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夏的桂花糕

醉卧沙场不要脸,古来填坑几人还。
(文画双不修的废咸鱼…………

【双黑】Before I die(我死之前)

什么高产。。。我有说过吗?
flag?不存在的~
反正。。。不要脸的我又回来更新了orz

中也说他很喜欢H镇,因为在H镇的晴天特别多。太宰说他也很喜欢H镇,因为他很喜欢 sad eye,喜欢到想溺死在里面。
“如果没有战争,你一定会更美吧?不过正是这场战争,才让我遇见你,珍贵纯净的湖泊是多么罕见啊…”
太宰漂在湖面上,脸埋在水里。他看到湖底的细沙和卵石,那由浅至深的湖底像一个弹坑,他见过无数次的,普通的弹坑。那些弹坑深陷着,有些积着浑浊的泥水,有些干涸着,它们变成一双双绝望的眼睛,瞪着天空。太宰曾坐着飞机航拍过轰炸后的土地,密密麻麻,坑坑洼洼,让人感到恶心。这鲜明的对比,sad eye 真的是太可爱,太美丽了。那湛蓝的湖水,是神嵌在眼窝里的那双慧眼,如果世上真的有神,他的眼睛一定也是湛蓝色的,像sad eye一样……像中也一样。
阳光在湖底映出波光的影子,还有湖面上漂的张牙舞爪的太宰的影子。太宰张开嘴,气泡从他嘴里排着队飘出,呼吸变紧,肺部进水。千方百计的跑到战场上,一次一次的都没死成,倒是在这无人知晓的小湖泊,死的轻轻松松。
恍惚间太宰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自己,软软的,暖暖的,好像……是条狗。
“哇!”太宰猛的冒出水面,一边咳嗽着,一边垂死挣扎着向岸边扑腾,“自杀还会碰到狗,太讨厌了!咳咳咳,太恶心了!哇,你这死狗!离我美丽的sad eye 远点啊!”
好不容易扑腾上岸,太宰看到了比狗还让他讨厌的中也,他恨不得再转身扑回水里。
“太宰?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自杀啊!”
“那你怎么还活着啊?快死啊。”
“不知道哪来的死狗啊!我不死了还不行吗…”
中也看了看湖里的小狗,“那是我养的。”
“哇!你是诚心恶心我吗?觉得你一个人还不够,你还要弄只狗来恶心我!”
中也无视了太宰的嚷嚷,吹了声口哨,小狗扑棱扑棱的游上岸,然后欢乐的蹦到中也怀里。“我就是在恶心你,怎么样?但是我加上它,还不及你的十分之一恶心!”小狗抖着身上的水,在中也腿边摇着尾巴,“现在湖里没狗了,你可以去死了吧?”
“中也让我去死我就死了,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吗?”太宰伸手去搂中也。“别跟个流氓似的,湿的手别来碰我。”“湿的狗都可以碰你,我不可以?”“不可以。”中也白了太宰一眼,“狗碰了我不会做别的多余的事情。”
中也吹着口哨招呼他的小狗,转身离开。
“我也不做多余的事情。”太宰从背后抱住中也,“我只想抱抱中也。”
“你这是…”中也正奇怪太宰的行为,就掉进了水里,“妈的太宰治,你是疯的吗?”
“不是哦。”
“太宰…你…”中也咬破了太宰的嘴唇挣脱他的亲吻,“你听我说!今天晚上我有任务啊!S镇,今天晚上夜袭打S镇!你现在别给老子乱来!”
“打S镇?他们疯了啊 !”
“他们可能是疯的,但你一定是疯的。”中也甩开抱着他的太宰爬到岸边,脱下衬衣绞干。
“为什么不告诉我?”太宰还泡在水里,头发滴着水,顺着脸流下来,像哭一样,“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因为是秘密的行动,不能外泄。”
“外泄?如果我乐意,我可以回去接管你们整个战区!你告诉我不能外泄?这种没有脑子的命令还当什么重要的秘密了?”
“你能不能不大喊大叫,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这个时候去打S镇就是在送死你知道吗?要停战了!政府和军区那群老不死在讨论停战了中也,他们后悔了这该死的战争!你们如果能打下S镇,他们在谈判桌上就多一份筹码,这功劳也落不到你们头上。”
“如果你们失败了呢?就是作战指挥失误,下命令的白痴是死是活我不管,但是你们,死了白死伤了白伤没有人会记住你们,没有人会赞美你们,你们就是不听命令的破坏和平的士兵,你知道吗?”
“我知道。”
“中原中也,你不许去!”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太宰上岸直接抽出了中也腰间防身的匕首对中也发动了攻击。
“你干嘛?”
回答的只有快速挥舞的匕首,太宰的攻击节奏很快,很灵活,但是爆发力和持续性明显不足。中也闪避着太宰密集的进攻,在太宰一个短暂的破绽中夺下了他手里的刀,“果然不是中也的对手啊。”太宰笑了,抓住中也握匕首的手猛的往自己手臂上扎去,血液喷溅而出,
“但中也,也不是我的对手。”
“太宰你到底要干什么?”
“本来想打残你,伤员就不用执行作战任务了。”太宰拆了身上的绷带包扎手臂上的伤,“现在我的目的也达成了。交给你们班保护的记者在树林遇袭受伤,是你的工作失误,我会要求上面让你留下保护我。”
“总之,今天晚上你的任务,”太宰把沾了血液的匕首扔进湖里,“噗通,泡汤了。”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Д` )
再也不立flag了。。。flag会倒,粉会掉
下一次更新。。。也许明天吧(又立flag?!
谢谢喜欢(´-`)

评论(5)

热度(6)