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六)

emmmmmmm我回来更新咯(((o(* ̄▽ ̄*)o))) 

流水账的剧情……明天进山咯orz

 

我一直很好奇,闷油瓶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开始积极愉悦的准备起了贵州之旅……霍小姑奶奶甚至动用关系给闷油瓶办了张身份证……

两天后,我们一群人坐高铁去了贵阳。

早上八点的高铁要下午五点才能到,保持这么一个姿势从早坐到晚,腰以下都酸的不属于我了。一开始胖子还和我们打牌,过了一会他牌还拿在手里,呼噜已经打到下一节车厢去了……闷油瓶和张海客像自闭症儿童一样,一个看天一个看地……我和小花还好,至少人还清醒,没事还能聊聊天。

“幸好我把一节车厢都包了,不然那呼噜声同车厢的人不得报警。”

“哈哈哈哈哈哈,你就看在赢他钱的份上包容一下吧。”刚才我们斗地主,小花运气好的不行,每次都是一手好牌跟赌神上身了一样,大土豪一个赢起钱来却毫不手软……要不是胖子打了一半睡着了,他估计要跳起来打土豪分田地了。

“大花,说实话你这次跟我们一起出来我很吃惊啊,你就不怕你一走北京的公司乱套吗?”我准备旁敲侧击的从小花这里打听那天闷油瓶到底是怎么说动他们的。

“我有什么好怕的?光你和那胖子就炸飞过青铜门,现在又加上那边两个,跟着你们倒斗就像旅游一样,浪几天就完了嘛。”小花掏出手机,“再说了,北京不是有秀秀这个后勤部长吗?至于我的公司我有代理人呢。”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黑瞎子牵着一只哈士奇站在公司门口。

“你怎么也请黑瞎子做代理人?”

“不是瞎子,是那条狗。”小花给我看了他给瞎子的短信,上面写着“见狗如见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前秀秀跟我吐槽你,拿了只乌龟当本体哈哈哈哈哈,怎么现在又要和本狗做同类了。”

“谁跟你是同类…那狗是瞎子送我抵租金的,我跟他说让他自己留着导盲吧……”

“你可以的,哈士奇反导盲系统还偏偏给瞎子用哈哈哈哈哈哈,北京交警有的忙了哈哈哈哈。”

和小花这种人,果然是兜不了圈子的,他和我瞎扯巴扯,一个不注意话题就会歪出二里地。还是跟他直说的好……

“对了,大花,那天小哥跟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平时屁都没一个的人,怎么说服这么多人组织一次那么莫名其妙的倒斗行动?我不是质疑闷油瓶的能力,毕竟他是见过史上最大盗墓行动这种大世面的人,我只是好奇。我这种人,好奇心起来和毒瘾发作一样,不弄清楚就生不如死……

“他什么都没说,”小花歪头一笑,“他只是把情况跟我们讲明,然后我们就决定了啊。”

我心说这算什么答案,一把年纪了你还卖萌歪头杀?我可不吃这套…

“吴邪哥哥,你就让我任性这一回吧。”他突然用软软糯糯的女声说话,惊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知道此行凶险,但若是能自由自在肆意妄为一次,死而无憾。”

这话从谁口中说出,都没小花说来的震撼。自由自在对于小花,就像一夜暴富对于我一样,只有想想的份。以前我还觉得,二爷出了名的护短,小花的童年应该还过得去。后来渐渐的发现,解家在老九门卖儿子送孙子成性,搞不好小花只是解家用来留种和制衡各家的一枚棋子,像质子一样被送到二爷那儿,就算二爷把他当孙子宠又怎样呢?

“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你这种黛玉的心思宝玉的命,我一句话有你半天好琢磨呢,”小花抓了一把瓜子嗑起来,“现在我有这个资本想干嘛就干嘛,就是很值得高兴的。”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胖子的呼噜和小花嗑瓜子的声音此起彼伏,小花好像故意和着呼噜的节奏嗑,听起来交响乐一样。

“话说秀秀给小哥弄的身份证上写的就是张起灵这个名字?”

“废话,难道写吴起灵啊,”小花还在吧唧吧唧的嗑瓜子,“又没人知道他本来叫什么……总不至于真的叫他张狗蛋吧。”

“我好像知道……他的本名。”我记得我在梦里叫过他的名字。

“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才说……到时候还要秀秀去改,不嫌麻烦啊。”小花“哗啦”一声把手里的瓜子壳全撒到垃圾桶里,“他本来叫啥?”

“他叫张……”我不记得了…不是忘了而是说不上来,就是那种在喉咙口翻滚无数遍却说不出的感觉,“让我想想,他的名字…张…我好像给忘了……”

“嗯……完了。”小花又抓了一把瓜子,“神经衰弱,得治。”

“你他妈才神经衰弱,我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我不停回忆着那个梦,梦里我开口的音调,口型…但是每次“张”字一出口,后面想起的两字就忘个精光。胖子已经哼哼唧唧的醒了,闷油瓶的注意力也从天花板转移到了我这里……我闭着眼把脑子都想抽筋,可他的名字就像高中时抽背的政治概念一样,死活说不出口。

“吴邪,别想了。”闷油瓶是准备安慰我,说“这不重要”吗?我心里突然一阵感动……“该下车了。”

“………”

火车缓缓的停在贵阳北站,小花的人已经把车停在火车站了,按照计划下了火车随便吃点晚饭就直接上高速去威宁。

“这两辆越野车,一辆坐人一辆放装备,你们先看一下各自装备有没有缺的,好叫人马上补。”小花把其中一辆车的后备箱打开。由于高铁上水果刀都不让带,我们只能把所有装备先打包寄到了贵阳,再让小花的伙计直接放车上开过来。我的爱刀大白狗腿躺在车的后座上,放在一起的还有闷油瓶的黑金古刀,胖子看到一后备箱的枪和炸药眼睛都发光了,我过去拿手肘戳了戳胖子,“枪和炸药能不用则不用,我们活动地区的附近就是威宁草海和韭菜坪的景区,动静闹太大把条子引来。你可千万别爆破一时爽,队友火葬场啊。”胖子嘴上“好好好”的答应着,魂还在后备箱里。

“这次行事低调,我就没找司机,伙计把车停在火车站就走了。”小花转着两串车钥匙,“这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咱换着开,秀秀和瞎子在北京研究进山的路线今晚会给我们结果,瞎子是唯一可能还记得路的人,秀秀会尽量弄来精准的军用地图,一切顺利的话明天一早就可以进山了。”

“这里除了小哥都有驾照吧?”我觉得保险起见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胖爷驾照让吊销了…”

“我的是香港驾照。”

“你们张家这么牛逼怎么不给你弄一个内地驾照啊?”

“你怎么不问,他们这么牛逼怎么不给族长弄个驾照?”

“拉到吧,你们族长身份证都没有。”我从小花手里拿了一串钥匙,“这四个小时得我们开到底了。”

就这样,小花的车在前面带路,我的装备车跟在后面,从贵阳西上了高速。

然而我们在高速上开了没多久,我就收到小花的微信消息。他也是很厉害的,一边开高速还能一边给我发微信。小花要求到服务区跟我换车,理由是胖子在火车上睡了个饱现在烦个不停……他怕自己和我一样神经衰弱。

换了车之后,我开车在前,小花在后,我对去威宁的路不是很熟,就刚好给胖子布置任务让他帮我查导航。

到达威宁已经十点多了,坐五个小时火车,再开四个小时汽车,我是被胖子扶进旅馆的,小花状态比我好,但也累的够呛。

我真的十分后悔,当时如果把我的驾照给张海客让他来开车,我现在就可以美滋滋的在房间里泡脚,而不是浑身酸痛,小腿抽搐的瘫在床上睡不着。隔壁房间的胖子呼噜声都打到我这儿了,这狗屁旅馆隔音比我那小山村都差。小花明天估计得气成个锤子,他很有先见之明的定了五个单间把自己和胖子的房间隔得最远,还是阻止不了声波的传播,美容觉泡在汤里。就在几分钟前,瞎子的地图已经发到小花手机里了,那位大爷还说给我们增派了外援,明天就到,也不知来的是何方神圣。

这样想着想着,我困意居然上来了,在震天响的呼噜里如奇迹般的睡着了。

 

各位小天使们可以猜猜瞎子说的外援是谁(有人理你吗

明天公布答案哦☆〜(ゝ。∂) 

(少量黑花粮(*^_^*)占tag致歉

最后例行乞讨小红心小蓝手orz谢谢大家啦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