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四下)

老吴的后半个梦境…不好意思昨天更了一半orz

如果可以…今天在更一发(又立flag,又立flag………

 

“大概二十来人,只是在搜索还没发现我们。”

“迟早会的。”闷油瓶把我塞进了包里,我只能听到他和黑瞎子的对话。

“哑巴,哑巴,我们去那里!”

“嗯。”他们开始奔跑,跳跃,在闷油瓶包里比在驴背上还颠。

“这车马上就开了,三,二…”瞎子数还没数完闷油瓶已经腾空而起了,“哎,哑巴你不等等我!”我听到噗噗两声,他们应该落在比较松软的地方。

“你跳那么急干嘛?这一节是煤渣,你看后面一节车厢就是黄沙……”

“他们发现我们了。”

火车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摇晃的开动了。

“我有话要跟它说,”闷油瓶的包被拉开,黑瞎子把我从包里拿出来,我发现火车在向北开,“你好,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一定是能接受费洛蒙信息的人,相信从刚才到现在你都看到或听到了,我现在要告诉你更多。”

黑瞎子看了看一边休息的闷油瓶,见他没有任何反应,黑瞎子继续说下去,“这个人姓张,他是一个巨大的家族的领头人,这个家族有多大你不用去猜想,反正你也想不到。而现在有另一个不那么大的大家族,企图毁灭他的家族,用一种细微却十分可怕的方法,就像蚂蚁杀大象一样。张家的存在是为了守护一个天大的秘密,真的是天大,而那个要毁灭张家的家族想让这个秘密公诸于众。本来这两家的博弈没什么的,但是他出现了。”瞎子拿出了那包骨灰,“记住这个人,他差一点就让那个秘密永远消失了。”听到这番话我完全震惊了,在不知道多少年前,一个和我在各种意义上一模一样的人,做了一件我现在刚做完的事…….

“你一定想问为什么是差一点?”黑瞎子又看向闷油瓶,那货好像睡着了,理都不理他,“这个人用这里重创了两个家族,”黑瞎子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头,“但是他忽略了一点,这个秘密本身没有那么重要。他死咬着那个秘密不放的时候两个家族已经找到了另一个替代品,而当两家围绕这个替代品再一次展开博弈的时候,他费尽心机杀死的秘密已经失去了意义,没有人会相信终极已经破坏,因为这两家的争战没有停止……”瞎子突然停住了,他好像说漏了什么。

终极本身什么都不是,张家和汪家的争斗所在,就是终极。青铜门,张家楼之类的只是阻隔终极与众生的遮羞布,对于深入局中的人,就真的不存在什么秘密了………终极已经破坏,我现在破坏的不过当年的替代品,我相信现在做着复兴大梦的张家人也正寻找着下一个替代品以摆脱我的影响……历史真是惊人的相似啊。替代品这一招在张家和汪家是很流行的,闷油瓶不就是那个三千年圣婴的替代品吗?谁是圣婴,谁是张起灵不重要,有人是就行了……这种手段,着实令人恶心。

“我先走了。”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我钻回他的包里,他背着包跳下火车。

和黑瞎子分开后他一直在奔跑,在雪地里奔跑,后来脚步声增多了,是追赶他的人。他跑了很久很久,脚步声又少了下去,他开始慢慢的走,一步一步。他一个人走着,鞋底挤压积雪的声音像沙漠里孤独的驼铃,他就是那只骆驼,无怨无悔的背负着不属于他的东西,渴饮碱水,饿食干草,漫长的路途中一遍一遍反刍苦难。

闷油瓶是个很温柔的人,和他的冷若冰霜截然相反,遭遇狩猎式的抓捕,他会带着朋友的骨灰翻山越岭的逃亡。他杀戮,偷窃,双手沾满鲜血,脚下累累白骨,但他还是个温柔的人,甚至比我还要好脾气。他怨恨宿命和把宿命强加于他的人,却不敢反抗宿命。即使我苦心经营计划,还是免不了牵连无辜的人,所以他宁愿自己一人深陷其中,自己一人背负所有。就如同一首歌里唱的,他赤足寒冰还能满怀余温。

“你知不知道,你也是无辜的人……算了,你已经忘了。”蛇不会说话,他也不会听到。

他终于停下来了,包再一次被拉开时外面已是漫天飞雪,他靠在雪坡的背面看着我。蛇在低温下会主动靠近高温生物,然后我靠近了他。他的眼睛,睫毛,嘴唇就在我眼前,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这样从正面离他这么近过,通过蛇眼跟他四目相对……刺激的不行。

“我和那个女人不一样,她的血很杂,效果很差,她吃了太多乱七八糟的药。”他在和我说话,“你咬她没事,咬我会死。”

他把骨灰从包里捧出来,放到唇边吻了一下,然后埋在了雪坡下。“抱歉,把你留在这么冷的地方……如果我还能回来,我会带你走。”他对我都没这样的……“过来。”他向我伸手,我很习惯的爬上去,当我意识到他想干嘛时,他已经掐住了蛇的头部。“不要…”蛇不会说话,“还有别的办法的,你先住手。”蛇被迫露出毒牙,靠近他的脖子,“你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好吗…”毒牙刺了进去……每一次费洛蒙带来的梦境,在梦醒前都会让我有一种无助感,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却什么都做不了。我不像闷油瓶能看淡一切,忍受一切,我会愤怒,会悲伤,会气到吐血,会痛哭一场……

闷油瓶的背影消失在蛇渐渐模糊的视线里,而我也在模糊中渐渐醒来……明明已经放下很久的东西,又回到了我肩上。这就是那些张家人希望我看到的……他们希望我重新卷入到这些事件中去,在他们看来我就是饵,用来诱捕闷油瓶的饵。

 

 

从这以后……老吴开始了漫长的暗恋老张之旅(考虑要不要让这个过程不那么漫长…….emmmmm

例行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啦

(说慢更说拖稿的…..结果积极的高产似母猪orz酷爱夸夸我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