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三)

各位亲朋好友们节日快乐!!!(((o(*゚▽゚*)o)))

今天有可能双更哦~小可爱们(有可能orz

不晓得为什么拖稿成性的我写这个这么积极……

(昨天半夜lof和空间一通轰炸……困死了今天………

 

我们几乎是立刻马上就飞往北京,因为闷油瓶的黑户问题,土豪花把专机都拿出来了。走之前张海客死皮赖脸的要我们带上他,我是拒绝的,但是看在闷油瓶的面子上还是让他加入了我们的夕阳红旅游团。

飞机降落时已经快到晚上了,小花说他的人会到机场接我们。于是当我们从航站楼出来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看见了黑瞎子。

“你这样看得清路吗?上路别先给警察叔叔拦下来咯,大花也真是怎么让残疾人当司机啊。”看到司机是瞎子,胖子先嘟囔起来,“有安全隐患的车胖爷可不坐啊。”

“您可别小看我哦,我和别的残疾人可不一样。”

“我师父的意思是他还可以废物利用一下。”

“逆徒。”黑瞎子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

“嘿嘿,我倒想问问师父,您老什么时候成小花的人了?”

“谁有钱跟谁干呗,反正你师父我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说着黑瞎子发动了汽车,一路往市中心狂飙而去。

“这么说来,你这辆车也是小花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点了根烟,“虽然是商务车,好歹也是奔驰吧……”

“我现在衣食住行都指望着他解老板咯。”

“啧啧啧,人家盲人都还做推拿赚钱呢,你这整的像是给人妖花包养了似的。”

瞎子突然笑了起来,还是神经病一样,“我跟你们说啊,只要人家解老板乐意,在座各位他都能包养,可他为啥就包养我啊?”

“哎呀你可拉到吧……”

胖子话还没说完,我们的车就给交警拦了下来……没有牌照,违法变道,超速,不系安全带……问题是据我所知,黑瞎子还没有驾照……没驾照还这么嚣张的司机估计也只有他了,交警敲敲窗要求黑瞎子放下窗子出示驾照,我算了算这么多条如果扣点得扣个够呛。黑瞎子没理会窗外的交警,回头嬉皮笑脸的对后坐的人说:“系好安全带,拉好扶手。”然后一脚大油门直接冲卡……几分钟不到三辆警车就跟我们屁股后面了。

“不就是罚个钱扣个点吗,你至于吗你…”胖子给他晃得撞了几次头,“还以为自己秋名山车神了。”

“要是能罚钱扣点就好了,这个人驾照都没有,而且还是通缉犯…”

黑瞎子还是嘿嘿嘿的笑着,被警察撵着飙车好像很爽一样,“我们可能要绕一会儿,把尾巴甩了再去解老板那儿。”我已经可以想象一会儿小花听说这事时的表情有多精彩了,直接报警把瞎子逮局子里都有可能。

到达目的地时,一车人都七荤八素的,连闷油瓶的脸色都有点难看。

“这是解老板在什刹海的一个‘行宫’,落地窗可以直接看到什刹海的荷花。”黑瞎子在前面带路,我们一群人摇摇晃晃的跟着他在曲折的园林里绕。不得不说土豪的世界就是不一样,这么好的园子人家只当个行宫…以前在杭州的铺子,我也吹过牛逼说我住在西泠印社,西湖是老子后花园什么的,现在想想我吹个狗屁啊……

等我们走到小花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那货已经晃着红酒等了有一会儿了。

“怎么这么晚?”他皱着眉头看着黑瞎子,“让你去机场接个人,能接这么久。”

“那个…路上让警车跟了,老板您解决一下呗。”

“我怎么解决的了啊,”他摇头,“找秀秀去,让她给你解决。”

“别啊,我欠那小姑奶奶一屁股房租,现在去找她不剥了我的皮?”

“做我家地毯不好吗?快去找她,饭给你留着,回头警察找上门来我可不会保你。”小花把一串钥匙扔给黑瞎子,那是他自己的车钥匙。

“小花,一年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我还真没想到你们在那小山村里呆得下去。”小花招呼我们先入座吃起来,“怎么,胖爷没闲不住手想下地?”

“胖爷是那种人吗?胖爷我一言既出,九鼎难追!”

“有点文化啊,是驷马难追。”我碰了一下胖子的猪肘子,他已经沉浸在与二锅头的久别重逢之中,早就不在乎是九鼎还是驷马来追他了。

酒足饭饱后,小花带我们参观了他的藏品。我就知道他在这里弄一个比他自己家还大的什么行宫一定有目的,曲径通幽的园子里一间间的亭台楼阁其实都是保存明器的。那些地下带出来的东西放在宅子或仓库里都不好,他干脆就弄一个园子专门存放这一类东西。

“这间屋子东西就比较少了,这是近一个月放进来的。”

“近一个月?您厉害啊,让胖爷瞧瞧。”胖子围着小花那几件藏品转来转去,小花的宝贝都是价值连城的稀罕货,放到博物馆里件件都能当镇馆之宝。刚才的几间屋子胖子已经看的眼花缭乱了,没想到小花近一个月里收的比之前的更珍贵罕见。

“哎,天真,你来看看这个!”胖子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不停的喊我。我们走过去,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根手杖一样的东西。

“小花的东西是真的宝贝,你可别弄坏一件,回头把你卖了都赔不起。”我看他拿着那根手杖又晃又掂的,生怕他弄坏。

“不是,天真你看,这不是你那天弄死的那条蛇吗?”我接过胖子手里的手杖,那是根苗银的蛇形手杖,虽然颜色无法判断但是从品种上基本可以断定,这就是那天张海客带来的蛇。这就十分的匪夷所思了,张家人的蛇,蛇所携带的信息,张家人的目的,这根手杖都有着共同点,但这根手杖却出现在小花这里……如果张海客手里有着东西,我毫不吃惊。

“小花,这是哪里来的?”

“一个客户送的,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很大的问题。”我把那些张家人的事和小花全部讲了一遍,他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告诉我他的那个客户很可能也是张家人。

“那是一个老客户向我引荐的客户,我公司和他做了几笔古董交易,金额不大。半个月前他来找我想让我帮忙走私一批装备,报酬就是这一屋子东西。”

“装备?什么装备。”

“下地的装备。枪还有炸药一类的。”

“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去弄?”张海客在边上闷声不响了半天了,这个时候突然凑过来,“张家人怎么可能连走私几件军火都做不到?”

“他们说资金不够,所以拿古董和我换。”

“那他们为什么只找上你?全国收古董的多了去了,而且价比你高的也不少,能走私军火的也不单你这一家……我们张家人做事从来都是目的明确的,无用之事绝不多做。”

所以在那小山村里,他们就已经料到我们要走就一定会去北京,去小花这里……他们盯上小花,和他做生意,然后千方百计的把这一屋子宝贝放到小花这里……张海客说的没错,张家人一向目的明确,不做多余动作……这些张家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让我们中的某人看到或者接触到这些东西。”小花和我想的一样,“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他们和我做生意,我于他们只是一个媒介……我想,我们这里最有可能的那个人就是张起灵了。”

“不,不是他……”我已经知道张家人针对的那个人是谁了,不是张起灵,“那个人…是我。”

从胖子手里拿过手杖到现在,这手杖在我手里停留的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刚才一直在思考,手心不知不觉的出汗……

“手杖上涂了毒,蛇毒…”所有人中只有我会对费洛蒙有反应,蛇毒通过汗腺进入体内我就会看到……他们想让我看的东西。

“吴邪?”

“吴邪你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大概是晕过去了吧。

 

有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orz)的黑花粮,不晓得亲们喜不喜欢~

下一次更新有老吴和老张的粮(这俩货哪次缺粮了

最后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就跑~~~美滋滋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