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还有两章完结yooooooooooo(这次是真的orz

接下来的更新以太宰为第一人称

还有Before I die是HE请放心食用( ̄▽ ̄)

(这次的更新长长长长长酷爱夸我

 

我像座石膏像被堆在轮椅上,与谢野晶子和芥川推着轮椅。他们两人身上的颜色除了黑就是白,一脸严肃的站在H镇残破的火车站里,像是在参加我的葬礼一样。

我看到士兵们列着队登上了对向的火车。中也站在他们中间很显眼,因为他耀眼美丽的橙发。

中也回头看到了我,他的嘴唇动了动,他说“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火车开动了,我离开了战区,他去了前线。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舍不得你的男友?”与谢野晶子拿着水果刀削苹果吃,长长的一条苹果皮从她指缝里挂下来。这让我想到以前嘲讽森先生的话“医生的手,稳如狗”,森先生曾经是军医。

“呵呵,才没有。我们在比谁活得长。”

“哈哈哈哈哈,我赌中原中也,赌一条苹果皮。”与谢野晶子把削下来的苹果皮摆在桌上,“光是在医院,你就能玩死自己十几次了,这死亡率可比战场高多了。你觉得呢,芥川。”

“在下就赌太宰先生吧。在下会一直盯着先生的,而且与谢野小姐也在。”

“小笨蛋你还认真的赌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

“芥川君很可爱,不是吗?”

火车摇摇晃晃的开着,开过田野河流,没有硝烟的风景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了。天的颜色可以蓝成这样,绿草丰茂,草甸上还有成片的野花,湖泊安静的躺在阳光下……我想起了sad eye,我和中也都离开了就不会有人再记起她了,sad eye成了被遗忘在H镇的天堂,只有我们去过的天堂。

与谢野晶子和芥川打起了牌,我也想加入,结果被以没有手为理由拒绝了……我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色,那些明黄翠绿融化在阳光里,顺着车窗流淌。恍恍惚惚,我看见了sad eye,原来没有战争你是这么的美,比我想象中美成千上万倍。我站在湖边,sad eye without sad,她愉悦的望着天空,望着我。中也从我身后的林子里走来,我伸手去搂他,他却像没看到我一样向前走去,让我搂了个空。

“鼻涕虫?”他没听到,“中也!”

他走到了湖边,开始脱衣服。我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着破旧的军装,沾满了灰土和血迹。我走到他身边,他赤裸裸的站在我眼前,目光望着湖面,还是没有看到我。他受了很重的伤,左肩血肉模糊的一片,撕裂般的伤口延伸到胸前,他曾经白皙的皮肤变得灰黑,干涸的血迹蛇一样蜿蜒缠绕在他的手臂,腹部和小腿。

“怎么会这样,受了伤都不知道处理一下吗?”

我大喊大叫,甚至上蹿下跳,中也都不会发现,即使我就在他身边。我基本可以确认,我们不在同一个时空。他转向我,眼神却不知道落在哪里,我看到了他的脸,那张我很喜欢的脸。眉上结着血痂,睫毛上粘这尘土,我亲吻过无数次的嘴唇干燥起着皮。如果不是他微弱的呼吸吹起了脸上的发丝,我会怀疑这目光呆滞的是一具站立的尸体。

尸体一样的他把嘴角扯起来,笑了一下,跳进了湖里。

“中也!”

我也跟着跳了进去,湖水拍打在脸上竟是温热的。

“太宰,活着没?”

我回过神,火车还开的慢条斯理的。与谢野晶子手里拿着空茶杯,杯子里的茶水全在我脸上。

“发呆能发成你这样也是少见,别发着发着猝死了。”

“我没发呆,我睡着了…与谢野小姐,搅人清梦是不礼貌的。”我擦掉脸上的茶水,顺便揉揉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没睡着,好歹我也是医生,睡着和发呆我还是分的清的。”与谢野晶子又倒上一杯茶,慢悠悠的喝着。

“车开到哪儿了……”

“先生,列车刚到过中转站,大概还有半个钟头就到了。”芥川在看报纸,我瞟了一眼报纸的日期,今天的。

“有什么好看的新闻吗?”

“没有,只有关于森先生前往战区的主题报道。”芥川把那一页报纸拎出来给我,“森先生的意思,谈不拢那就继续打,反正我们不是因为打不过才和他们谈判的。”

这份主题报道是官方的编辑撰写的,文末引用了森先生的一句话“接下来的战争,不需要任何记者。”这将是有关战区最后的消息,前线战事再是惨烈,故土安居的人们的不会知道了。森先生口中的记者,是我还是飞鸟社,不得而知。他是在记者笔下吃过亏的人,有“不需要任何记者”的想法也可以理解。

“军方封锁消息了。”

“是啊,不知道社长的态度是什么。”

“社长的态度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我把那张报纸叠好,“封锁消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们看飞鸟社哪一次是乖乖闭嘴的。”

“也对,他们不让报导我们哪次理过他们,这次弄点大新闻出来也说不定呢。”

“想到森先生一脸不爽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刺激得很啊。”

火车晃晃悠悠的到站,吐出一嘴白烟和一声长鸣。我和中也经常对着夜空吸烟,吐烟的时候夹杂一两声难听的口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想来像个火车一样。

我在疗养院躺了两个多月,社里果然一直都把森先生的话当耳旁风。联系前线回来的伤兵,阵亡士兵的家属,这打不完的战争都够出一本访谈录了。

在我快躺满三个月的时候,我得到了消息,战争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我拄着拐瘸着腿去火车站,在来往的人群中看着一列有一列战区开来的列车。我从清晨一直看到天黑,人群尽数散去,再也没有列车进站。我没有看到中也。

或许是人太多,我们都没有看到对方,这很正常。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才不是这样。

芥川开着车来接我,他告诉我,最后一场战役里H镇和S镇遭到了轰炸,两个相邻的镇子被炸成一整片平地。他替我去查了,中原中也在失踪者的名单上。

“芥川,我准备回去一趟。”

“先生,您应该知道在战争和灾难中失踪基本上就等于死亡。”

“我有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吗?”

“没有。”芥川把车停在疗养院门口,“我这就去订车票。”

 

 

终于要写完了……我是不是命犯大坑啊orz一挖一个长篇ToT感觉Before I die比之前的Flamingo 还要长了

为什么每次大坑即将填完都给我一种刑满释放的感觉啊哈哈哈哈哈血都吐了不知道几口了(╥﹏╥)

最后照例不要脸的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了orz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