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十)

“吴老板,你相信轮回吗?”

“不,我相信兴欣。”

 

“吴老板,你相信轮回吗?”这是黎簇醒来后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在梦里看到了另一个你,”黎簇闭着眼捏了捏眉心,“那个人不仅仅是和你长的一样,他的言行举止,所作所为,甚至做事的方法手段都和你一模一样。”

“我知道,我也看到过这个人。”

“我觉得,他就是你。”黎簇突然一脸严肃的盯着我,“吴老板,你有没有骗我们……你今年到底几岁了。”

所有人都看着我,好像在等我答案一样,我今年几岁了…我还真没去细算过。

“我今年…刚好四十岁啊,骗你们干嘛。小花可以给我作证啊,我小时候还抢过他糖葫芦呢。”

“是啊,然后被秀秀打了,”小花翻了个白眼,“你小时候还以为我是女孩子,结果发现我和你一样站着尿尿,还尿的比你远,你不是回家哭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事我也有发言权的哦,”张海客拍着小花的肩,“他和解子扬扒着墙偷窥女澡堂,结果看反了,里面一胡子胸毛一大把的大汉哈哈哈哈哈哈,可把他们吓的。”

“哈哈哈哈哈哈还有这种操作,”小花笑着把张海客的爪子拿开,“我跟你讲啊,吴邪小时候到北京来然后犯熊,结果被他老爹当着我们的面扒了裤子打屁股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哦哦这场面我也见过,他上初中的时候……”

“咳咳咳咳,”我一巴掌往张海客脸上糊过去,他偏着头躲开,“有完没完啊?你们这是要开吴邪黑历史交流大会啊?”

“我也可以作证,”这是进山后闷油瓶第一次参与我们瞎扯淡的讨论,“我去他爷爷那儿,他才这么大。”闷油瓶手比划着,我大概一米一的样子。

“然后呢?”小花还没玩够,想从闷油瓶那儿再套一点我的黑历史。

闷油瓶看着小花,“他跟我说,他以后要娶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闷油瓶到底是自己人,他这么一回答小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一直在想闷油瓶一语怼千言的神技用在除了我以外的人身上会是什么效果,现在看小花这表情真的是爽的不能再爽了。

“你笑什么啊?现在相信了吧?”我拍了一下哈哈大笑的黎簇,“老子四十年成如假包换的人类,除了那个人还有什么信息,详细点说清楚。”

黎簇的梦境从蛇被放进村子开始。安宁的村寨,村民们像往常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毒蛇在暗处悄悄的游走着,咬伤了不少村民。受伤的村民迅速变成怪物的样子,结合我之前的梦境这种变化最短只要四十分钟,其他村民还没反应过来,怪物就出现了。他们会咬人,被咬伤的人也会中毒变化,然后继续咬人……十条毒蛇,用了短短两天就把偌大的一个村寨变成了死城,无人生还。在接下来长达一个月的时光里,村民们没日没夜的在村寨里游荡着,直到汪家人和那个女人来到这里。女人在村寨各处释放烟雾,受烟雾影响村民的眼睛变得畏光,因此只能昼伏夜出。在汪家人停留的时间里,黑瞎子和那个“我”也偷偷潜入了村寨,“我”不幸被蛇咬伤,迫不得已闷油瓶杀了“我”跟黑瞎子离开,汪家人被女人和闷油瓶全部杀死,女人不知所踪……到了这里就和我梦里所见的接上了。

“这是一个没有黑夜的村子,白天是白天,黑夜是光线较弱的白天。”黎簇从我们抬他用的门板上起来,背好自己的装备,“我记住了蛇回巢穴的路,我们去它们的窝看看。”

蛇的巢穴就是那座汪家人占领过的高楼,闷油瓶和那个女人杀光了他们之后,那座楼就成了蛇的巢穴。这种蛇和野鸡脖子有一点相似,会使用人或动物的尸体孵化幼蛇,楼里尸体成堆,如果没有别的因素影响的话……现在蛇的数量还不止十条……

黎簇带着我们走了一条及其诡异的路线,他记的是蛇归巢的路,蛇能到处乱钻而我们不行,这一路上房翻墙,飞檐走壁,很折腾人。黎簇像疯子一样一个人在前面走的飞快,熟练地像一条蛇,只有闷油瓶和小花跟的还算轻松,我们后面的统统掉队。论体力,身体灵活性,在我们这里黎簇都排不上号,他现在这状态是拜费洛蒙所赐。“你会觉得自己是一条蛇。”我第一次尝试使用费洛蒙的时候黑瞎子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还问他“那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很有意思的问题啊……黎簇回忆蛇归巢路线时,意识重新由人变成了蛇,现在的他感知不到人身体的局限,蛇的意识在意的是归巢这一结果,而不会介意人的身体如何带他归巢,归巢后会怎样。他应该会累的残疾吧……我有点后悔刚才扔掉了改造成担架的门板。

蛇走的路是名副其实的近路,这样丧心病狂的跑了没多久我们就远远的看见那座高楼了。楼的样子和梦里又不一样了,潮湿,风化,它在自然的外力作用下摇摇欲坠……这座楼不像张家古楼封闭在山体里,也不像其他地方的木制高楼有人养护修理,这真的是一座危楼,危楼高百尺……

黎簇冲到了高楼前,蹬着楼体内部戳出来的木桩蹭蹭的往檐上飞,这货是真的疯了吧…….再这样下去等他回过神来就真的残疾了。

“小哥,把他抓下来!”我冲离他最近的闷油瓶大喊,闷油瓶踩着木桩直接跳上屋檐,一把拉住了正在往上爬的黎簇,然后拎着他跳了下来。

我拿出水壶往黎簇脸上泼了一杯水,苏万在边上拼命扇他巴掌,他皱了皱眉头,大口大口的喘气。“哎哟,脸疼…”黎簇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刚才苏万打的可用力了,“只是脸疼就好。”我把水杯收好,黎簇站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屁股疼。”闷油瓶拎着他从屋檐上蹦下来的时候他屁股着的地,“只有屁股疼也还好…你看看自己还能走路吗?”他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没什么大问题。

“你刚才跟公驴发情似的一个劲的往前奔啊,小同志你这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啊。”

“我看你也在挑战你这个体型的极限啊。”

“哪里哪里,胖爷我就是所有胖子的极限,挑战自己就可以了,”胖子扭着他并不存在的腰,“你出去问问,全中国还有哪个胖爷这样的胖子,飞檐走壁,哼哼哈嘿。”

“得了吧,你哼哼哈嘿,最后检查一下装备,我们准备进楼咯。”

“哦!”小鬼们神经质一样欢呼了起来,跟他们一起发神经的还有之前带队的某土豪,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一觉醒来,这个指挥权就到了我手里……解导睡了个懒觉,这旅游团就给吴导带了。

“等等,有人。”闷油瓶突然警觉起来,有什么突发情况他的话绝对不能不听,我们所有人都立刻站好位保持战斗状态。

几个人从附近的民房和灌木里向我们走过来,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我点了一下,十一个人,他们有统一的着装和装备。张家的人,在这种重要的地点,终于和我们狭路相逢了。

 

张家人上线咯(但还是没打起来……下一次更新开打orz

例行乞讨(//∇//)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