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九)

走剧情的流水账……如果可以明天还会更新orz

而且比较短orz

 

行云流水的砍翻了几个,我发现那些怪物村民长的恶心,会乱咬人,但是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唯一棘手的就是他们数量庞大,好像永远都砍不完。黑压压的人挤的到处都是,不让他们咬死也让挤死了……

“上房顶!他们不会爬高!”小花已经几棍子戳到了屋顶上,闷油瓶跟着也翻了上去,我们七手八脚的都爬上了屋顶,村民们站在下面向我们咧着大嘴挥舞手臂,像是在致敬……

“接下来的路可能都得从屋顶上走了。”小花戳着棍子在紧挨着的一块块屋顶上飞来飞去,夜晚模糊的光影里像一只长脚蜘蛛……东北民间传说的“夜游神”别是小花这种人晚上出门遛弯。

“不就是跳房子吗,”胖子站在屋檐边上,做了个立定跳远的动作,大喝一声就扑到隔壁的屋顶上了,“胖爷不老,金枪不倒。”

“别金枪没倒房子先倒了。”我一个助跑向着对街的矮房腾空而起,再稳稳落地,黑瞎子当年跟我说他要把我从“天真吴邪”训练成“特种吴邪”,看我刚才的跳跃他应该会很欣慰。

“这危房旧房豆腐渣工程,村政府太不作为了,”胖子大踏步的在屋顶上跑,木板瓦片嘎吱作响。

“少说两句吧你,回头踩个洞出来,下去和人家村姑嘴对嘴,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多话。”

“总比天真你第一次下斗就和几千岁的小姐姐嘴对嘴好。”

“那小姐姐千年不腐而且还长的很好看啊,你看看下面的村姑,你下的去嘴吗?”

胖子还真往下瞄了一眼,然后捂着眼睛“噫”了一声,但跳跃的力度却依旧没有减轻。

“前面那间屋子顶上有个小阁楼,我们上那儿歇会儿吧。”跳房子属于小花擅长的领域,他棍子戳啊戳的比我们很多人都要高效,但是他昨天晚上修了个大仙……一晚没睡好,今天白天还折腾了一天,现在估计是吃不消了。说实话我也想找个地方休息……三小鬼已经堕落到让闷油瓶轮流丢他们了,我就是一把年纪了不好意思,不然我也想让闷油瓶丢我……这么跳啊跳的,我腹肌和小腿都酸痛到颤抖。

“阁楼里还挺干净的,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蹦到阁楼前时,小花已经把里面清理了一遍了。

那些村民爬不上阁楼,但是保险起见小花还是把木梯给撤了,我们窝进小阁楼里,点着灯,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样子,然而根本没人想谈。小花几乎是坐下靠上墙就睡过去了…以前没见他睡眠这么好的,这次是真的累了,我把背包垫在他背后当枕头,不然他明天醒来发现自己枕着旁边的胖子睡,估计会炸掉。

“我们转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那些蛇的踪迹,你说它们会不会已经溜光了啊。”

“那张家人来了也是白忙,我们不亏。”我叼了根烟在嘴里,那么多人在狭小的环境里我不好意思点起来放毒,叼着过把嘴瘾也是好的,“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要做好雷达就行了。”

我们都靠在墙上休息,楼下传来东西翻到的声音。是那些村民,他们一路追着我们,知道我们在楼上,他们上不来就在下面翻箱倒柜,想引我们下去。

“这些人追了我们一路了,要不要怎么拼的……”

“你弄死了人家的孩子,人家不找你拼命找谁啊?”我有意挤兑张海客,“他们这种家族团结得很,最宝贝小孩了,哪像某些家族大人搞事孩子背锅……”我忽然意识到我的地图炮范围好像太广了,一不小心炸到了友军,某位替家里大人背锅的好巧不巧就坐我边上呢…...“算了,算了,社会主义的春风不和封建势力计较,解放万岁晓得伐?”

“就是,这话说的好,解放万岁,”胖子给我打圆场,“封建势力的余孽还想复辟,那是不允许的。”

“好了,都休息会儿吧,如果天亮了那些张家人回到这里,我们搞不好还要转移呢。”我挥了挥手,脱下外套盖在身上靠着墙睡过去了。

我睡眠质量还不错,一夜无梦,快要天亮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像是悄悄话,呢喃细语,也听不懂在说什么。后来,轻声细语变成了凄厉的尖叫,我猛的睁开眼,对面的黎簇也醒了,正看着我。我们的睡姿都不太好,胖子横在我的腿上,我半个人都挤在闷油瓶身上,闷油瓶被推到了墙角张海客那里,张海客几乎被嵌进了墙里……

“你听到了?”我轻声问黎簇,这个时候天刚蒙蒙亮,其他人都还睡着,“那个说话声?”

黎簇大幅度的点头,生怕我看不到,“我们到阁楼外面去看看,让他们再睡一会。”我把腿上的胖子挪了个位,腿被他压了一晚上麻的要死,我刚准备站起来,黎簇就轻声叫起来了“蛇!”我看到一条大号可乐橡皮糖的尾巴,在阁楼屋顶的缝隙里摇晃了一下,窜出去了。

“出去追啊!”黎簇就睡在门口,翻身起来就出去了。我站起来,边上的闷油瓶和张海客也醒了,“看到那种蛇了,刚从屋顶上钻出去。”我跨过地上的一滩胖子,一根小花,和一堆苏万杨好,冲出小阁楼,闷油瓶跟在我后面跑出来。

天又亮了一点,昨晚的那些村民都不见了,黎簇已经蹦蹦跳跳过了两三个屋顶了。我连忙追过去,“你当心别让蛇咬到,中了毒变成怪物我第一个弄死你。”

“我抄到它前面去了,”黎簇站在一个屋顶的边缘,半蹲着,标准的守门员姿势,蛇顺着墙窜上来被黎簇凌空捏住了头,“吴老板,我抓住了抓住了……啊啊啊啊!”蛇在黎簇手里挣扎,缠在他的手腕上,“直接弄死!拧断它脖子。”黎簇拉住手腕上的蛇身,捏着蛇头的手一个翻转,整条蛇松松垮垮的挂了下来,他把死蛇往边上一扔,然后抱着头蹲了下去。

“怎么了?低血糖?不至于吧……”

“应该是费洛蒙…”

“把蛇拿远一点!”我快速捡起地上的死蛇丢给对面的闷油瓶,一回头黎簇已经躺地上了。那个时候在我家,蛇在院子里,我在卧室睡觉,费洛蒙都能影响到我……不知道黎簇这次会看到什么信息。

 

鸭梨醒来会有比较重要的信息,然后张家人即将上线……好想让他们两波人打一场啊,就算互相仍扔石头也好啊(拉到吧你

这次就不乞讨小红心小蓝手了(那你还把它挂在嘴边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