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异世诔】不夜之城(二)

您的好友张.十分ooc.就你话多.海客上线……

您的好友解.老子有钱你有意见.来啊快活啊.雨臣即将上线……

您的好友张.既不叫狗蛋.也不叫驴蛋.我是你族长大人.起灵正在潜水中……

争取明天再更新(拖稿路这么长,日更两天又何妨orz

明天就是八一七了……突然兴奋.jpg

 

我瘫在沙发上抽烟抖腿,院子里闹事的张家人都走了,闷油瓶正拼着那份被我撕了的文件,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捡回来的。

“你说那群龟孙子会不会再来?”

“多半还会吧…”我抽了没几口,又把烟熄了,“这种事情棘手的要死啊,当事人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我和张海客在重庆的时候就发现被人跟踪了,然后我们绕了很久都甩不掉他们。当时我们打算实在不行就找个地方弄死他们,没想到他们先找上我们了。他们是剩下的那些张家人,当时就我和张海客两个人,不便跟他们发生冲突,我们就决定先回来再从长计议。”闷油瓶说着,已经把一大堆文件都拼好铺在茶几上了,“其实我觉得他们的这些东西你可以看一下,是和你有关的。”

和我有关我也知道,在费洛蒙的梦境里就知道了。只不过我现在的状态已经超过了摄入费洛蒙的临界值,这个时候获得的信息可能会受我的主观意识影响而变得不那么准确。

听闷油瓶的话我仔细看了那些张家人的文件,我早就知道当年在我的计划里张家势力的协助动机不纯,我的计划即使失败也能重创汪家,而现在我成功了,他们大可以趁这东风,做一场重振张家的春秋大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啊…但是少年们,你大清已经亡了啊,新中国都成立这么久了,你们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呢?我的计划完成之后,现在张家暂时又回到了一家独大的局面,他们就急急忙忙的想着恢复曾经的辉煌…神经病吧这群人。

那份文件提到在贵州西部的乌蒙山区,一个神秘的村寨里有关于重振张家的秘密。神秘的村寨…那一定和梦境里那个村子有关,甚至可以确定那就是梦里闷油瓶曾去过的村子。

至于那个秘密虽然文件上没有明说,但多半与长生有关。他们张家能牛逼哄哄那么多年,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寿命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大量的知识与技能,去完成对社会对历史的影响,在张家人这里完全不会出现什么“创业未半而中道崩砠”的情况。换句话说,如果给我这么长的寿命我也可以去统一六国…呸,去拯救世界。

而现在我的一顿折腾改变了他们的宿命,这也意味着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长生者了。这样一想,剩下的那些张家人打的什么算盘,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老子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包租婆!怎么又没水了啊?”张海客带着一口香港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

“刚准备吃午饭丫就来,这回安的什么心。”

“别理他,我们吃饭。”

“包租婆!你开门啦,是我!我是你海客哥啦!包租婆!”门外的张海客开始噼里啪啦的敲门,我有点担心我们家的大门会不会给他拍下来…

“包你妈个大西瓜,你找谁?找抽啊?”我人字拖在手,照着他脸抽过去,“好的,成全你。”

“别别别啊!吴邪!我来跟你说正事呢!”他躲着我手里的拖鞋,“真是来说正事的!你看我这脸你还真抽的下手。”

“妈的老子抽的就是你,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这说来话长了,你让我慢慢说啊。”张海客走进来,直接在餐桌边坐下,“你刚才的表现出乎我意料的精彩啊,我都没想到你会发这么大火哈哈哈哈哈哈,到现在那群本家的傻逼还懵圈着呢。”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再吃。”我看他手已经伸到排骨锅里去了。

“我相信大致情况族长已经跟你说过了,这群人是为数不多的本家人,他们五天后准备去贵州。本来他们都以为你们会无条件的跟他们合作的,因为之前的合作都还融洽,不过这次他们没想到你会不乐意,而且发那么大火。那条小花带着有关那里的重要信息,现在也给你弄死了…”张海客的叙事水平那么多年还是没一点长进,小学生似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蛇的信息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个信息没有任何卵用。”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和闷油瓶莫名其妙的卿卿我我…什么狗屁重要信息,“我现在想知道对于这件事情你的态度,因为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而且听你族长的意思你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没错,他们想让族长跟他们一起去,而族长老人家表示没你们不去,然后我们就来找你们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跟他们走,所以你挑明了这事我也刚好和他们划清界限。”闷油瓶表示没我们不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儿子懂事了的欣慰感…

“看来天真二号还是有觉悟的啊,让那群张家崽子折腾去,咱和他们没关系。”胖子啃着一截排骨,“尝尝咸淡怎么样?”

“好吃!就是稍微油了点。”张海客的积极性似乎全在吃上了。

“我说天真二号啊,你这就不对了啊。”胖子啃完排骨又拎出一段玉米,“你肯定是刚才就看上胖爷手里的排骨了,就挑这个点来蹭饭,啧啧啧不厚道啊。”

“这哪是不厚道,这是仰慕胖爷您的厨艺。”张海客拱拱手,又夹起一块排骨。

“哎哟,还是海客同志会说话。”

我就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两个商业互吹,张海客应该是整个张家话最多的人了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他最能说。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张海客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样子,在沙发上又赖下了。

“你要点脸好吗…吃完了就可以滚了。”我踢了踢沙发上的张海客,“算了,你本来就没有脸…”

“吴邪,你这就扎心了啊…”他翻着白眼,那副样子我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我的表面年龄比张海客大不少了,他看起来就像是年轻的我…然而不说谁知道这货的真实年龄比闷油瓶还要大上两岁。

“我这是在保障你们的安全,你知道吗?”

我呵呵一笑,“有你族长这尊大神在,我们安全还轮不到你保障。”

“唉,你说族长,”张海客摇摇头看了看闷油瓶,“你知道张家的行事风格吧?他们今天在你这让你怼了,他们就不会再来第二次了,因为没有什么事是非你们不可的。”

“那不更好?省得来烦我们。”

“我的意思是,他们为族长而来,但是现在族长不乐意跟他们走,那他们可以随便找一个人当族长。张起灵也不是非他不可啊。”

“你的意思我早就更另一波张家傻逼说过了。”我拍了拍闷油瓶,“从此以后他就叫张狗蛋,张起灵谁爱叫谁叫去。”

“吴邪你不会是脑稀瓦特了吧,你不知道张家的规矩,新族长产生的前提是前任族长死翘翘吗?”张海客一脸严肃,看来事情还是挺严重的,毕竟他很少会有这样的表情,“如果这群人这几天来搞事怎么办?如果他们丧心病狂的直接把你们屋子炸了怎么办?他们想弄死你们和他叫张狗蛋还是张驴蛋没有关系。”我看到闷油瓶瞥了张海客一眼,似乎对他叫自己张驴蛋很不满。

“那不如这样吧。”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们在这里呆五天是吧?我们先他们一步行动,正好前两天小花还叨叨让我们去北京呢。”

“去北京好啊!”说到这个胖子最有劲了,“正好前几天我那胡同口的炸酱面还托梦给我说想我呢,咱就弄他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怎么样?”

“还炸酱面托梦,我听你那梦话估计是炸酱面馆的小丫头片子托梦吧。”

就这样在张海客的目瞪口呆中,我们迅速敲定了去北京的行程,并和小花联系好,由他派人一条龙服务。

“你们这也太突发奇想了吧…”

“有什么突发奇想的,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现在是在这大山窝窝里,等到了北京城我看他们还能怎么拽。”和这用来疗养地方不同,北京也好杭州也好都是我们的地盘。虽然我的计划是圆满结束了,但是眼线和人手还没撤呢,这么几个张家人你奈我何啊。

 

 

再来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你快要点脸吧求你了orz

明天去北京搞事咯(((o(*゚▽゚*)o)))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