长长脸。”

闷油瓶例行没有反应,拿他两根筷子一样的手指扫雷一样的在地砖上探来探去,我们纷纷让出空间给闷油瓶作业。他大概戳了三分钟左右的地,在一块地砖前停了下来,手一挥张海客就跟召唤兽一样也蹲到了那块砖前。“这块?”闷油瓶点头,“慢点掀,下面有东西。”“嗯。”他们两人操作的十分默契,一个人轻轻掀起地砖,另一个拿匕首一点一点划过去,“成了。”张海客收回匕首,抹了一把脸,闷油瓶也把整块地砖搬起来放到一边。我们凑过去看,地砖下面挂着一个浅浅的网兜,里面是一捆手榴弹,引线与地砖相连……如果贸然掀开地砖,拉出引线,在场所有人就集体归西了。

“这么简单粗暴的机关?”苏万看着那一捆手榴弹目瞪口呆,“我还以为会是什么八宝转子之类的牛逼玩意儿呢。”

“闭上你的乌鸦嘴,”在这方面小花和张海客又一次达成了共识,“可千万别让我再碰到那东西。”

“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黎簇托着下巴自言自语。

“和沙漠里的不是同一伙人,相似的作案手法而已。”瞎子解答了黎簇的疑惑,拿刀割下网兜包了那些手榴弹丢到了外面,“去看看下面的情况吧。”

拿掉网兜后下面黑黢黢的一片,我用手电往里照,照到的还是漆黑。怎么会这么深……我抬头看看天花板,如果和地面上一样结构的话,应该能照到作为地面的天花板。

“再来个人,一起下去看看。”瞎子已经把安全绳系好了。

“我来?”

“解老板您就算了吧,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工资谁付啊。”

“这不还有霍老板吗?”

“我的大徒弟到底有没有脑子啊…”黑瞎子突然弹了我一个脑镚儿,“他要是有什么事,那小姑奶奶不把我做成他们家的地毯就已经很人道了,还谈的上工资?”

“哑巴?”瞎子张望了一圈,盯上了闷油瓶,“来吗?”

闷油瓶点了点头,和瞎子先后下到地下漆黑的空间里。我们在上面放绳子,放了半分钟左右,下面没有一点反应。“怎么样,到底没?”我冲着洞口大声的喊,“没有!”瞎子的声音传上来。我们继续放绳子,一分半过去了,瞎子的喊声又传了上来,已经很模糊了。

“他喊什么呢?”

“好像是……狗屎糖?”胖子给了我一个很不靠谱的答案。

“不够长。”可绳子已经到头了,小花翻了个白眼,把绳子系在腰上小腿勾着地面倒挂下去。几秒钟后瞎子乱七八糟的喊声又传了上来。

“这次喊的啥?开花了?我看他是真瞎了吧。”胖子拉着闷油瓶的安全绳,靠近洞口往里看,“小哥咋没个声音啊。”

“在地面上都没声音呢,你指望这种地方他给你唱个十八摸?”嘴上说着,我还真想象了一下唱十八摸的闷油瓶……简直惨绝人寰。

“等等,听!”张海客让我们安静下来,隐约听到几声口哨声,是闷油瓶在吹,由于底下太深,传到我们耳朵里已经轻的像幻听了。

“小哥不会真的在十八摸吧……”胖子把耳朵凑过去,“听起来还真有调调。”

“族长说…”张海客脸色都变了,“要塌了。”

 

还是那么短小,没脸乞讨(等等……这个作者不是号称很不要脸的吗?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