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二)

欢迎黑瞎子加入老吴的作死大队

还有……生生不息的张家人怎会就此GG呢?

下一次估计会是黑瞎子(装逼专场了orz你问老张?他的逼格什么时候低过啊……

 

“第一次见面我就说过了,我很后悔,当时应该连你们也一起弄死。”我说的很决绝,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沙海腹地。这些张家人的目的现在和我们完全相反,无论他们怎么样对于我们都是隐患,那么与其提心吊胆不如统统干掉。况且我们现在有这个能力干掉他们。

“我还以为吴老板是站在我们张家这一边的呢。”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一根烟都吸完了,他们还没有动手的意思,“张家各位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这句话吧?”

“温斯顿.丘吉尔。”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轻声嘀咕了一句,他站在人高马大的张家人之间显得很瘦小,刚才动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是这群张家人里最不能打的。

“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救张家?”

“因为那货求我帮忙,”我想都没想的指了指张海客,“还有因为你们族长,他可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张海客?你当时让吴邪救张家,现在又阻止张家的复兴这又是什么意思?”在我和闷油瓶这里都讨不到便宜,这领头的人开始转火张海客。动手也不是,动口也不是,我都替他们感到尴尬。

“我?你们可放过我吧,一百四十年来我才活出点人味,你们一个复兴又给我回到解放前。”张海客嬉皮笑脸的,虽然是我的脸但怎么看怎么贱,“除非我帮你们,复兴后张起灵给我当。”

那个人沉默了,张海客荒唐的玩笑让他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们包都背起来了,看来是准备跑路了。”胖子悄悄拿肘子戳我,“他们跑了怎么办,要咱追得够呛啊。”

如果他们撤退,这里能追上他们的只有闷油瓶和张海客,连小花都不一定有把握。而我又不能开枪把他们都打死,因为我还不知道闷油瓶对这群张家人的具体态度。毕竟在他们的人开枪前,闷油瓶对他们都是手下留情的。以张家人的尿性,即使撤退也是暂时的,他们有的是时间,绝不会罢休。

“说实话吧,让你们失望了,我的目的只是弄死姓汪的,因为深受其害的不止你们张家一家,”我带着真诚的笑容走过去拍拍那个张家人的肩,闷油瓶和小花保镖一样紧跟在我身后,如果他有什么动作我们也能立即反应,“救你们张家不过是计划里的举手之劳而已。”

“就算是举手之劳,也要谢谢吴老板。”他也笑了起来,好像我们真的在亲切友好交谈一样。危险,当我感到危机时他手里的小刀已经碰到我脖子了,“小心!”闷油瓶一把推开我,然后反手扣住那人握刀的手腕顺势一拧,刀从他脱手掉落,“撤!”那人被闷油瓶制住,艰难地下达撤退的指令。其他九个张家人立即散开,向四面八方逃窜。

“追!”闷油瓶立刻掐死了那个领头的人,和张海客分头追过去。小花几乎是从我身后飞出去的,一个滚翻就把落在最后的眼镜扑到了摁在地上。剩下的八个人还没跑出我们的视线,就在八声枪响里全部倒地,我们面面相觑,追出一半的闷油瓶和张海客也停下来回头看我们。

“不是我开的枪。”我摊开双手,手上只有我的白狗腿。

“也不是胖爷啊,”胖子手里端的是一把小型冲锋枪,“胖爷开起枪来可不止九发。”

“谁?”小花盯着不远处的土墙,眼神凶残的可怕,“给我出来,我看见你了!”

“解老板,别来无恙啊。”瞎子扛着一把步枪从墙角的一堆杂物里钻出来。

“你来干什么?不是让你留在北京的吗。”小花把那戴眼镜的人质丢给我们,抬手一棍子挑掉盖在黑瞎子头上的破布,“嫌死的不够快?来这儿凑热闹。”

“霍小姑奶奶让我来的,我是唯一还记得路怎么走的人。”瞎子拿枪远远的指了一下那座高楼,“里面很可怕的哦,跟我走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可师父你不是快瞎了吗?”

“还是二徒弟体谅我,”黑瞎子神经兮兮的笑着,摸了摸苏万的头,“放心吧,进了这楼,为师就不瞎咯。”

 

这次依旧短小……不乞讨了不乞讨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