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七)

修仙大佬解语花orz一晚没睡好第二天还能下斗……心疼大花。

今天的更新貌似还是流水账orz

明天高能……不要在漆黑的环境里观看。

 

早上六点,生物钟准时的结束了我的睡眠,我收拾好行李,推开房门,小花也刚好从他的房间出来,眼眶周围一片青黑。

“大花,早。”

“不早,我昨晚就根本没睡。”小花晃晃悠悠的和我下楼吃早饭,“今天我不开车了,疲劳驾驶是很危险的。”

“今天我也不开了。”

“那谁开?张海客?”

“聪明。”

我拿着我的驾照走到旅馆大堂里,张海客正坐在那里啃油条,闷油瓶在他边上咬包子。

“张海客,驾照给我一下。”

“你没事吧?查我驾照干嘛?”
“少废话,驾照给我。”

“我知道了,你个大土鳖没见过香港驾照吧?”他从包里掏出驾照,“拿去,好好看看啊,海客哥带你长长见识。”

我接过张海客的驾照,看也不看的揣进兜里,然后摸出我的驾照甩给他。

“哎,你干嘛?还我驾照。”

“吴邪,你驾照不在你自己手里吗?”小花把烧饼递给我,我拿过来咬了一口,“我是你海客哥啊。”

“你大爷的,他妈要不要脸啊?”

“当然要啊,我不要脸,那你怎么办?”我拍拍张海客的肩,“早饭多吃点,一会儿好好开车。”

黑瞎子的外援在草海景区等我们,标志是一辆红色的越野车。我们先往景区方向开,经过景区停车场,两辆车就变成了三辆。小花坐在副驾驶拿起对讲机:“大方向西北,跟好张海客的车,进山。”“好嘞。”对讲机里传来胖子豪迈的声音,而第三辆车只是默默的跟着,没一句回应。这让我更好奇了,不过黑瞎子找来的人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能力是值得肯定的。

张海客的车技和黑瞎子有的一拼,盘山公路一圈一圈晕的我吐胆汁,我怀疑这货是在故意报复我。在我和小花的强烈抗议下,张海客被赶下了驾驶座,由闷油瓶来做后半程的司机,车已经开进山里了,我就不信还会有交警设卡查证。

不过闷油瓶开车我还是有点胆战心惊的,万一他的操作比黑瞎子和张海客还要骚,我们这一车人连抗议勇气都没有……闷油瓶开了一会儿,车稳稳当当的,甚至比我开的还稳。

我对我的车技一直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二叔三叔一趟趟的回家或去山里收东西,都是让我开的车,这种盘山路我也算是老司机了。看闷油瓶技术那么好,前坐的小花明显松了一口气。坐在副驾驶,旁边先是秋名山车神张海客,后来又是黑着脸不知道多少年没开过车的闷油瓶,小花那巨大心理压力完全可以想象。

在山上开了快两个小时,修建平整的公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坑坑洼洼,倾斜狭窄的土路,从车窗往外看感觉随时会翻到山下去。闷油瓶的车速减缓,小花对照着手机里的地图,放下车窗观察地形,秀秀这次弄来的地图十分给力,连我们开的这种羊肠小道都有详细标注。又颠了半个多小时,小花在对讲机里喊了声停车。我们纷纷下车,前方的土路分出了一条陡峭的岔路,窄的只能通过一人。

“就是这里了。”小花手机里的地图上这条小岔道被描红了,描的及难看,“车就停在路上,秀秀会叫人回收的,带齐装备我们走。”

我背好装备带上刀,回头一看,第三辆车上下来了三个年轻人……低着头,一声不吭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牛逼的人呢,你们仨以为自己是裤衩啊,还闷声装大逼。”我差点飞起一脚踹他们下山,黎簇看我冲过来慌忙的躲闪,“省省吧,老子不抽你。”

“师父说你不能再吸蛇了,为你的生命安全着想就把鸭梨派过来了。”

“那你们两个呢?”

“我们是来给鸭梨做保镖的,”杨好晃了晃手里的枪,“他也算是稀有人才,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

“行行行,那麻溜的快走了。”

黑瞎子的外援是黎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反而安了。黎簇能带给我幸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我找了十七个人,比黎簇优秀的大有人在,但没一个人成功,唯有这不起眼的少年,成就了我计划中的制胜一局。

张海客开道,闷油瓶垫后,我们从山腰的土路下到山谷里。山谷的树木高大而茂盛,典型的亚热带原始丛林,有点像浙西浙南那些较高的山区。

“秀秀来消息了,说我们目的地的那个村寨已经属于无人区,还没有进行过勘探,所以不能找到准确的位置。”

“有大致方向就成,我印象中那个村寨规模不小,应该不会很难找到。”

“天真啊,你看到过那村子,那你还记得进出的路吗?”

“我要是知道我还不早说?”两次梦境,一次被闷油瓶直接弄死在村里了,另一次让闷油瓶塞在包里什么都没看见……不知道进村的路,都是我后面这货的锅。

比起在柴达木的雨林,穿这树林真的是跟郊游似的,胖子已经让我们荡起双桨了。说实话,最前面是整天牛逼哄哄的张海客,然后是胖子和小花,中间是老子种的三颗小白菜,最后还有我和闷油瓶,这种全明星的倒斗阵容想不放松都难,小花说“旅游一样,浪几天就完了”不无道理。我们走啊走,走啊走,胖子歌都换了好几首了,别说村寨遗址,连人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

“没有准确位置就无法估计路程,会不会那个地方离我们其实很远,然后这样走得花个几天?”张海客停下来问我们,小花把手机给他看,地图上只有表示大致位置的一块阴影,而算一下比例尺,那阴影范围大的离谱。

我看了看周围的山,山脉长长的轮廓线隐约有一截能和记忆里的山形重合……

“不远了,真的不远了。”我指了指重合的那一段山脊,“如果我没记错,那村寨就在山的那一边。”

有目标的前进效率比漫无目的行走不知道高多少,下午五点半左右我们就翻过山,看到山脚下村寨的遗址了。

“皇军不负有心人,”胖子摸着肚子俯瞰村寨,“同志们,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明明是黄天不负有心人。”苏万从包里拿出一盒卤鸭准备吃晚饭,“都是同志们还和鬼子一样悄悄的进村。”

“你看你,小小年纪尽挑胖爷刺,卤鸭充公。”说着胖子就带黎簇杨好去抢苏万手里的卤鸭,一时间吵吵嚷嚷的把周围的鸟都惊起来了。

我们坐在倒下的枯木上啃着压缩饼干,很多年没吃了,还是回忆里的味道。胖子他们瓜分了苏万的卤鸭,一个个砸吧着嘴吃的津津有味,某位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跟一群小鬼瞎闹。我正准备过去损他几句,闷油瓶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食物指了指夜幕下的村寨。我拿着望远镜躲在树后面看,村寨里有人,着装统一,井然有序的走着。

“是那群本家的兔崽子吗?”我把望远镜给张海客,他看了一会儿,点点头。

虽然对那些本家人的到来已有预料,但透过望远镜看到他们还是很糟心的。

“他们在撤离。”闷油瓶盯着那一队人,他们正离开村子往另一边的山上走。难道我们晚了一步?他们已经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并开始撤离了……

“他们有没有带走什么东西?”

“没有,”张海客点着他们的人数,“人一个都没少,装备也没怎么用过,我觉得他们也是刚到不久。”

“那就好。”我看他们已经完全离开了村寨,藏进了山林里,天黑下来踪迹全无。

“你们知道吗,那个时候美国人登月,朝鲜人就说要登日,有人就问了,太阳这么烫怎么登呢?”胖子还在和仨熊孩子聊天,“朝鲜领导人说,我们晚上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做了个小声的手势,让他们别笑,胖子跑到我们边上,“你看那群兔崽子走了,我们不刚好晚上进村嘛。”

于是在胖子的提议下,我们打着手电趁天黑进入了村寨。

 

例行乞讨小红心小蓝手……

别的不多说了,滚去更明天的文了orz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