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四上)

说好的双更……写了一半orz

(今天真的超累…….还有一半明天补,抱歉

这是老吴吸蛇之后长长长长的梦境……请一定要期待后面半个(有很帅的老张哟还有本文的重要信息……

 

“你的朋友被它的同类咬了。”

“它?”黑瞎子指指我,我也就是那条蛇…应该正在那儿吐信子,“那你这儿有解毒的药吗?”

“没有。”这个苗族女人应该是蛇的主人。

“你养蛇,制毒,怎么可能没有药?”

“你了解这种蛇吗?”那女人向我伸手,我顺着她的袖子爬到她脖子上,盘在银项圈的凹槽里,“这种蛇的毒可以制成起死尸肉白骨的神药,但也有副作用,见过那些村民吗?一个月前,我往村子里放了十条这种蛇。”

“这种蛇的数量不到二十条……”

“是的,全在我这里。”女人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带我去看看你朋友。”

她跟着黑瞎子在破败的村寨里穿行,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层雾气里。

“一个月前放的毒……现在还没散。”女人抱怨着,看了看被雾气遮掩的灰蒙蒙的天,“下次不放这么多了。”

“你还想有下次?”

女人嘿嘿嘿的笑了笑,“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

“那你到底是哪一方的?你除了帮他们杀人其他什么都没做,而杀人这种事他们自己也能做。很显然,那些人真正想让你做的事你完全没做。”

“我哪一方也不是,我是蛇这一方的。”他们停在一间屋子前,“是这里?”

屋子里坐着一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见过太多和我长着一样的脸的人,但是这个人给我一种感觉,他就是我自己,就是吴邪…….如果他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活到现在的话。女人检查了这个人的伤口,他的皮肤,皮下血管的状态,然后掸掸手对黑瞎子说:“你这朋友看起来还不错,中毒之后发作时间最短四十分钟最长二十三小时,听你说你们还要去见一个人。”

“他在那群人的楼里,我们现在过去还来得及见他一面吗?”

“嗯……你朋友状态还好,应该没问题。”女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又是漫长的行走,有毒雾气笼罩的范围极大,村寨,山林都浸没其中。

“对了,你们的血辟邪吗?”女人突然发问,黑瞎子愣了一下,“血辟不辟邪我不知道,我朋友的尿应该辟邪,绝对童子尿。”

“你他妈才童子尿。”

“难道不是了?天呐,我就说你跟哑巴不大对,没想到你们……”

“你再瞎说信不信我让你变成哑巴。”

“没有那种血,吸入过多的雾气会影响视力。”

我心里一惊,莫不是瞎子的眼睛就是在这儿出问题的?而那种血…估计就是麒麟血了。黑瞎子和那个人走进了一间小屋子,而女人带着我往村寨的更深处走去,那里有一座高楼,和周围的小屋格格不入。

“你想好了?”屋子里坐着七八个男人,都是长手指,汪家的人。

“我拒绝。”女人叉着腰,“你们两家相争,我为什么要卷进来?我不想坐收渔利,只求个自由自在,你们让我杀人我杀了,你们让我放蛇我放了,你们让我用毒把他们的活动时间限制在夜晚我也做了,我觉得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吧?”

“那不如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为首的男人站出来指着我,“我们只需要它的毒液,只要一点点。”

“姓张的长生是天生,你们何必要这样强求。”

“你拒绝也没用,我们大可以杀了你,它们还是会属于我们。”

“你们杀不了我的。”女人突然把我从项圈上拎起,我露出毒牙发出“咝咝”的叫声,她冷笑着把毒牙摁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从今往后,我不会老不会死,从今往后,我会活到万古洪荒……它们,永远都不会属于任何一方。”

男人拔出刀向她砍去,她的头发里飞出一条黑蛇咬住了男人的脖子。我这才发现这女人身上到处都是蛇,她头上蛇形的发髻其实是两条黑毛蛇,她的项圈上是我,她红色的腰带是野鸡脖子,她衣袖裙摆上花花绿绿的纹路都是各种不同品种的蛇。这个女人简直是一个毒蛇博物馆,来自天南海北的毒蛇几乎都在她身上,她拿着苗刀和那群汪家人打斗时,那些蛇也从她身上窜出发动攻击,没过多久一屋子人都躺下了。

她走出屋子,我突然警惕性的“咝”了一声,闷油瓶站在她身后。

“是你啊。”她认识闷油瓶。

“我会杀了你。”闷油瓶举起了刀,是之前的梦境里黑瞎子扔下的刀,刀刃上滴着血。

“可惜,我已经死不了了。”面对闷油瓶的威胁,这女人十分的淡定,双手抱在胸前,连腰间的苗刀都没有去碰,“张家的人,我相信迫不得已,无能为力的感受你比我更清楚,你不会杀我的,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快去找你的朋友吧,他在这雾气里呆不久。”

“他不是我的朋友。”

闷油瓶真的没有杀她,我跟着她回到了高楼里,我看到了我的尸体,上一个梦境里被闷油瓶割喉的我。“我知道你想帮他,你差一点就成功了,如果你有和他一样的血,你们就可以永远自由的活着,永远在一起。现在我把你还给他,算是还他最后一个人情。”她把尸体拖到楼前的空地上火化,然后带着骨灰去追赶闷油瓶和黑瞎子。

“张家的人,这是你的朋友,”她把骨灰交给闷油瓶,“我和你们张家自此两清。这条蛇也给你吧,姓汪的心心念念的想要它,因为它的毒液能让有我们这样血液的人长生不死……”

她把我盘着的项圈也交给了闷油瓶。

“你用了它?”

“我真的迫不得已,但是我真的……不想像你们张家人一样孤独的活着,而且是永远活着。”她脸上有一丝哀戚的神情,长生,有些人求之不得,而对于有些人则是最残忍的刑罚,“这种蛇全世界只有我这里有,而且它们的寿命远远长于普通人。对于很多人来说,它们就是黄金鸟,我不知道如果哪天我不在了它们会怎么样……我,是蛇这一边的。”说完女人就走了,闷油瓶带着我,和黑瞎子继续向着未知的方向前行。

 

 

求小红心小蓝手……真的好累orz各位晚安安……

(我明天一定把后半更出来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